《人生大挑戰》我參與「天地五界」運作的實況-[24](上)

我參與「天地五界」運作的實況(上)……

  ◎獨自住在北投,少了前妻的日夜阻撓,我是全心全意投入書冊任務的進行。我花了七個月的時間,經常出禪,去參與「天地五界」各界工作者的職務運作,再入禪回軀體把我親身經歷的實況寫出來。

  為了要完成【天地五界的叢書】,我出禪(智慧靈根脫離軀體),準備去找鍾馗會合,一起同行去遊考天地五界;有好幾個渡畜牲者好奇地跟著我問東問西:

  「元老,你今天要去哪裡?」

  我說:「今天要到〔陰府〕大本營,搭太陽磁球去遊考天地五界。」

  「哇!太空之旅吔!」其中一個渡畜牲者羨慕地說。對死老百姓(渡畜牲者)而言,祂們到死(如今)也還不曾進入〔陰府〕,當然好奇。祂又問:「元老,你不是已經回陰府看過記憶檔案嗎?為什麼不乾脆接回你的記憶檔案?這樣你什麼都知道了,就可以趕快寫一寫,不必這麼辛苦出禪,還要打點滴、做人血糕……」

  我用力打了一下祂的頭,沒好氣的說:「我這個軀體可是人類吔!你叫我去接回記憶檔案,智慧靈根就會結晶變成十幾公分,你要我入禪回來軀體怎麼入?就算真的可以入,你是要叫我張國松當民間人眼裡的瘋子嗎?記憶檔案落落長,要叫我選哪一時代來談吐啊?講出來的話可能沒人聽得懂。」

  渡畜牲者摸著頭:「哦!原來是這樣啊!那元老你不是也去看過自己以前的記憶檔案嗎?對天地五界的東西也有知情了,還要這麼勞累、拼命嗎?我看元老每天出禪這麼辛苦,真的不是普通人可忍受的。」

  這位渡畜牲者在我住處周圍工作,祂是看我沒日沒夜地吊點滴出禪、寫稿,才有感而發。我回答祂:「雖然我回陰府看過記憶檔案,不過那也只是瀏覽,就好像看過一部電影,你知道劇情內容,但只是大略的重點,細節也還很多會漏掉;我這是要傳達給人類的真相,可是一點都不能出差錯,當然是得親身實地走一趟,才能確保完全正確。改天,我還得出禪加入你們的工作,實習一番,再來寫關於渡畜牲者的工作,投胎動物的細節……」說著、說著,我已經要超越祂的行動區域了(渡畜牲者也不能隨意越區行動),祂停止跟隨,向我說:

  「元老,我明白了。我會好好看顧你的軀體,你放心走吧!我也很期待你回來寫太空之旅哦!」祂揮手道別。

  我也揮揮手,就往陰間地府處的方向而去。

  沒多久,就遇到前來會合的鍾馗。我們邊走邊聊,進入地皮下的夾縫細孔的軌道,這種通往當地陰間地府處的線道,通常在靠近水區的附近都有,有時連排水溝都有此線道存在。

  進入線道時,(我和鍾馗的)靈魂根者就會由氣體成為被壓縮的實體—果凍狀、十幾公分高。

  我突發其想地說:「如果有人類想找這種通往陰間地府處的線道,用工具挖,不知道挖得到嗎?」

  鍾馗:「元老,你別搞怪了啦!這線道這麼細—夾縫細孔吔!人類哪能找得到?」

  「說得也是,又不是螞蟻。」我也贊同鍾馗的說法。隨即又提出一個疑問:「不過,若挖深點,挖到主線道比較寬,會不會被人類發現?」我環視著這如同密閉隧道的明亮空間,猜想民間人類有些地底工程的挖掘,是否能發現這種亮晃晃的線道。

  鍾馗說:「元老,你忘了一點,這是『真空』密閉的線道,不可能有生物進入的,連螞蟻也進不來。至於民間工程挖掘,就算真的有挖到這種線道,也隨即被泥土雜物掩蓋了,人類根本不可能看得出來。而且,這是密閉『真空』的空間,假如被挖到時,自然就會有『沼泥鹽流磁和水銀的合體物』流動封閉此段,一點也影響不了陰間地府處的作業。」

  「嗯、」我想起來了:「這些線道的建設,也是渡畜牲者的工作之一。哪條封閉不用了,就會另闢新的線道,對吧?」我向鍾馗求證我的記憶有沒有出錯。

  鍾馗點點頭說:「沒錯!」

  聊著、聊著,我們已經到達陰間地府處。我和鍾馗去泡【水銀晶體輻射池】,換穿了軟皮衣後,便搭乘接駁的小飛碟到陰府大本營

  才抵達陰府大本營,就看見來迎接的歐魯

  歐魯熱情地說:「元老,真高興看到你,又見到你執筆奮鬥,真是太好了!」

  我故意回祂:「好個頭啦!你是不知道我張國松被人捅一刀,又踢出家門、睡在馬路上當流浪漢嗎?」

  歐魯意會地擁抱我(這個非洲虎者老是愛來這一套),還說:「元老,我知道這點小挫折是難不倒你的啦!『小胖』不是常隨處露宿嗎?你混黑社會的時候,武士刀砍得更凶,你也沒怕過呀!」

  我知道張國松從小克難、自力更生的日子,也是〔陰府〕特意安排的磨練。想起『小胖』每回半夜幫老爸殺豬,從下刀殺豬到清理完成,全都是我獨自完成,老爸只負責在旁邊出一張嘴(代表他是屠宰者,否則我一個小孩也沒資格擔『私宰』的罪名),等到活幹完了,我也體力不支,時常在寒冬夜裡,直接趴在還溫熱的豬肉上面,一面取暖、一面打瞌睡,只用一個麻布袋把自己蓋住。結果,大人突然要找我(通常是老爸想叫我去煮豬雜下酒菜給他配酒),到處找都找不到。後來才知道我睡在死豬上面,從此我老爸就叫我「西都」(台語「死豬」之意)。

  的確,有過這些經歷,相較於如今被趕出家門算得了什麼!其實,我獨自一人住在北投,才真有一種「重獲自由」的欣喜咧!就像坐了二十幾年牢,終於出獄一般地—自、由。

  歐魯帶我和鍾馗去泡水銀晶體的輻射池,祂解釋著說:「進入『日月界』是高溫地帶,要換穿不同的軟皮衣,才能耐受得了『太陽磁球』的高熱。」這是把本體的「心靈磁流魂體」硬化成『結晶軟皮體』,才可進入高溫灼熱的太陽。

  泡了輻射池,我們都裹了一層金皮衣,我看著金光閃閃的自己,得意的說:「我若用這一身回到民間,肯定被當金光閃閃的黃金抓去賣!」

  鍾馗說:「我看你會被人類抓去當怪物展覽吧!」我們互相調侃了一番,才又準備前往去搭飛碟。

  『靈魂』雖然不必呼吸、不必吃東西、不必穿衣服、也沒有男女軀體的分別;但是靠電磁力(磁流)行動,也要補充磁流(在前述單元已說明),且進入陰府陰間地府處,『靈魂』就只剩頭部的臉孔有差異,靈體的身子是一個樣—霧白、半透明的果凍體。而臉孔有眼睛,但一律是如同兩盞小燈的光球(淡黃帶綠的光芒),可以開合;鼻子是散熱孔,『靈魂』行動產生的廢氣會自鼻孔排出(但不會呼吸);嘴巴可以言語說話,吸磁流的時候就是用口當吸管,收縮肚子部位去吸磁流;不論生前人的軀體是盲、聾、啞、殘(缺手少腳),死後的『靈魂』都是完整的,可聽、可講、手腳也無缺。

  我邊走邊看著穿了金色軟皮衣的自己,思考靈體的描寫該如何下筆。『靈魂』離開陰府陰間地府處,一回到民間(第三界),原本被壓縮的磁流就會慢慢溶化,成為氣體狀,而此時的「心靈磁流魂體」(就是人的記憶檔案),就成了靈魂的外衣,通常靈魂者也會挑自己記憶檔案中最好的外形來化身外表,所以再老、再醜的人,也會挑記憶檔案中「年輕」的形象來當外衣。

  再次提醒,民間的人類千萬要記住:【不管你看見的鬼魂,是化身為誰的影像(親人、愛人、好友、神佛、菩薩、耶穌、聖母……),通通都是陰界邪靈—瞎掰鬼!】邪靈利用人類內心最在意的人,化身為那個人的形象,為的就是欺騙人類接受祂(把祂當神、當親人),好吸取人類的磁流維持行動力,並且附身利用人類的軀體躲藏,以免被抓捕;另一種情形,邪靈(瞎掰鬼)化身現形,使人類害怕,就會去求助通靈者、廟宇、法師、宗教……成為『自願跟陰界倒流的人』,人類就成了邪靈的食物和逃避〔陰府〕抓擊的擋箭牌—別忘了,【只有邪靈才會違反靈界法規接觸人類】,會被你看見、碰到的,絕對是壞鬼。

  因此,讀者請牢記一個原則—【不管你看到什麼靈異鬼魂,一律不回應、不理會,拒絕跟祂交流,絕對不要去探討(千萬別去求拜問事和尋求宗教協助)—這就是『保平安』的護身鐵則】。

  進入〔陰府〕的靈魂—如我和鍾馗,雖然沒有血液、骨頭、肉身,但果凍狀的身子裡,就像充滿了電流,也有觸感。我摸摸身上的軟皮衣,覺得可以形容為人類『摸耳垂』的感覺,沒有骨架,但軟皮衣內的膠狀體是有彈性的。對了,上回我踢了鍾馗兩腳,其實對靈魂來說,不是痛,是整體內部電流被搖晃後的亂流不穩而已。

  鍾馗喜孜孜地說:「元老,因為陪同你遊考,我才有機會進入日月界,否則在我還沒考上太陽星君職務前,我也沒資格進入太陽磁球呢!」這是『天地五界』各界各司其職的嚴格規範,風雲靈界風雲道者第三界人類的上司,我們人類在還沒死或死後資格未達標準者,都不可能參與風雲靈界的操作;相同的,鍾馗只是風雲道者的職務,所以也不可能參與日月界的運作,況且(日月界)太陽星君的職位,是風雲道者的上司,鍾馗還未達資格進入太陽磁球。這回,祂算是特例跟著我遊考,就如同我(張國松)也是特例以人類身分遊考天地五界。

  我們隨著歐魯到「沼泥界」下層浮平底處。這裡是太陽磁球飛碟的維修場,太陽磁球運行到此處必做停頓;歐魯解說著,帶我們到停放飛碟的廣場。這裡停放了很多不同形狀、不同大小的飛碟,多到數不完!

  我暗忖著,若要寫出關於「飛碟」(流星磁體船)的文章,雖然這是人類最感興趣的主題,但是在陰府飛碟有上百種形式,執行天地五界各種不同事物的運作,就有不同的飛碟,通通要描述出來,可能我光寫「飛碟」就得寫十年了。

  歐魯也看出我的心思,指著一款飛碟,那是「銀白色的圓柱體」、前端有如螺釘的螺紋狀,專門用於鑽入煤礦區,引爆火山爆發的飛碟,祂說:

  「元老,關於飛碟的描述,我也認為你只須大略提到幾種就好,像這款執行『引爆火山的飛碟』,民間人類常有機會看到,你只要大略提一下,讓人類知情,不必恐慌、猜測就行了。」

  我接口說:「我也是在考量,飛碟的存在與否,在民間人類的見解中還沒有定數,多半是以恐懼、懷疑的眼光在解讀;甚至有人類以為飛碟是製造地球末日、攻打地球的角色,還有人類藉著『飛碟』創立教派,搞一大堆沒有來龍去脈的可笑行為。」

  說到這一點我就火大。阿順曾經引介一個飛碟會的朋友來找我,那是一個「跟陰界倒流」的大混帳,藉著飛碟之說,在民間搞斂財兼通靈修行的詐騙組織;當時為了不得罪,我找了藉口不跟對方見面。沒想到阿順為了討好對方,從我這偷了三張手諭(是我雕的藝術作品『鍾馗』的照片,背後加批了我往來陰陽兩界的信物符號),私自送給這個大騙子。結果,後來這個飛碟會主謀被新聞媒體揭露騙術時,警方在他身上搜出那三張『鍾馗照片』,還牽扯到張國松身上來,懷疑我是主謀!

  雖然最後是還了我的清白,但對於阿順這種奸險的小人,我卻是得隱忍、裝傻,為了等待執行書冊的協助者(淑靜),我什麼都可以忍。

  歐魯又說:「元老,你寫的天地五界叢書,最主要是讓人類了解『出生當人類的意義』,也是把生與死的內幕揭露於世;至於『飛碟』和『外星人』的描述,只要讓人類了解那是日月界的工作者太陽星君、和陰府的交通工具,確實是存在的,人類根本不必做無謂的猜測探索,好好做人類的職責就好。」

  「嗯。」我回應祂:「沒錯。各界各司其職,人類的軀體就該做人類的職責,越界鑽研還沒資格進入的界區,到死也是一場空,一點用處也沒有。我會在下筆時小心斟酌。」

  鍾馗靜靜地聽著我和歐魯的對話,突然插嘴說:「元老,我是努力朝太陽星君的職位修考,所以今天我越界遊考,是叫做『實習』啦!」祂自我嘲解著。

  我搥了鍾馗一拳。

  歐魯說:「走吧!快點上小飛碟,我們得趕上日出的時間哦!」

  我們上了飛碟,已有四位太陽星君駕駛者在等我們。飛碟起飛後,很快地就來到正在「沼泥界」下層運行的太陽磁球前—我們看到一個灰黑色、非常、非常巨大,根本看不到全貌的……太陽磁球(如圖示一)。

  飛碟就從太陽磁球下方的噴氣孔進入,停放在太陽內的飛碟場,我們就換搭在太陽內代步使用的小飛碟,開始太陽內部的旅程。

  歐魯說:「太陽磁球就是民間所言的『太陽』,一個太陽磁球的大小,約為臺灣地形的大小;在天地五界運行一圈是二十四小時;總共有五顆太陽在輪流運行,現在我們進入的這顆,是即將離開沼泥界,出去地皮面運轉,在此之前,我們先看看太陽的內部。」

  圖示一為太陽外殼與內部構造的大概圖示:此外殼布滿氣孔,為吸收二氧化碳及排放磁流能量(太陽能)的通道口—就是靠著太陽外殼旋轉的運作,在吸收天下民間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進入太陽內部第二層提煉處。

  此太陽內部(如內部構造圖示),為一個特別浮界區—其構形為兩層式,裡面是靠磁流電質波在運轉,是吸浮的固定體,而「太陽外殼」是靠吸磁的空心體在轉動。

  我問:「太陽裡面的太陽星君大概有多少呢?」

  歐魯說:「差不多上億個喔!因為太陽全天都在運作,除非是進入陰府維修的太陽,否則每顆太陽都是日夜在運作,太陽內都有上億個太陽星君在工作哦!」

  鍾馗說:「百聞確實不如一見!我一直想考進太陽星君的職位,就是希望也能進來太陽裡工作。在風雲靈界看民間人類『被宗教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真的是有夠厭煩。」

  我跟鍾馗說:「你當風雲道者用看的就厭煩了,啊我投胎在民間跟這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人相處才更慘咧!」

  鍾馗作出投降求饒狀,說:「是、是、是,元老你當人類受的窩囊氣我很了解,我保護不周,請你不要再發火了,我也希望你能成功把書冊完成,這樣至少民間會出現越來越多看得懂書冊的人,才真的是人鬼分明—人好好當人,鬼乖乖做鬼。」

  歐魯也接著說:「元老,你在民間雖然被汙名化,背了很大的誤解在寫書,不過以你的智慧必定能成功,切記—不擇手段的原則……」

  我意會地點點頭,又揶揄了一句:「哇哉啦,你們也是不擇手段在逼我執行下去啊!」

  歐魯轉移話題,介紹著太陽內部:「元老,我們現在所見的明亮,全都是白色透明的磁流物體,以及太陽星君製造成品的『透明鑽石器』所反射的光線。」

  在太陽內部工作的太陽星君(也就是民間人所說的「外星人」),祂們除了操縱太陽的運行,還有許多必須在太陽內進行的工作:例如打造飛碟、提煉燒製陰府建設所需的材質,包括瓷疊塔、磁流瓶、鑽石晶片(儲存檔案)、電掣針、顯示鏡……就連製造太陽磁球的材料,也都是在太陽裡面,由太陽星君們分工製造的。

  我說:「我可以下筆形容—太陽是一個大型工廠,而太陽星君是陰府的高科技工程技師。」

  歐魯說:「形容得不錯哦!太陽星君所用的工具,一律是鑽石及金剛石材質,製造出來的成品也多半是透明鑽石器。」

  鍾馗指著前方,插嘴說:「太陽裡面停了這麼多飛碟啊!」果然目前經過一個廣場,停滿了飛碟,這種飛碟又比我們搭的這款迷你,外形很精巧,都是銀白色的迷你飛碟。

  歐魯向我們介紹著:「當太陽提煉磁流後,就是用這些小飛碟載運磁流,分送到各地的陰間地府處;提供給陰間地府處的風雲道者,以及在陰間工作的渡畜牲者,自由吸取的磁流—就是從這送出去的。」

  沒錯,連太陽星君都得這樣工作,「天地五界」中沒有閒置的生物體。我想到渡畜牲者每隔七天都得回當地的陰間地府處吸取磁流、充電,突然領悟到瞎掰鬼寧願做壞鬼的癥結:

  瞎掰鬼就如同民間好吃懶做的「混混」。

  好人—認分工作賺取生活必需品。

  混混—誘拐、哄騙、恐嚇、威脅……不勞而獲的遊手好閒者。

  好鬼(渡畜牲者)—得辛苦工作數百年,以工作磨練智慧靈根成長,才能轉換生物軀體;以工作換取磁流可吸。

  壞鬼(瞎掰鬼)—不想受陰府規範、不願工作,就靠誘拐哄騙、威脅恐嚇人類,吸人類的磁流。

  歐魯聽了我的「領悟心得」,也有感而發:「瞎掰鬼利用人類搞出了各種宗教神祇,世界各國都是如此,世界各類宗教都一樣是瞎掰鬼的騙局—謀騙人類的磁流和軀體。」

  鍾馗深表贊同地說:「元老,說得好!確實這些瞎掰鬼都是害怕要付出工作職責,才寧願在民間到處哄騙人類給祂們吸磁流;寧願每年輪流被逮捕固定數量,何時會被逮—輪到去被磨碎靈根投胎螃蟹、龍蝦等甲殼類的水族動物—再能躲也只有三十年的時間就會被抓。」

  此時,飛碟已來到太陽內部的電掣台(行控中心)。歐魯示意我們下飛碟—哦,對了!說到「行動」,在太陽飛碟陰府陰間地府處內,靈體都是實體,所以是踏地而行,但是非常輕巧、如同飄浮的徒步方式,速度很快。而在民間的「鬼魂」是溶化磁流,為氣體狀的靈魂,所以是離地三寸的飄行,且有官階的好鬼(風雲道者、渡畜牲者),在以氣體狀出現時,都會分別泡染「金色和銀色」的外形,以區隔民間一般的鬼魂(鍾馗每次來找我必定是金黃色光芒的外形)。

  我們進入電掣台,這裡是控制太陽磁球的監控處。太陽的運行,是循著固定軌道而繞轉天地五界,就好像民間的高鐵是跟著鐵軌而跑。電掣台裡有數萬位太陽星君在監控太陽運行所到之處,以按鈕操作、但所有作業都是自動化的;我看到大大的螢幕上顯示著許多畫面,連剛才我搭的飛碟也在螢幕上看到了,原來在這裡可以看到太陽內、外所有的畫面。

  
  歐魯說:「我們現在所在之處,太陽磁球即將在太陽出口處浮出地表。」(如圖示二)隨著軌道運行的太陽,非常的平穩,在浮出地表時也沒有任何震動,不像飛碟衝出海面時會有劇烈震動。太陽浮出的軌道出口是沙漠地帶,此處絕對不可能有生物存在;我在螢幕上看到外面的景象:全是流動的沙海、驚人的飛沙走石,沙漠如同大海的波浪,起伏、飛濺著沙塵……

  歐魯說:「太陽開始旋轉外殼動氣,會產生強烈的『旋風氣流』,也就是民間的『風』,產生的來源就是太陽。這是太陽正在排放的燃燒熱氣體,所以這個地形(非洲地帶)氣溫會非常炎熱。」

  我看見螢幕上的太陽外表,還是霧白色、灰濛濛的,和民間所見的紅紅太陽完全不同。

  我問歐魯:「現在是在地皮面,那麼人類會看得見出口處、這樣灰白色的太陽嗎?」

  歐魯說:「絕對不可能,因為太陽出口處是在地皮最邊緣,旁邊緊臨著『護罩的輻射霧體』—這種霧體連太陽飛碟都無法穿越,觸碰到就會溶化毀滅掉,這是有距離的固定程式軌道,只要接觸這個範圍,民間的任何生物、物體都會被『護罩的輻射霧體』吸進去而熔毀,所以絕對不可能有任何生物能接近此地帶。」

  我說:「這麼說來,絕對沒有人類可接近,就算想用無人攝影機或遙控飛機,去拍下太陽從地皮出來的影像,所有器材也會被吸進『護罩的輻射霧體』……」我頓了一下,皺著眉頭說:「這是什麼詞啊?有夠難唸的—『護‧罩‧的‧輻‧射‧霧‧體』,原來就是這種東西,造成民間飛機突然飛到失蹤、船隻航行到不見蹤影的情形;就是有可能去觸碰到這個『護罩的輻射霧體』範圍,而被吸進去熔毀了。」

  看著螢幕,我有點疑惑:「以太陽在繞轉天地五界僅須二十四小時的速度來看,太陽航行的速度應該是非常快;居然在螢幕上看到的景物,並沒有因為速度而呈現走馬看花的『跑馬燈』狀,反而景物看起來很平緩、清晰呢!」

  歐魯說:「這是因為太陽非常的大,而且它爬升的高度很高,你看到的景物,是由高空往下攝影,且這個攝影鏡頭是超大的廣角鏡頭哦!剛才我們搭飛碟進入太陽時,太陽下方的噴氣孔兼飛碟出入口,就是攝影鏡頭。」

  鍾馗也好奇了:「那個出入口的確很大,可是如果開始攝影的話,飛碟還能進出嗎?」

  歐魯說:「當太陽在沼泥界停頓時,飛碟還可以由噴氣孔出入;一旦太陽循著軌道浮出地表,開始高速旋轉外殼動氣時,出入口就會封閉,整個出入口就是攝影處,布滿了探測球,這時飛碟就暫時不能出入了。」

  說著歐魯又按了一個按鈕,讓畫面切換到太陽本身外殼的影像,我在螢幕上看到原本霧白色的太陽,已經成為透著紅光的外形。

  歐魯向我們解說著:「這些影像的來源—太陽外殼布滿了用來吸收二氧化碳及排放磁流能量的氣孔,氣孔內都有探測球,可以探出氣孔偵察太陽外殼的情形,不過無法拍攝到太陽的全貌。太陽剛開始運轉,是發出銀光,再過一會兒,就會因吸收二氧化碳燃燒,而成為一個金紅色的火球。」

  此時,太陽產生的旋風氣流溫度很高,會散發到各區域,將冰山地區的冰溶化,並且因此散發「白色透明的靜磁流質體」,順著風化成白霧氣體升空,而日月界的光折射在這些白霧氣體上,就會在冰山附近地帶的天空,出現流動的彩色光影。(這種景象只會出現在太陽出口處太陽入口處,因為太陽在這兩處時,是最接近人類居住的大地。)

  我環顧著電掣台(行控中心),大到看不見邊際,只見都是穿著金色軟皮衣的太陽星君,在各個控制台監看螢幕,似乎很悠哉地、偶爾用指頭按一下控制台上的按鈕。那位未來想考「太陽星君」職位的鍾馗,很認真地在研究太陽星君的工作……

  鍾馗:「這個電掣台有多大?是不是由這裡監控太陽吸收二氧化碳的情形?」

  歐魯:「這個電掣台的大小,要形容的話,大約可比喻為你在民間所見的台北市一半大吧!所以在裡面若要繞一圈,也是用迷你飛碟代步。太陽星君得監控太陽吸收二氧化碳的情形,若是太陽在民間吸收的二氧化碳不足量提煉磁流(太陽能、和天地之間的氧氣),就會規劃在太陽出口處太陽入口處停頓的時間拉長一點,以溶化冰山的方式取得磁流,或由太陽星君駕駛飛碟去引爆民間的火山,取得二氧化碳。」

  祂又指著畫面上所見太陽外殼的氣孔,說:「還有,有時氣孔有雜質堵塞了,就得通知負責清理的太陽星君,駕駛小飛碟由內部進入氣孔處理。」

  鍾馗認真地聽著,又提出一個問題:「既然太陽磁球是循著軌道在走,似乎太陽維持著朝下方攝影的方式在運行,因為攝影孔是在太陽底部,那太陽到底是怎麼走的呢?」

  好問題!我也正想問歐魯呢!

  歐魯又按了切換畫面的按鈕。現在太陽已經是金紅的火球,正循著軌道在爬升往日月界航行,我們看到畫面裡的地皮景物愈來愈小……

  祂說:「太陽是如同『磁浮列車』,吸磁懸浮在軌道上運行,而這個軌道是『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是由太陽星君駕駛飛碟(流星磁體船)去打造的軌道,而太陽以吸磁的方式循軌道繞行天地五界,因為是懸浮在軌道行進,所以攝影鏡頭永遠朝下拍攝中……喏!你們看,現在已經運行過了四個小時,太陽已經往天地五界的第一界日月界前進囉!」

  此刻我們即將進入「天地五界」的第一站:日月界。我突然震驚地發現:螢幕上我們『人類居住的大地』,竟然不是電視上播的「地球衛星照片」那種—它不是球體狀!而是平面的圓形大地!

  我指著螢幕問待在民間也夠久的鍾馗:「你應該有看過民間的電視,我們人類住的『地球』,怎麼是這樣?」

  雖然我沒讀過民間的書冊,但也在電視新聞看過「地球的照片」,我也很訝異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異?

  鍾馗說:「民間人類確實對天地五界的探索是『瞎子摸象』,因為人類的研究工具根本無法到達『日月界』,所以要你親身遊歷一趟天地五界,將真相公諸於世。」

  說著,鍾馗又針對沒讓我讀民間書的事情做解釋:「元老,特意沒讓你讀小學、不識字就是因為如此,學校教的、電視上看的資訊,有一大堆都是民間人類搞錯的,世世代代『積非成是』,若是讓你去讀了書,可能你得先花個幾十年說服自己,扭轉學校、社會從小扎根的東西,可是很難、很難啊!」之前曾經投胎執行書冊的風雲道者,好多都是如此掙扎不過,寫不出真相,而宣告失敗。

  歐魯也說:「元老,以陰府定義的『地球』,是包含『天地五界』—日月界風雲靈界海底浮島界水陸界沼泥界—的整個『宇宙地球』;其實民間科學家所稱的『地球』,不是球體,是圓形的平面大地,它是天地五界中的第三界。」(如圖示三)

  此圖示,是天地五界(由上而下)的概略表示圖,各界的工作修行者附述如下:

  ※第一界:日月界—太陽星君。

  ※第二界:風雲靈界—風雲道者。

  ※第三界:海底浮島界—人類和渡畜牲者。

  ※第四界:水陸界—動物(蟲、魚、鳥、獸……)及植物。

  ※第五界:沼泥界—細菌。

  此『宇宙地球』外層,是太陽燃燒所產生的廢氣霧體,稱之為「護罩的輻射霧體」—是劇毒的熔化池;此護罩霧體如蛋殼般把整個『宇宙地球』包裹起來,任何物體都無法穿越,包括太陽或飛碟,若是穿越,也照常熔化毀滅。

  我看著螢幕上的大地,仍然感到不可思議:「可是,電視播出來的還是衛星照片吔!照片拍下來的就是一粒球啊!難道那照片是假的?美國人不是有太空梭,都可以上太空照相了嗎?那些照片是哪裡來的?」

  歐魯說:「元老,我可以百分之百告訴你,民間人類的衛星或太空梭根本到達不了風雲靈界日月界,頂多只有到達在第三界和第二界之間的高度,絕對不可能拍得到人類居住大地的全貌!至於照片是怎麼來的,我可以斬釘截鐵告訴你—是人為做出來的。」

  我又問歐魯:「這麼說來,是美國的陰謀囉?在新聞中老是會報美國太空總署拍到什麼、在太空又發現什麼,全都是假的?還騙了全世界人類,所有學校教育都採用美國掰出來的版本!」

  歐魯說:「這一次趁著元老在民間執行書冊的機會,大家要求你繼續留在民間,寫出【天地五界叢書】的原因就在此。若沒有真相揭露在民間,『科學的謊言』和『宗教的謊言』,不知道在民間吹牛皮要吹到什麼時候!吹到最後,牛皮破了,必定是兩敗俱傷。」

  我苦惱的說:「這下我不僅和宗教對立,張國松現在連科學家、學校教育也摃上了,叫我寫這些,必定被人說我是胡言亂語。」

  說到這,我突然靈機一動,向歐魯說:「這太陽是高科技,你這張地皮的畫面可以印一張給我嗎?我拿回去當證據,寫出來才會有人相信。」

  「噗哧!」鍾馗笑了,祂說:「元老,你忘了,在陰府完全沒有紙張這種東西,都是以電磁波傳訊,何況你回去的靈魂是氣體要怎樣帶呀?」

  歐魯也說:「若是可行,我老早就搭飛碟去丟晶片給你了,就是民間的機器也接收不了我們的電磁波。」

  「唉!」我又苦惱了,幹麼人類要掰這種自己根本摸不到邊的謊言?又幹麼要我去攬這個苦差事?我說:「人類科學再怎麼亂掰也無傷大雅吧?就算人類說太陽是三角形,也對人類沒啥大礙吧?我非得去寫這一塊嗎?」

  歐魯嚴肅的說:「元老,美國狗者為了誇示自己強盛的國力和優於各國的軍事科技,才會在宇宙太空這方面亂掰、作假;雖然人類被騙,看似無傷大雅,但是這其中產生很多危機—第一、探索太空發射的器材會破壞天體,造成輻射菌散落到民間,產生瘟疫的災情;第二、人類花時間、金錢在探索研究太空,以為『還有別的星球可住』、『有外星人要攻打地球』等之類的謬論,有人花一輩子在研究這種莫須有的謬論,還當了科學家、博士,結果到死亡回界,才知道白活一場;不小心有誤導人類正確修行觀念的科學家,還得投胎當魚蝦、畜牲!所以,你若不寫出來,人類世界會一片混亂—宗教也騙、科學也騙。」

  好吧!為了人類的子子孫孫,我硬著頭皮也要寫啦!

  講了這麼久,我突然發現螢幕上外面的世界是一片火海、處處紅光!

  歐魯也連忙說:「顧著講話,我們不但已經過了第二界風雲靈界,現在已經來到第一界日月界囉!」(如圖示四)

  「哇!」鍾馗也發出讚歎,說:「日月界原來是到處火團、紅通通的世界!」

  歐魯:「沒錯,日月界是太陽燃燒的工作場,這就是太陽繞著『磁流導電質體的軌道』(如圖中虛線),運轉到最高境界的浮平區域。在這裡,太陽會將提煉二氧化碳後產生的雜質排放在外,所以日月界是太陽提煉宇宙的二氧化碳、燃燒排放垃圾團的工地處。」

  鍾馗好奇地指著畫面中,日月界處處可見的燃燒物體:「這就是你所說的垃圾團嗎?為什麼它得一直燃燒呢?」

  歐魯點點頭說:「這種排放的垃圾團,先是纏黏在太陽外殼燃燒,會硬化成為石灰團,這種垃圾團含有多量的輻射毒素,必須以燃燒的方式處理。等硬化成為石灰團後,就由飛碟去清除,脫落飄浮在日月界,大大小小會吸纏聚成一大團。這就是民間有時所見稱為『彗星』的景象—其實是燃燒的垃圾團。」

  我問歐魯:「你是說那種劃過天空,拖著長長尾巴的流星?就像我曾在電視上看過播放『哈雷彗星』的影片,都是這些垃圾團嗎?」

  歐魯說:「是的,這些掉落在民間、燃燒中的垃圾團,就是民間人類所說的『流星』。這些垃圾團飄浮在高空,等堆積多量的時候,太陽星君就會駕駛飛碟去帶動,把它拖離日月界,降落在沼泥界,去侵蝕『輻射的毒素』,這是要長期的等待氧化去除乾淨後,太陽星君會再以飛碟把它推上水界,日後成為民間的『島嶼』—這就是民間地皮的產生來源。」

  我問歐魯:「既然是用飛碟拖到沼泥界,難道不會被人類看到嗎?拖下來的垃圾團應該非常巨大,這麼大一團東西從天上下來,民間的雷達或飛機,難道不會發現?」

  歐魯:「飛碟作業的途徑都是在沙漠或無人居住的蠻荒地帶,當然若真有人類必能目睹,只是機率不大;且大部分會在民間的白天作業,較不容易被察覺。至於雷達、飛機,當然也會發現,只不過人類會稱之為不明飛行物體。」

  此時,我看見螢幕上,外面有幾架飛碟穿梭在垃圾團之間,便指著說:「是不是這種飛碟?它和我們搭的飛碟完全不同,有點像蛋糕,但—是醜醜的牛糞形。」(如圖示五)

  歐魯說:「這類飛碟是專門在日月界、靠近太陽外殼在執行工作的飛碟型式之一,專門在清理太陽外殼的雜物,以及拖離太陽燃燒後的垃圾團。」

  這種飛碟的出入口是在頂端,底盤下方有飛碟起飛及降落的噴氣孔;飛碟機身閃爍的燈火是鑽石雷射光,外殼有多處噴氣孔,是用以噴發高壓氣流,去吹除太陽外殼的雜物。飛碟在清理太陽外殼的雜物及拖離垃圾團時,必定多少都會發生擦撞,所以這類飛碟的外觀都是坑疤不平,看起來醜醜的。

  我們正專心地看著外頭的飛碟在工作,它們用很強的氣流噴落燃燒中的垃圾團,有些脫落的垃圾團比飛碟還大,整個火球還撞上飛碟……

  鍾馗問:「會不會撞壞飛碟?」

  歐魯說:「外殼的受損當然在所難免,所以修補飛碟和太陽也是太陽星君的工作哦!」

  我也問:「垃圾團有大有小,是不是飛碟的型式就會不同?」

  歐魯:「這種拖垃圾團的飛碟有大有小,視垃圾團的體積而出動;有時是一架飛碟就大如球場,有時是數架飛碟一起作業—這也是天下民間的人類,偶爾看到天空有飛碟集體出現的景象。」

  「飛碟要怎麼『拖』垃圾團?尤其要拖到沼泥界,是很長的距離吔!」鍾馗好奇地提出疑問。

  「垃圾團在第二界(風雲靈界)以上,都是飄浮的燃燒物體,飛碟會先噴以高壓氣流『把垃圾團推移到適當的地帶,再以飛碟壓在垃圾團上面的方式,將垃圾團往下推;推到第三界(海底浮島界)上空時,垃圾團就會自行墜落』,大部分都是掉在沒有人煙的大海區域,或是掉在無人的沙漠,自然風化成沙。」歐魯仔細地解說著……

  我也很認真地記下祂所說的一切,入禪後要把這些所見所聞寫成草稿,說真的,我光用想的就覺得可怕,所以我用分類記憶的方法,依照天地五界,一界一界地把所看到的事物,有系統地記憶,免得我書還沒寫,自己先腦神經衰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