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历史》人类种族的语文不一之战-[4-6]

  【阴府的紧急会议】

  ◎首先提示:民间活人身处第三界,而掌管第三界的上司—就是第二界的工作者(风云道者);祂们不但掌管第三界的气候、季节、天灾的规划,也是管制人类命运的主宰者!甚至民间人类的战争,也是在祂们的规划管控中才能成形;因此,阴府不会轻易让人类动武开战;尤其已公决定局的政策,是要让阳间人类以‘经济’作为争霸的手段,古代人类互相残杀争霸的战争场面,确实不会再轻易发生!

  然而,阳间人类却自己破坏阴府的管制规划—人类自愿跟阴界倒流(信仰宗教),去给‘逃灵’利用(由前述单元各类宗教的创始真相,可知所有宗教都是‘水界的动物逃灵’配合人类的贪念而生之产物,确实“宇宙”是没有神、佛,各类宗教都是骗),人类愚蠢地把躯体供给逃灵当庇护所,更糟的是:【意识被逃灵(邪灵)干扰,因而产生阴府管制外的战争】。

  这是阳间人类“信仰宗教”,导致“智慧灵根”被邪灵操控所造成的危害之一。

  ※在经过一段平凡时期之后,突然在〔阴府大本营〕,紧急召开了一场会议。这是阴府大本营的执政者(精灵鼠者),接到传来阳世间的情势通报,说天下所有领域的修行者又出现在战争的乱象;且这次战争最恶化的领域,就是“中国所有正统黄种族的修行者”在内讧的恶斗。

  所以阴府才会紧急召开会议,议决阴阳大变动的处事:【规划世界各国领土周围的辖区,要把各处辖区的地皮,彻底震裂的分割、远离。目的是要让各国有些同种族的人类,意见不合的党派有各自独立主权的修行法】。

  如何震裂法呢?祂们要使用‘太阳磁球’的动气,来连贯震裂“世界各国”之各处辖区的地皮,也让五大地形、十二种地气国家分离得更遥远—此况就是又要再度让天下民间发生“世界末日”的灵界道德制裁法。

  【阳世间的乱象】

  ※这是前文所提“中国所有正统黄种族的修行者”在内讧的恶斗。起因:就是当时中国精灵鼠者临死之前,并“没有遗诏”指定派谁接掌政权,所以自从中国精灵鼠者死后,却让“中国的鼠族群和龙族群”,都为了“统治中国的政权”在内讧,彼此恶斗。

  为何【精灵鼠者】生前不做好遗诏呢?其实祂生前在执掌政权时,就有对“中国内阁所有职权者”,提起往后接替执政的做法—就是要让“中国内阁中有能力的智谋者”,自行去实施竞选执政者的接替法。其用意:就是在鼓励往后接替的“执政者”,要做好维护“中国领土权”永久存在的职责。(确实中国精灵鼠者是以大公无私的做法在执政。)

  自从中国精灵鼠者死后,中国内阁所有职权者就开始举行竞选“接替执政”的活动;而这次的参选者,是中国鼠族群龙族群这两派族群各自推荐出一位有能力的智谋者,出来当对手的竞选。

  结果,“统治权”最后是被后进的中国鼠者接替,中国龙族群败选。

  本来“中国所有龙族的带头者”,很高兴有权利能和中国鼠族群参选,竞争接替执政的机会;但是自从败选之后,他们就经常提案要脱离“中国政府的统治”。理由是龙族群鼠族群在修行处事上是理念不合,因此他们“各自龙族的辖区”要自立门户,成为有自主权的独立国。

  就这样没善状的提案,当时接替执政的中国鼠者,接到中国龙者提案的公文时,并不批也不公布,就自主把它灭掉。其实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他也是很瞭然这些“所有中国龙族群”的修行习性,而且曾经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一直找机会要脱离“中国政府的管制”。

  不过这次后进的中国鼠者,他会把中国龙者所提案的公文灭掉,确实是在维护“中国周围辖区的领土权”。主因就是怕万一这些中国龙族群,又像曾经那样被外国人煽动去的乱象,还差点就被外国人把中国的领土分割去。

  于是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他瞭然这种情况时,也让他追想到,以前那位‘中国精灵鼠者’应付“所有中国龙族群”的方法,就是不动声色,而使出软硬通吃的应变;所以他才会把中国龙者提案的公文,就自主把它灭掉。同时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他也是暗中做些部署加强兵力,在预防所有中国龙族群再度站旗造反的暴动。

  【劫数难逃的局势】

  后来的恶战是谁惹起的呢?就是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因处事不妥而惹起“所有中国龙族群”做出对“中国政府”大暴动的冲突。

  起因:就是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他自从把中国龙者提案的公文给灭掉之后,并靠着他目前的势力,就时常调动一些心腹的极权者,在限制“所有中国龙族群”的行事;但是在各处龙族辖区的“龙族带头者”,并不知道所提案的公文已经被灭掉了,还在默默等待能早日批准,让他们各自成为有自主权的独立国。

  后来,中国龙族因为等待的时间已久,又时常被限制行事,如同被软禁一般—因此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等到不耐烦了,就耍出计策,要逼使“中国政府的所有执行者”陷入违宪的处事。

  他们实行的计策,就是故意去到处交结一些“外国人”,甚至也引诱进入“中国各处龙族辖区”,做出和他们为伍的生活举动。用意是要挑衅“中国政府”,逼迫所有政府官员做出违反道德的政策(以霸道的行为来压制),公然压榨他们中国龙族群的权利—这样一来,就能显明让“世界各国”知道中国龙族的境遇,他们中国龙族群才有理由做出公然造反的革命,而设法推翻“中国政府的统治权”。

  △这就是“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后来实行的计策。

  而中国政府的执政者(中国鼠者),也随后就接到“各处龙族辖区”传来的密告,说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又像曾经一样公然引进多处的“外国人”在为伍,有勾串要造反的嫌疑。

  就这样只是嫌疑的密告而已,竟然也使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一时怒火中烧,也不查究真伪,就马上紧急在“中国内阁召开机密会议”,且做出过于迫人的决策—计谋要把曾经“授权给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之管辖权”收回,并将这些中国龙族的带头者撤换掉,由“中国政府”直接全权负责治理中国龙族群

  ▲此种决策,确实是有问题!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智谋不够,竟然这样轻易就中计!这次决策的处事,确实是靠着他目前的势力,而莽撞做出霸道的规范。

  尤其在事后,突然在“中国内阁”有传言出来—说这次要撤换“各处龙族辖区的管辖权”,用意就是要彻底斩断“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不给他们有机会再度去勾结“外国人”来侵略“中国周围辖区的领土权”;重点说是要让世界各国没有权力干涉中国内讧的事!

  于是在中国政府还未动作之前,“所有中国龙族”辖区就已得知这种不轨的消息了!

  中国龙族反而很冷静,没做出任何回应,如忍气吞声在观望的状态。

  此景:这些“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会这样忍气吞声在观望,其实那是有动机的—因为他们被逼到已经提前暗中勾结多处“外国的兵马”,并且也安排好要如何对抗“中国政府”的攻击!只是按兵不动而已。所以他们会不做出任何回应,就是在等待“中国政府”的动作,若是敢发布要废除他们各龙族辖区的管辖权时,就要同时发动联军来攻入“中国的领土内”,推翻“中国政府的统治权”。

  他们就是如此备战在等待,而且事后过没多久的时间,果然“中国政府”真的发出公文,要召见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去会商;但是此公文的内容很异常,竟然不是要废除他们“各龙族辖区的管辖权”,而是要和他们协商:如何共同调整“中国周围的各处龙族辖区”,来规划总合一统的管制法。

  原来就是要把他们各处龙族辖区的带头者,全部改革总合成为只有一个授主权;要让他们自行去实施竞选,推出一位来当执掌全部龙族辖区的总理者。

  公文内容的最后启事,就是命令他们去会商时,必须携带“各自管辖权的官印”,约定协商日期当日必定要到—若不到者,就要以叛国的条例来惩治他们。

  【发生世界末日的原委】

  前述中国政府的公文,确实也让“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怀疑,认为有欺骗的意味。所以会商的时日已到,竟然“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都坚决不去赴会,并且全都在各自龙族辖区做好应战的布局。

  △不过当日在“中国政府”那边,所有内阁的职权者,大家都在等“各处龙族辖区的带头者”去赴会。

  等到太阳将落,天快黑的时候,却连一位“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也不见踪影。

  “中国政府”方面早就有预料可能会有这种局面,只是没想到竟然会连一处辖区的带头者也没有赴会。

  ▲于是当天的晚上,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对于“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全部联合反叛的行为大动怒,怒气中一时糊涂起来,等不了隔天,就即时召开“中国内阁的紧急会议”,同时也马上做出决策—决定出征去逮捕所有叛国者。

  但是会议完之后,竟然这位后进的中国鼠者,他突然起意(怕夜长梦多)—随后下令调集领域内的所有兵马,而他亲自率军趁夜出发,往“各处龙族辖区”进兵。他的动机是要极端使出深夜突击的方法,去逮捕所有叛国者。

  当他带领所有兵马已起程在途中时,突然整个明朗的夜空,竟然一刹那之间变成了乌云密布的景色,而且也渐渐开始出现刮风下雨的现象。

  当时这种异常之景,确实也使这位带领所有兵马的中国鼠者感觉有不祥之兆,故临时下令让所有兵马就地停顿;且他也在观望,考虑是要继续进兵、还是要撤退、或是改天再做打算。

  结果:他观望了一个时辰,风雨也没有更加剧的情况;就这样也使他茫然的认定,这只是临时的气候变化而已。因此,他就坚决选择连夜进兵去突击。

  当时他确实是抱着“赶尽杀绝”的心态在行动,就再度下令兵马起程前进。

  就在大家连夜行军的赶路,也将快接近第一处“龙族辖区”的界限时,忽然整片天空一直不断的在闪电,同时也狂风怒卷起来,把所有兵马卷到东倒西歪、人心惶惶的一片慌乱……最后整个大地的四周围,也渐渐云消雾散,变成了一片黑漆漆的情景;且整个空间的气温,变得很闷热,空气突然像被压缩、瞬间停滞的宁静……

  就在这种令人恐慌的怪异情景下,中国鼠者看到这种无法预料危险程度的情景,就下令让所有兵马暂时在原地扎营休息,等天亮再起程。

  【全军覆没的过程】

  就在“中国领土周围的各处龙族辖区”,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他们早已接应“多处外国来的兵马”,分配安置在他们“各处龙族的辖区内”,而且全部也都安排好要对抗“中国政府”起兵来临的应战。

  不过他们当时也是遇到很大的困境,就是和中国鼠者的兵马途中遇到变天之情景一样—只是没有中国鼠者和他的兵马在荒郊野外所遭遇的那么严重而已。

  再说起那些“多处外国来的兵马”,会这样愿意从远方飘洋过海来支援“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一起对抗中国政府—其实那是有动机的!因为那些“多处外国来的兵马”,是多处的“元首”所命令而派来的,目的就是要趁人之危,来侵略“中国的领土权”;此况确实是要产生一场贪图的恶战。

  所以当时那些“多处外国来的兵马”和“各处龙族的兵马”,都是在等天亮,就要起程去互相配合,联合兵力直接攻入中国的领土内,推翻中国政府的统治权。

  而中国鼠者领军的兵马,也在等天亮要起程。各方的兵马,竟然大家一等就等了好几天也不见太阳出现,而且整个大地的四周围,依然遍地还是黑漆漆的情景。

  尤其各方的兵马都已经把粮草耗尽、饥饿不堪;就在这种慌乱的情形下,大家正准备要各自撤退的时候—突然发现!接近龙族辖区的界限处(中国整个领土周围处),一直喷射出白色的巨大浓雾,并且在喷射处(如同地皮裂开的缝),透出水银般闪耀的强光,四散光线、照射四周围的景物,如同快要天亮一样!

  当时各方的兵马,大家看到有光芒出来,就茫然地把它当作太阳要出现的状态。于是,大家也振作起来,急忙到处去找食物充饥;并且也不打算撤退了,而要继续准备作战。

  就在各方兵马陆陆续续在起程的时候,突然从四周围的浓雾中,传出很大的巨响声,且连续好几次,如同爆炸声!一时也使得各方兵马都以为进入战场,敌军开战了!大家就地散开要应战时—忽然整个地皮就一直传出锯物的割裂声,而且也感觉到持续的震动—不过,各方兵马都认为是对方在发射炮弹的轰隆声及震动。反而各自警戒着备战的状态……

  在这种严密提防的当下,突然整个空间如同空气被压缩般地停滞不流通、气温很闷热,瞬息之间—整个领土的地皮面就不断地剧烈摇晃……过了一会儿,居然传出如雷地爆裂声,此起彼落,地皮裂开了!

  这是“各处龙族辖区”所有界限处的地皮,全部被震裂、割断,随着海啸脱离“中国领土”—为脱离母土,各个龙族辖区如此各自分散,往边远处而去。

  ※前述的过程:这就是当代“世界各国都全军覆没”的实况。

  不过当时他们全部是有不同的死法—此况有“三方面”的真相!

  ■第一方面的死法:就是“中国政府的所有兵马”,他们当时是在自己领土内的界限处;但是还没有大地震之前,他们全部的兵马,都事先遭受到气温急速围困的压缩,而活活的闷晕倒—且一息奄奄时,才接着发生大地震;所以他们全部的死法,确实连最后的挣扎也没有,就这样见不到太阳而全军覆没。

  ■第二方面的死法:就是“中国领土周围的各处龙族辖区”,为“所有中国龙族群的兵马”,他们当时突然发现领土内的界限处,开始一直喷射出白色的巨大浓雾,那些“多处外国来的兵马”看到情况不对劲,就马上抛弃“所有中国龙族群”,且全部急促撤退而逃。剩下“所有中国龙族群的兵马”,就各自待在各自的龙族领域备战。结果,如雷的爆炸声,伴随着天摇地动的大地震,把“各龙族辖区”所有界限处的地皮面震裂、全部割断,随着海啸脱离“中国领土”;所以中国龙族群全部兵马的死法,确实连开战也没有,就这样被大地震把他们全军覆没。

  ■第三方面的死法:就是那些“多处外国来的兵马”,他们当时突然发现中国整个领域上的情况不对劲,就急促撤退,各方兵马就各自“搭船”逃离中国的领域;他们各自的船只在海洋上航行不远,就被大地震伴随而来的海啸巨浪,把他们全都卷入海底。

  所以外国的兵马,确实还没贪图到,就这样被海啸把他们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