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挑战》鬼屋.符令.大揭秘-[14]

鬼屋.符令.大揭秘……

  ◎我的徒步环岛之旅,在走破四双鞋子、丢掉二十六双袜子之后,回到了台北。走到松山时,遇到了一个朋友,他大吃一惊地说:“你跑到哪去了?你老婆有打电话到处找人,说你失踪好久了……”

  我淡然地吃着我刚点的猪脚面线,有点不想多讲,只有说一句:“别理她,她只是小题大作而已。”就不想搭腔下去,埋头吃我的面线。

  他又说:“爱国奖券停掉了吔!现在是要改签香港六合彩了,你有明牌吗?报一下啦!”

  我头也不抬地说:“现在我不出牌了,不要再问我明牌!”

  他似乎感到自讨没趣,摸摸鼻子说:“好啦,快回去吧!你老婆到处找人,我走啰!”

  吃完了猪脚面线,我在公园的长椅好好地睡个饱后,才搭计程车回家。

  尽管闻风而来的“明牌迷”很快又找上门了,我都告诉访客:“现在我不出明牌了,没明牌!请回吧!”为了让这些人知难而退,我全心投入石铜雕画的创作,每天都专注地在作画。

  当时不知怎么搞的,流行起养一种俗称“红龙”的鱼,有人登门请我雕幅有关“红龙”的作品,于是我去找有养“红龙”的朋友,商请他借一只“红龙”让我拿来当‘模特儿’,他却很不够意思:“这一尾要三十万吔!万一被你养死了怎么行!”

  我说:“死掉我就赔你三十万嘛!”

  他仍然不肯:“那你自己去买一尾养不就得了。”

  算了,借不到我也有办法。我放弃跟他借鱼的念头。

  事后,我就每天去卖观赏鱼的水族馆,仔细地观察“红龙”鱼的体态、游姿,并且揣摩画了很多的素描草稿。

  终于创作出一幅“红龙”鱼的作品—‘戏潮得意’。

  
  这一幅‘戏潮得意’,很快就吸引了大批订单,连送米经过画室的米店老板,一看到这幅作品,问了价钱就把米先寄放在我门口—他回家拿了钱硬要把现场的这幅买回家,他说鱼是吉祥、兴旺、发财的象征,所以他马上就想买回家挂……

  订单这么多,我每天日以继夜地努力赶工;然而还是很多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彩券迷,假借来拜访我,待在我的画室(客厅),等着我会不会出明牌?我专注在作画,故意不理他们……

  竟然,他们说在我的画作上看到数字!有人煞有其事地说他看到“ 8”,有人说他看到数字从我雕的波浪中浮出来……我啼笑皆非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想:“这些人真是走火入魔了。”

  开奖日后,传出那些在画作上看到数字的人,竟然中奖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这下可好了,每天都有人故意经过我的画室,特意来关心一下我正在雕什么画?其实都是来看明牌!我也拿他们没办法,反正我什么都没看到,他们要这样炒作就随他们吧!不过倒是吸引了很多另类的订单—中了彩金后,跟我买画,或听说我的画会有明牌而买的人。

  我就这样,每天努力做雕画应付订单,倒也忙得很踏实。

  ◎有一天,正在作画时,钟馗突然出现了。

  看到我在作画,祂似乎很高兴:“元老,好久不见啊!”

  我在沉迷签赌彩券、报明牌的那段日子,钟馗多次来劝阻不成后,就很久没再出现了;所以再度看到祂,我也很开心,就和钟馗聊谈起来……一直聊到我离家出走,去徒步环岛的事……

  我说:“我去全台走透透,你没跟来哦?”

  钟馗说:“我何必跟?全台湾到处都有‘渡畜牲者’,祂们自然会向我通报元老的最新动态。”

  聊到我一路上遭遇的灵异之事,尤其是花莲的堂哥石贵家,我问钟馗:“石贵的邻居上吊自杀后,那间房子就闹鬼了;我记得‘渡畜牲者’说过,祂们每天都在巡视哪里有自杀的人类灵魂、或动物死掉的灵魂,都会被‘渡畜牲者’羁押带走,那怎么还会老是听人在讲,哪间房子有人自杀后就闹鬼的传闻咧?”

  钟馗说:“你说的一点都没错,自杀的人,犯了自毁躯体的罪名,人一死马上就会被‘渡畜牲者’羁押带走,绝对不可能有自杀的人类,灵魂还能留在民间闹鬼的—百分之百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些凶宅闹鬼的鬼,又是怎么来的?”我又问钟馗:“我以前刷油漆时,刷兰州街那个闹鬼的冷冻库,也是真的有碰到灵异事件(‘黑灰气体团’在作怪),难道是被冻死的工人鬼魂吗?”

  我在刷冷冻库天花板油漆时,站在梯子上,梯子突然被“人”大力摇动;过不久,又感觉有“人”抓住我的脚踝,要把我拉下木梯;睡午觉被压得呼吸困难、动弹不得;还有看到重重的油漆桶自己会移动……虽然我“灵魂出窍”后,钟馗带我去看“好鬼”和“坏鬼”,我已经知道冷冻库闹鬼的情形是‘黑灰气体团’在作怪;但是,这些黑灰气体团难道是当年被意外冻死在里面的工人鬼魂吗?否则为何发生这场意外之后,冷冻库就开始闹鬼呢?

  对于我提出的疑问,钟馗似乎准备要回答长篇大论,祂干咳了一下,开始说:“元老,之前带你去看过‘好鬼’和‘坏鬼’,你已经知道—【会接触、会显灵给人类看到、听到、感觉到的鬼,就是坏鬼】。所以那些扰乱人类的鬼,必定是违反灵界法规的邪灵。而这些邪灵为何能嚣张地扰乱人类、却不会被(好鬼)‘渡畜牲者’和‘风云道者’逮捕?原因就在【人类自愿当这些坏鬼的庇护所】,是人类自己愿意接受祂们跟随,害得遵守法规不能触碰人类的好鬼,无法执行抓捕坏鬼的工作。”

  我说:“没有人愿意碰到鬼来扰乱生活,闹鬼的鬼屋、凶宅,应该不可能有人很高兴地接受坏鬼来吓自己吧?”

  钟馗说:“是呀!所以坏鬼是耍了诡计在骗人类;【邪灵接触人类时编出各种神的存在】,包括观音、佛祖、耶稣、天使……等等【让人类以为有神来接触,还编造出‘高等灵’这种自欺欺人的谎言】,这样所有没逻辑智慧的人,就上当了!不但初一十五或礼拜天去给邪灵吸磁流,甚至有人天天去,还在家里干脆设坛祭拜、祷告、念经把鬼请回家。”说到这,钟馗无奈地摇摇头:“这种【以为有神】的心态下,有哪个人类不是心甘情愿接受了坏鬼的纠缠?”

  我顿悟了其中奥妙之处,连忙说:“然后坏鬼再用真面目—以‘恶鬼’恐吓扰乱人类,让遭遇‘灵异事件’的人,更虔诚去向‘以为的神’求助,所以坏鬼就有更稳固的庇护者,永远都有人类信誓旦旦地见证得到神的保佑,坏鬼就可以横行人类世界,不怕被灵兵(渡畜牲者)天将(风云道者)抓捕回去投胎青菜或细菌了!”说着,我想起旅途中碰到的年轻人:“就像我在云林福德正神庙碰到的那个年轻人一样!”

  “完全正确!”钟馗高兴地说:“元老你逻辑出邪灵的手段了,应该知道闹鬼的地方,鬼是怎么来的!”

  我低头思考了一会,回祂:“就跟我当初头痛的心态一样,病急乱投医;人类偶然被‘黑灰气体团’搞点诡异现象〔如我刷冷冻库油漆碰到的事〕,就会去【找庙宇宫坛拜拜】,不然就是去【请示师父、道法人、作法超渡】,结果就恰好【自愿跟阴界倒流】,带回家的‘黑灰气体团’和‘瞎掰鬼’,就可以放肆地恐吓扰乱人类,所以有闹鬼的地方,附近必定后来就会开宫、开庙;不然就是害怕的人类,会去请神像回家供奉。”我想起堂哥石贵,又接着说:“我堂哥就是这样请了关公、五府千岁、妈祖、观音、土地公,五尊神像回家拜,根本【就是请鬼入门】!”

  钟馗:“还有一条必定会引鬼来闹鬼的因素—就是民间人类只要遇到有人死掉,再怎么铁齿不信神的人,也会随民间风俗【请道士、尼姑或和尚来超渡】,甚至是家人自己【助念、替死者念经回向】,这两种行为,正好是【自愿请邪灵入门】,之后必定家里就不平安,这就是民间传言【家里办丧事会衰三年】的原因。此外,假若死亡者是自杀或凶死的,【邪灵也会利用事件搞鬼】,搞出死者阴魂不散、冤死不肯安息的灵异事件,【把活人吓得越彻底,拜神信神就会越虔诚】,那‘瞎掰鬼’不但肥羊(被邪灵吸磁流用的人)愈多,抓交替的备胎也更充足,祂手下的爪牙‘黑灰气体团’,就会组织更庞大、更信服‘瞎掰鬼’的操纵。”

  “哇!跟民间的黑社会一样吔!”曾经当过黑社会老大“八角松”的我,一听‘瞎掰鬼’的组织管理,不禁联想到民间的黑社会组织。(钟馗又更详细地分析阴界邪灵的组织……)

  当‘黑灰气体团’吃了人类后脑的灵根(智慧灵根体)后,祂从动物的灵根,进化成有能力变身人类形体的‘瞎掰鬼’,就开始找猎物,尤其是吃素、念经的人最容易得手,因为这类人士最虔诚相信有神,且吃素的体质磁流冷,容易让邪灵靠近、吸附。找到有人愿意接受祂的显灵,祂当然不会告诉人类祂是鬼,绝对是瞎掰出“神”的名号(所以祂被称为‘瞎掰鬼’),而接触感应到的人,还会很喜悦地以为自己“诚感动天”才能接触到“神”了!

  接下来,‘瞎掰鬼’有了宿主,自然想扩张势力,招收‘黑灰气体团’当手下爪牙,有这些‘黑灰气体团’去渗透人类住宅,吸磁流回来供养‘瞎掰鬼’,或去吓吓人类,让人类更虔诚拜‘瞎掰鬼’(神),‘瞎掰鬼’的信徒(人)就会愈多,可以供手下‘黑灰气体团’吃个够,那么投靠这个‘瞎掰鬼’的‘黑灰气体团’就会越多,可让带头老大操纵去愚弄人类。

  就是这样,阴界邪灵的恶势力,才能一直存在人间,几千年都不会被摧毁,还被人类当成宗教信仰,政府当作安定社会、心灵寄托的无形文化资产!

  “人类真的是被骗了几千年!”钟馗说:“民间只有极少数的人类,【一生都不信仰任何宗教,只相信靠自己,寄托士农工商和尽本分】,这种是少数的智慧者,死后就能当‘风云道者’,也就是管理人类的‘好鬼’。”

  说到“尽本分”,我想到曾经心里的疑问:“对了,有些家庭主妇从来没有上班,那她的士农工商是不是就是尽本分来算呢?”

  钟馗:“没错。家庭主妇也是工作的一种,她们负责打理家庭的饮食、清洁、照顾子女,让家人有健康的身体去打拼工作或上学,回到家又有干净舒适的空间休息,这份工作才是劳苦功高啊!尤其【‘黑灰气体团’常是屋子闹鬼的元凶】,要对付这种坏鬼,就靠【勤劳的打扫清洁及杀虫工作】,才能避免趁隙入侵的‘黑灰气体团’危害人类,所以家庭主妇可是功劳很大呀!”

  听完钟馗的解释,我也很赞同〔阴府〕对“家庭主妇”的定义—尤其听到‘黑灰气体团是屋子闹鬼的元凶’,我又想到油漆冷冻库的事,便说:“原来闹鬼的房子都是多年没人打扫,所以聚集很多‘黑灰气体团’,祂们就搞鬼吓人;我在闹鬼的冷冻库刷油漆时,我并没去拜神拜庙,但是祂们还是作怪来吓我,只是我不理祂,祂也没能怎样;隔天阿宏是先拜完土地公才敢去刷油漆,结果,是他已经先跟阴界倒流了,所以邪灵敢大剌剌地碰他,还把阿宏从梯子上拽下来,第二天也生病了。”

  钟馗:“一点都不假。造成鬼屋的情形,第一点就是‘脏’。‘黑灰气体团’对人类来说,就像病毒对人体的免疫力,免疫力强,自然身体会消灭入侵的病毒;‘黑灰气体团’如同无处不在的病毒,会卡在屋子里的发霉处,也会随蚊虫当障眼法入侵人类的住处,只有靠勤打扫和灭虫,把祂们清除掉;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要去跟阴界倒流】,才不会有清不完的‘黑灰气体团’。”

  我说:“对呀!难怪油漆刷到后期,整个冷冻库都焕然一新,就没再发生怪事了。”

  钟馗又接着说:“造成鬼屋的第二点—就是有点怪事发生时,人类绝对【宁可信其有地跑去拜拜,或者请道法人作法,这些举动正是把鬼请回家】,不闹鬼才怪!”

  “哈!一般人要去鬼屋探险之前,必定【先去庙里求神保佑,结果刚好相反—是求鬼跟去吓自己】!”我觉得‘瞎掰鬼’设计这场自导自演的骗局,还挺厉害咧!

  钟馗突然眉头一皱,语重心长地说:“一般年轻人,只是好奇、刺激想去探鬼,却不知道跟阴界倒流的严重性。被‘黑灰气体团’卡在身上,初期症状就像感冒而已,有时会因饮食热量度高(如吃牛肉),还能顺利把‘黑灰气体团’溶化排掉;万一被钻入愈深到体内,‘黑灰气体团’被包进细胞里,就会产生病变,形成恶性肿瘤,初期用医学的治疗、切除,还有可能痊愈;日久被包在细胞里的‘黑灰气体团’变硬时,就没办法挽救了,一动手术切开,祂就会顺血液蔓延到人体其他部位。”

  我惊讶地说:“那就是所谓的癌症吗?难怪花莲鬼屋上吊自杀的老人,得的怪病是全身皮肤长硬块!还有,我车祸时载的油漆工阿生,我看见他胸口卡着‘黑灰气体团’,就用我的磁流把祂逼出来—但阿生还是死了……”

  钟馗:“那是他经历这场车祸后,出院回家又去庙里收惊、祭改,所以又惹上‘黑灰气体团’缠身,被吃掉灵根而死。跟阴界倒流的可怕,不只有‘癌症’而已,有时‘黑灰气体团’直接啃伤人类的灵根(智慧灵根体),就造成人类的‘癫痫症’和‘精神疾病’;被吸磁流(心灵磁流魂体),就造成‘失智症、痴呆症’,甚至‘植物人’;若是被‘瞎掰鬼’挑中,直接弄出意外事故取性命,被抓交替,也是人类自愿跟阴界倒流的下场。”

  我听了这段跟阴界倒流的病变,有点震惊,因为我老婆的弟弟,就是给“保安宫的保生大帝”做义子,后来十几岁就长了脑瘤,三十四岁时死在马桶上,因为“羊癫疯”发作,被嘴里的槟榔噎死;除此之外,周遭的邻居都有很多实例可证,想起来不禁替人类可悲—被“神”骗了那么久!

  我感慨地说:“没想到人类的癌症和无法根治的怪病、离奇的意外死亡,都是跟阴界邪灵的作怪有关啊!”

  钟馗:“能够出生人类躯体,本来就是要来士农工商整修社会的,〔阴府〕不可能让人类用病歪歪的躯体来工作、负整修社会之责;且人类本来就有周遭到处存在的好鬼—‘渡畜牲者’,在维护基本的安全—除非是人类自愿去给邪灵利用—否则人类躯体不可能会有什么大病。”

  祂又接着说:“更何况〔阴府〕创造宇宙万物,所有的生物(除了人不能吃人外)都可以供给人类食用,也都有其营养、效用可以治疗躯体的毛病;只要不偏食某样食物(如吃素),其实身体都能健康使用,不会有什么治不好的怪病。”

  “原来如此—对了!”我突然想到鬼屋贴的符令,又问:“闹鬼的地方都贴很多道法人的符令,这样看来,那是‘跟阴界邪灵倒流者’(法师、道士、乩童)画出来的鬼画符,应该不可能有什么驱邪作用吧?”

  钟馗气愤的说:“符令、咒语、还有民间胡诌乱编的茅山法术,都是【人类和邪灵共同合作,狼狈为奸的产物】,唯一的效用就是去求拜、使用的人,正好让邪灵知道此人‘心态上相信有神’,就容易成为‘瞎掰鬼’下手的对象。换句话说,【符令、咒语就是引鬼而来的信物】;至于道法人士宣称一大堆的功效,有点脑袋的人都应该可以逻辑真假,若真的有效,这世界很多事情干脆就用符令解决了嘛—何必动枪、动武战争?何必辛苦工作?”

  “符令不但没有驱邪避鬼的作用,反而是吸引邪灵上门的信物!老一辈的人,打死都不会相信他们去庙里求的、拜的都是‘坏鬼’,求回家给孙子用的‘符’,才是害家人生病的源头啊!”我答腔着,为那些被鬼骗得根深蒂固的老人家感到可怕!

  钟馗又补充:“邪灵的诡计还不只一招,祂们创造出烧香、烧金纸的仪式,都是障眼法;【烧香是为了掩盖‘黑灰气体团’聚集的霉臭味】,【烧金纸和烧香时的烟雾,就是为了掩护‘黑灰气体团’,趁人类诚心求拜(引鬼上身)之际,悄悄地吸附在人体而不怕被发现】。”

  关于闹鬼的真正原因,我大致已经明瞭:“脏乱”和“跟阴界倒流”是主因,只要避开这两样因素,根本就不会有闹鬼的情形。

  ◎至此、我想起曾经在外双溪见过的灵异情形。

  记得有一次,我到外双溪钓溪哥仔,我正在河流中的大石上垂钓……突然,我发觉水流的速度和水色有异常,原本清澈的河水,竟然变成混浊的泥水,且水流很强,我赶紧抓起钓具,跳回到岸边,往高处爬。当时,有一群学生在附近烤肉,我操着台语、急着对他们大喊:“快点离开河边!有大水要来了……”有一些在钓鱼的人听到我的喊叫,也拔腿就跑,跟着大喊警告那些学生。

  不知是他们听不懂台语吗?我拼命大喊着要他们快跑—此时、我听到轰隆隆的气流声、感觉到空气袭来冰冷的强风,整个河谷开始如同地震般震动起来……事情不妙!我边跑边大喊警告那群仍在嘻闹的学生,他们听到我的喊叫,只是狐疑地站起来东张西望,似乎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着急的大喊:“快跑!大水来了!”

  才短短几分钟,我爬上岸边的大树后,回头一看!河流上方如排山倒海的大水汹涌而来,冲击着河床的石头,飞溅起惊人的水花,轰隆隆地像怒吼的猛兽袭卷而过……转眼就吞噬了那群烤肉的学生!

  滚滚奔腾的洪流,夹着翻腾的石块,毫不留情地袭夺人命—我随即加入救难的行列,在场有许多钓客、路人,大家纷纷到水边抢救拉得到的人……

  突然,我看见好多‘鬼魂’,飘浮在岸边,有些像是领头者,带领一列列的鬼魂,有的是半透明的动物形体、有的是人类的形体,其中一个领头者(即“渡畜牲者”),领着一列六个年轻人的鬼魂,一个接一个、表情呆滞地跟着飘行,经过我的前方不远处,我忍不住问:“你要带祂们去哪里?”

  领头的回答我:“元老,我要带祂们去投胎动物,被宰杀一次后,就能在当地投胎当人了。”说完,祂就带队离开了,一时之间我也不明白祂的意思。

  (这场灾难的起因是上游水坝的技工随便开水闸门,在无预警的情况下,排放大量的水,造成河水暴涨,害死了十五个人。)

  两年之后,我逃家隐居在内双溪的河谷半年,时常在夜里的溪流中垂钓,当然也曾看到很多灵异鬼怪。

  有一天傍晚,我在溪边叼着烟,等鱼上钩……突然一团像躲避球大小的绿光,从对岸的树林飘出来,慢慢地绕着溪流,有如在侦查河面一般,东飘西移来回巡视,我吐掉嘴上的烟,紧盯着那团飘浮的绿光,心里纳闷:“这是啥鬼?”看着祂渐渐往我这边移动,我不动声色地把钓杆反过来握着,等着祂……快到我身边时,我屏住呼吸、用钓杆当武器,狠狠地一杆打在那团绿光上—刹那间,绿光化为一只如小牛般大的黑狗,哀叫着窜入旁边的树林!

  回想到这些往事,我不禁怀疑:这些灵异现象的发生是否有连带关系?大自然不是我们住的房子,无法打扫清洁‘黑灰气体团’,所以才会有很多深山中的鬼怪传闻?

  我问钟馗:“我在水难现场看到的鬼魂,是不是渡畜牲者在羁押当时死亡的动物和人类?还有,后来我住在内双溪看到的绿光团、穿日本军服的鬼是什么东西呢?”

  钟馗笑笑说:“元老,因为你是〔阴府〕安排唯一在民间的出禅者,所以你可以看到那些灵异之物。水难现场看到的鬼魂,确实是‘渡畜牲者’在执行工作,羁押当时丧命的动物及人类的灵魂,带祂们再去循环投胎程序。尤其那些死掉的学生,未满十八岁的,就会被带去投胎动物(牲畜),被宰杀一次后,就可以再去投胎当人类。”钟馗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在民间不管是大难还是小灾,甚至自杀或被杀的人类灵魂,都马上会被‘渡畜牲者’押走去接受〔阴府〕的循环管制作业—连动物死掉也是如此,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哪里死了人后就会闹鬼的情形】!活人就有法律在管制了,阴间哪可能让鬼无法无天?”

  “说得也是!”我点着头同意钟馗的说法,又说:“真正造成闹鬼的原因,是那些来办法事的人和超渡亡魂的仪式,所带来的(邪灵)‘黑灰气体团’和‘瞎掰鬼’在作怪!”

  钟馗感叹地说:“那些邪灵搞出灵异现象吓人,没多久这些地点就会有愚蠢的人开宫设庙,以为有神明可以镇压闹鬼—这就是邪灵的目的,有了宫庙当祂们群居的据点,能吸引人类来拜拜,这样就有源源不绝的人类磁流可吸;吸到灵根成长时,再找个人类来抓交替,不愁没对象—来拜拜的信徒,都是瞎掰鬼的死亡候选人。”

  我又问:“那我打到会变狗的那团绿光是怎么一回事?”

  钟馗:“那是躲在山林间的邪灵—‘黑灰气体团’,平时靠吸取动物磁流生存,祂们也会为了生存自相残杀,彼此吞食,有机会遇到人类也会趁机吸磁流—所以奉劝人类在荒郊野外看到这种发绿光的气团时,知道灵异内幕的人,不必害怕紧张,因为人体一紧张时心跳加速,磁流会大量释出,恰好会吸引‘祂’靠近来吸,回家后必定大病一场。”

  “难怪有些人去鬼屋探险后,回家就身体不舒服!”我想到刷油漆的阿宏,便说:“在冷冻库看到灵异现象的也不只阿宏一个人,但只有他最害怕,回去就生病了。”

  我又问:“为什么这种‘黑灰气体团’会发绿光呢?”

  “问得好!”钟馗说:“元老,之前带你去看过黑灰气体团的带头老大—瞎掰鬼,祂们会吞食不听从使唤的黑灰气体团,吞食得太多后,瞎掰鬼的灵根成长,就会全身发出绿光,为了避免一身绿光容易被(好鬼)‘风云道者’发现逮捕,这种瞎掰鬼就会躲到山林郊野,所以又叫做‘绿野鬼’。而你打的那只会化身黑狗形体,是因为‘祂’本来就是动物的逃灵(动物死后不肯接受投胎循环而逃),躲在山里吸取生物的磁流,也吞食其他的黑灰气体团,甚至卡在动物身上,吞食了动物的灵根,所以这种‘黑灰气体团’的灵根较长,就会发出绿光,也能变化外形,但只能化身动物的模样(因为祂没吃到人类的灵根)。有时祂们躲在水中,就是‘水鬼’;在陆地被人类发现,就当作是‘鬼火’。”

  “哇!”我听到这种“绿鬼气体团”是‘水鬼’的由来,猛然想起我在十七岁时,和朋友去至善国中后面的外双溪游泳,亲身碰过这种水鬼!

  小时候,我时常横渡淡水河到对岸捡鸭蛋,对于我的泳技,我是自信得没话说。至善国中后面的河流,有一段河床是以前采矿留下的深坑,形成的深潭就像天然的游泳池,可以游得很尽兴。我记得那天是下午两点多,我约了三个朋友一起去游泳。

  到了四点多,有点凉意,就准备要离开了,因为我的衣裤在深潭对面的大石上,我便跳下水、游过去拿衣裤……才游两下,就突然有股吸力把我往下拉,而且我的身体也顿时不能动弹—我很确定自己没有抽筋,可是全身就像触电,无法挣扎,就这样动也不动地身体直直往下沉……我已经呛到水、没气可换,心想:“已经没有气可吐,又一直沉下去,这下稳死的。”既然快死了,我干脆在水中睁开眼睛,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在拉我?

  竟然是一团诡异的绿光,绕着我的身体在移动!呛到水的我,虽然也没气可吐了,但我硬是憋住挣扎呼吸的嘴巴,就是那短短憋住的两秒光景,那团绿光就飘离我一点距离—刹那间身体的触电感就消失了!我赶紧把手往上伸—有人拉住我的手,把我拖出了水面!

  那是朋友文中的手,他救了我一命。我趴在石头上咳水、惊魂未定地庆幸自己死里逃生。幸好文中‘恰好’在这个大石上,所以我也不跟他计较—我的裤子口袋里,不翼而飞的三百元。

  这段惊险的溺水经历,想起来还会心里发毛咧!

  钟馗听了我的叙述,说:“幸好你憋住的那口气!这种邪灵已经灵根成长,所以电磁力已经增强,当‘祂们’靠近人类一公尺内,会让人类有触电的感觉。还有,‘瞎掰鬼’和‘绿野鬼’,也是会让近距离接触的人触电、无法动弹;因此人类遇到这些灵异鬼物时,要记住—暂停呼吸、尽速远离—因为邪灵是循着人体呼吸的气流,而追踪吸附人类,且憋住气是一种‘隔电法’,可以让被触电不能动弹的身体恢复行动力,此时就要尽速远离,才能保平安。”

  我说:“竟然发绿光的绿鬼气体团这么恐怖!那我在离开花莲石贵家时,看到的透明绿鬼,就是你讲的‘绿野鬼’啰?”

  “没错。”钟馗:“绿野鬼躲在郊外,也是企图碰到有跟阴界倒流的人;祂和瞎掰鬼是同等级的,都能变化人形;有‘跟阴界倒流’行为的人才会碰到祂们。因为,【以为有神的人类,被祂们现形吓到的话,就会念经文去拜拜—成为‘自愿呼唤邪灵跟回家’的倒流者】,那邪灵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藉着人体庇护,跟随倒流者,而不怕被(好鬼)‘风云道者’逮捕。不过,若被‘绿野鬼’跟上的人,恐怕凶多吉少,多半会被抓交替。”

  “是因为‘祂’绿通通地不好躲藏,想去投胎从良了吧?”我又说:“我的朋友米葆,就曾经在北投的高尔夫球场看到‘绿野鬼’,他是和另一个同事在球场捡拾高尔夫球,然后看到大树下站着一个绿色半透明的人,吓得两人赶紧收工不捡了。没想到,隔天一大早,那个同事自己单独去捡球,等到被人发现时,已经淹死在球场浅浅的水池里。”

  说到这,又想到以前我带儿女去淡水的山区玩(渔人码头附近),山里的溪流很清澈,用目视就可以看到很多毛蟹。我买了鸡肠,准备要带孩子去钓毛蟹,才走到溪边,就看到对面树下有个矮小的绿色人影,直接栽进溪中—水里的毛蟹、鱼虾突然就躲起来,不见踪影了。我看着浅浅的溪流,直觉不妥,就告诉孩子:“水里有鬼,我们不要下去,鸡肠子全部送给毛蟹吃!”丢了肠子,我硬拖着三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小孩回家。

  钟馗赞同地点着头,补充了一段:“‘绿野鬼’就是瞎掰鬼的变形。‘绿野鬼’躲在山林中,是因为在郊野处‘渡畜牲者’数量没那么多,比较不容易被发现而通报‘风云道者’。所以人类在水边或山上若看到这种‘绿野鬼’,确实是要警觉别下水,或尽快离开。”

  啊!我时常去八里的海滩钓沙梭,记得有一次,来了四个年轻人,他们分乘两台机车,直接骑到沙滩看海。其中一个坐后座的男生,突然下车直直往海里走,波浪很大,他的三个朋友一直叫他、问他要去哪?他都没回话,呆楞楞地往海中走去,波浪都打湿了衣裤……在钓鱼的我看他不对劲,正想去阻止他,他的朋友已经追上他,把他往沙滩拉着走,我听到他辩解着:“那里刚才有一个女人对我招手,我只是过去看看而已……”

  随后他们就骑上机车离开了。在调头时,我很惊讶地看到那个坐后座的男生,背后紧贴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还把头贴在他背上,看不到脸孔……

  后来,我走到沙滩入口旁的槟榔摊买香烟,老板紧张兮兮地说:“见鬼了!刚才那不是有骑机车的少年仔吗?后面出来的那辆停下来说要买可乐,我拿了三瓶出去给他们,他们竟然说:‘老板,我们只有两个人你干么拿三瓶?’害我心脏差点吓得跳出来,因为我明明看到他们后面还坐着一个女的!”

  我笑着跟老板说:“我也有看到,那个穿红衣服的女生,是鬼没错啦!”

  老板惊骇得拿香烟的手还在发抖:“这海边常常淹死人,我看得去庙里拜拜哦,看到鬼……”

  我瞄了一眼他店里高高供奉的土地公,干脆回他:“免啦!你家的土地公会保佑你啦!”其实心里明白,他会看到鬼是因为他有跟阴界倒流—拜土地公鬼啊!

  说到‘跟阴界倒流’,我大声质问钟馗:“请问一下,我都没有跟阴界倒流,怎么还老是看到鬼?还差点被水鬼害死?”

  钟馗无奈地说:“元老,你是民间唯一的出禅者,你可知有多少邪灵想要把你‘做掉’!我也是负责在职务范围里保护你的安全,若是你自己自愿跟阴界倒流的话,连我也保护不了你哦!”

  ◎好吧!言归正传,有关闹鬼和鬼屋的情形,还有一些细节没弄清楚—我说:“我堂哥石贵说他啤酒倒在杯子里就结冰,这是怎么回事?”

  钟馗说:“那是黑灰气体团躲在杯子里,祂本来就是冷磁流,如同冷媒一样,碰到液体就会结冰,的确足以吓到人类。同样地,人类接触到邪灵时,会感觉到冰冷,也是此因。”

  我又提问:“鬼是气体又只能离地三寸飘,所以鬼故事中那种上厕所会有一只手拿卫生纸给你、或天花板飘浮女鬼的情节,根本不可能发生吧?”

  “没错!”钟馗回答:“会变化外形的,只有瞎掰鬼,若民间人类要分辨灵异真伪的方法,请记住—【鬼只是气体,所以祂能做的吓人把戏,除了变化外形,就是如同‘风’能做到的事】—例如元老所遇的杯具全摔在地上,是瞎掰鬼用气流所弄出来的,但要说拿着卫生纸给人擦屁股,那是民间乱掰来吓人的故事。”

  钟馗又接着说:“而且瞎掰鬼最会利用人类半睡半醒时,玩弄人类的磁流给予‘梦境’的恐怖惊吓,例如你堂哥遇到的—脱他裤子的女鬼,其实人类要记住—【再恐怖、真实的梦,醒来就是代表有睡觉就好,千万别因此求神拜佛、探讨梦境】—否则很容易走入邪灵所设的陷阱。至于离地三寸飘浮的特性,也让会现形的鬼,只能如同人类的行动力,人类能到达、做到的,瞎掰鬼才能做到。所以有人说在没有窗台的高楼窗外见到鬼,绝对是骗人的。”

  我听得津津有味,钟馗又补充:“讲到黑灰气体团的花招就比较多了(所以瞎掰鬼才会利用祂们搞鬼),譬如祂可以成群随气流飘浮假装云朵,在行动时可以用跳、弹、滚的方式,不过祂们无法变化外形,所以被看见时,就是黑灰灰的一团;有人在睡觉时突然醒来,看到一坨像很多蚊子聚集成团的东西,飘在鼻子上方,那就是‘黑灰气体团’趁人类熟睡时,出来吸人类的磁流;还有像元老刷油漆碰到的摇梯子、拉脚踝、推油漆桶,甚至有人碰到拉棉被、推下床、床如地震般被摇动……等等灵异现象,都是黑灰气体团用群聚的气流在搞鬼。假如碰到灵异情况,最好的驱鬼方法就是—【好好把屋内屋外打扫干净,杂物不要堆积,该丢就丢】—当然,更重要的是—【不要跟阴界倒流】—如果又去宫庙拜拜、教堂礼拜,带回家的黑灰气体团一辈子也清不完,甚至干脆住进人的躯体喔!”

  我说:“可是碰上有人家里就有拜神、或者念经做课的人,家里的‘鬼’可能清不完。”

  钟馗也说:“以台湾的现状,几乎家家户户都在供奉‘神明’的养鬼行为,其实十家就有九家是鬼屋呢!”

  这一点倒是挺惊人!‘鬼屋就是你家’—人类就这样与恶鬼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还把恶鬼当神尊敬着,真是蠢到不行,难怪〔阴府〕会容许恶鬼把人类抓交替!

  钟馗又补充了一项:“另一种闹鬼的情况,就是人类自己穿凿附会的想像而已……”

  听到钟馗讲‘人为的鬼屋’,我嗤嗤地笑了起来……

  钟馗疑惑地说:“元老,你在笑什么?”

  ◎这是我十三岁时的事。我利用鱼箱拆开的木板,钉的一个小木屋(之前用来存放鲨鱼皮),竟然有人向我打听是否可以出租!爱赚钱的小胖,就动起主意了。

  我把装鱼的木箱都拆开来,木板先在淡水河里漂洗掉鱼腥味,再放在大太阳下晒干;然后,利用这些木板,在菜园的空地,自己钉了一间木屋,外墙涂上沥青防水,还从家里接了电,可以照明。

  我放出“我有小屋可出租”的风声,没多久就有个香港人来跟我租木屋,讲好房租是每个月八十元。

  这位老先生的名字叫水皎,神秘的背景无人知晓,只是每天一大早去捡破铜烂铁,再拿去卖。他跟所有人都不怎么打交道,但对小胖我就是特别亲切、热络。偶而他会告诉我一些商场的故事,我大略知道他是香港的商人,曾经有辉煌的经商经历。

  他吃的东西,都是托我去买的,全都是顶级的食材(如燕窝、鲍鱼罐头),他自己开伙—当然,小胖都有一起吃到啦!有时身体不舒服,他也不肯去看医生,都是叫我去西药房帮他买“救心”这种药。

  我知道他捡资源回收只是障眼法,因为他有时出去活动,只捡两三个空瓶罐回来放在门口,等积多了才会叫我拿去卖。每隔一段时期,他就会告诉我:“小胖,我要回香港一趟,房子的钥匙放你这。”他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戴着英国佬的绅士帽,闪亮亮的皮鞋,还拿着一支‘看起来就很贵’的拐杖,有如变身后的水皎先生;他都是在一早天还没亮,就偷偷离开了;大约十几天后,他才会再度出现。

  有时,他回来之后,很感慨地对我说:“我差点就回不来见小胖了……”

  我知道他是在逃避某样事情才到台湾的;他的信都寄到我这,用的是好几种化名,只是我认为那是他的隐私,也就不宣扬、打探;他还交给我一封信,吩咐着说:“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再帮我寄出去。”

  水皎先生就这样跟我租了一年之久的木屋……过完年,我注意到水皎先生已经三天没出门了,就去敲门—才发现他死了。(除夕夜我还陪他吃饭呢!)

  我把信寄出去,也通知了派出所。在等他家人来到之前,我就守着他,还用电风扇吹着他的尸体,以防腐烂发臭。

  后来,他在香港的儿子来台湾处理后事,我把老人留在床底下的几十万美金,原封不动地交给他儿子。(他的儿子还赠送给我两千块美金,不过、当然是被酒杯人拿走了。)

  水皎老先生过世后,我就自己搬到小木屋住了。

  有一天,老爸的朋友(马吉)来访,说要找住的地方。我老爸就说:“我儿子那间木屋租给你吧!”说好每个月租金八十元,我把木屋租给他。没想到,他才付了两次房租,就开始赖皮,不付房租了。

  我告诉老爸他没付房租的事,老爸却说:“唉,他没钱啦!算了!”

  我很气老爸这种爱面子、打肿脸充胖子的行为,我盖得这么辛苦,他却为了面子白白把木屋送人?我一直在想办法把这个恶房客赶走。

  很偶然的情况下,我拿胡椒粉去撒跑进屋的蟾蜍,它竟然发出像老人的咳声!我心生一计,花了两天研究、试验,终于把秘密武器准备好了。

  我用麦芽糖包住胡椒粉,搓成花生大小的糖球,塞到抓来的蟾蜍肚子里,再等白天马吉大叔外出后,把蟾蜍塞到木屋的墙壁木板缝里。

  第二天一早,马吉大叔果然来找我老爸。

  他边打呵欠边说:“好奇怪,我一整个晚上,屋子里都听见老人的咳嗽声,找了一晚都找不到声音从哪来的……”

  我老爸搔着头说:“我也不知道吔!小胖住在那好像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事—不过,之前住的香港老人是病死的……”老爸转头问我:“小胖,那个香港人是怎样?”

  我赶快跑过来说:“水皎先生是得肺炎死的(其实他是因为心脏病死的)!”

  马吉大叔听了,不置可否的离开我家,仍然没有打算要搬家的意思。

  于是那天,我又制作了一只胡椒蟾蜍,塞进木板墙的缝里。

  隔天,那个赶不走的恶房客就自己提着行李跑了。

  街坊邻居听说了‘半夜老人咳嗽声’的事,开始绘声绘影的形容,有人说曾看到老人的鬼影、有人也说听到老人的哀号……愈讲愈夸张,我的木屋变成了鬼屋,大家都怂恿我老爸,快点拆了那间鬼影幢幢的鬼屋……

  我只好告诉老妈蟾蜍的事。

  “什么?原来是你用蟾蜍吓走你阿叔哦?”老妈大吃一惊地说。

  我悻悻地说:“谁叫他都不付房租!”

  我制造的鬼屋,随着真相大白,鬼屋事件就此平息。(不过,这招都被大家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