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历史》近代的世界经济争霸战-[6](中)

近代的世界经济争霸战(中)……

  【全国民变的大暴动】

  △当时英军时常拖出这些“贩毒的带头者”游街示众的行为,居然也引发了全国民变的大暴动!

  起因就是这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贩毒者,大多是“各处党派的带头者”;他们被抓、游街示众,也引发其拥护者的不满。这些党派的各个族群,为了要劫走他们被羁押的带头者,大家也成为“反抗份子”,时常在“煽动与操纵各处的人民”,也使多处的人民时常集会而起哄,在抗议“英国政府”是不轨的法治。

  过没多久的时间,英军又把一些“贩毒的带头者”拖出来游街示众—但在途中,就有“反抗份子”混入人群中鼓噪、煽动围观的民众,把群众带动起来和“英军部队”发生大冲突,并同时很快就引发到全国民变的大暴动;就在这个时候,“反抗份子”也趁势劫走他们各自的带头者了。

  事后,全国人民还是继续不断的在暴动。

  英国羊者眼见全民暴动的乱象,就亲自带领众多的兵马,出征到各处镇压所有乱党的暴动情形。

  之后,英国羊者又召见各处“所有党派的带头者”,协调让大家和平相处之方式;多数“党派的带头者”,就提议要“各自独立自治”的制度,作为和平相处的解决方法。

  结果,此次协商“英国所有党派的带头者”大家都谈不拢,无法达成共识,不欢而散。事后,竟然有些“党派的带头者”就带着各自族群,从此迁离英国领土,去“美国的某些辖区”定居了。

  ▲至于“美国政府”为何要给“英国这些意见不合的党派族群”入境迁居到美国领土呢?其实这是美国狗者的计谋。

  此因,就从这次“英国有些党派的族群”会迁离英国领土的原因来说起:其实英国后来会发生这种全国民变,大部分都是“美国政府的执政者”所搞出来的结果。原来这位美国狗者他早已介入英国,在暗中“煽动与操纵”英国“各处党派的带头者”—才造成“多数党派的带头者”都和“英国政府”意见不合的撕破脸。

  在这些“党派的带头者”正和“英国政府”起哄要“各自独立自治”的状况下,竟然美国狗者就趁势站出来,假借要帮助调解英国这些要“独立自治的党派”,但却建议他们迁离去外地,作为各自党派、各自独立自治,去打拼各自经济基础的处事。

  尤其在各个党派听着“有意”的同时,美国狗者就即时提议,可提供美国的某些辖区,协助“英国这些意见不合的党派族群”迁居去“美国的某些辖区”当修行处。

  结果,经由美国狗者这样煽动与操纵的搞鬼,才造成“英国有些党派的族群”,就从此迁移到美国的辖区。这是美国狗者的计策,用意是要利用英国羊种族人,来直接控制去当“美国政府”扩大经济发展的助力;所以他才设局,让“英国这些党派的族群”不知不觉地傻傻进入美国领域。

  【美国和英国的阴谋诡计】

  ※本段首先提示:美国为何要把英国拱出来当东洋地方的经济霸主呢?以前美国的领土又为何是英国的殖民地呢?其实这全都是有内幕的阴谋。

  ▲此真相的过程—就从前述最后的情况来接续:当“英国这些党派的族群”,入境在“美国的辖区”修行后,经过了一段时期,两国的政府都已换了执政者。

  不过美国英国这两方新上任的执政者,还是互相继续在争取“世界经济”的霸权。尤其这两国后进的执政者,更是积极的来往在秘密商讨—要如何才能让他们“两国的其中一国”,先取得“世界经济霸权”的地位。

  美国狗者就向英国羊者表明他的见解:若是要靠单独一国的努力,能取得“世界经济的霸权”,那也只是一时而已,绝对不可能长久;因为世界其他各国必定会出现有些国家,也是同样以“经济发展”来夺取霸权的事实;所以必须要有“两大国”能互相密谋地配合,才能有稳固的霸业。

  美国狗者很坦白地说:就是要英国能配合美国,互相一起合作来争取“世界经济霸权”的地位。

  不过,英国羊者也明白美国狗者的处事之后,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似乎是意见不合的样子。

  △事后,美国狗者为了要使“美国政府”将来能独占“世界经济霸权的地位”,便设局要让“英国政府”来和美国做出不谋而合的处事。

  怎样设局呢?美国狗者使出更大方的手段,开放多处“美国的某些辖区”,让“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去作为自由修行的出入处。

  这是美国狗者耍出“无条件让英国羊种族人移居到美国”的计谋,让他们进入美国领域去开垦与建设。

  之后经过一段时间,居然美国狗者很不客气地对英国羊者施压,直接指责“英国政府”是无能管制“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而让“有些党派的族群”在外处却懒散的修行。

  英国羊者被指责到很难堪的同时—美国狗者就趁此改变话题,提议要英国羊者配合“美国政府”,互相合作来夺取“世界经济的霸权”;还说若英国不愿配合,那就把进入美国的“所有英国党派的族群”,全部撤出美国领域。

  英国羊者突然遭到美国狗者的这种提议,确实也使英国羊者一时无从选择—“美国和英国”才因此互相做出‘秘密协约’,共谋夺取“世界经济的霸权”。

  ▲但是他们两国有什么‘秘密协约’呢?这个内幕,就从美国狗者来讲起:其实美国狗者能让“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密切的合作,而且还能使“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死心塌地的为“美国政府”卖命,确实是有美国狗者过人的策谋能力。

  此原因:美国狗者英国羊者互相协调在耍出“秘密的计谋”,就是“美国政府”故意在表面上装傻让英国来统治,而且美国狗者还故意对外宣称“美国是英国的殖民地”。

  为何美国狗者要这样欺骗全世界呢?有两个用意:

  (一)提高英国的身价,才能把英国推出在东洋地方当上“经济霸主”,也才能让英国有资格,把‘英国的本位货币’推出代表“东洋的国际通货”。

  (二)美国狗者要利用“英国有些党派的族群”,去替“美国政府”做一些“违反人道”的处事—就是要他们去非洲虎种族人的地带,绑一些“黑人”回来贩卖给美国狗者当奴隶。美国狗者要运用“黑人奴隶”在东洋地方到处开垦油矿,来提炼钢铁及制造武器,发展机械工业,作为“流畅贸易的外交战”。

  △所以美国狗者最大的阴谋,确实是要利用“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让他们不断傻傻地去到处替“美国政府”打经济基础。

  但是为何要让“美国政府”假装给英国统治呢?这是另有用意—美国狗者自知其所为有些是非法的行为,怕引起公愤、成为世界公敌,所以他才计谋表面让英国统治,目的是要利用英国当挡箭牌,把所有罪名推给英国去承担。

  ▲尤其“美国和英国”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这两国的秘密协约,既然两国能合作,确实是互相有做出隐密的条件。

  首先就是—美国狗者会设局把“英国政府”拱出在东洋地方当上“经济霸主”,所以英国才愿意秘密配合帮“美国政府”去打前锋的经济战。

  再来就是—“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若是分布在外地‘经商’,有发生严重冲突的事端,那“美国政府”必须要在幕后做出无条件的撑腰到底。

  在此局外点醒:其实在当时“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会敢到处去〔侵占夺取别国的利益〕,确实是靠着美国狗者在幕后撑腰的霸道—而且至今英国仍旧是如此和美国有这层密谋关系。

  ●就此定论:前文所提的英国羊种族人,就是这样和美国互相做隐密的共谋合作,因此让英国成为东洋地方的“经济霸主”、‘英国的本位货币’成为“东洋的国际通货”。

  以上就是英国在东洋地方当上经济霸主的过程。

  【世界贪图大战的实情】

  ★此段是距今“二百多年前”,而要演变到至今世界各国的情况,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不为人知的复仇记。

  ◎前段已将“英国”的条件表白,接着“美国”是什么条件呢?其实美国狗者是不必条件就可取胜—因为他是在幕后操纵“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让他们傻傻在帮“美国政府”去打前锋的经济战。

  ▲后来,美国运用“黑人奴隶”在帮他们开垦油矿,已经开垦到某个阶段,生产力也足够了;也可说“美国”已经达到打稳经济基础的状况。

  竟然在这个时候的美国狗者,忽然叫“英国”假装做出条约,而公开承认还给“美国”独立。不过,英国羊者竟也敢不遵办,反而还很不爽地和美国狗者起冲突—因此也惹起美国狗者就对“英国”宣战。

  为何共谋的两国还会这样起冲突呢?其实英国并不是为了美国要独立才起冲突;而是美国狗者确实是自私又奸险的处事,引起英国羊者很不服,才与美国狗者起冲突。

  事实的起因:就是在当时“英国”秘密配合帮“美国”打稳经济基础,但“美国”竟然经济打稳后就马上直接表态要脱离英国统治;并且还表态—要把入境在美国领域内修行的“英国有些党派的族群”,全部撤出美国的领域。

  美国狗者对“英国”做出这样的表态,使英国羊者很不服“美国”这种不义的作为,所以这两国的冲突是这样而起。

  △重点:其实“美国和英国”这两国的冲突,并没有真正的对战,只是双方在做出“兴风作浪”的口头宣战而已。

  不过这两国搞紧张的局面—确实也惊动东洋方面的所有国家;而且当时东洋有些国家,也不知“美国和英国”这两国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冲突?尤其这些“不知情的国家”,竟然只看表面的局势,就各个都认为英国是用霸权在统治美国,而美国是为了要独立才对英国宣战。

  于是这些“不知情的国家”,都挺身而出要支援美国独立之战,也让英国处于孤立的状态。

  ●当时英国羊者看这种“假戏真做”的局面也感觉好笑—英国羊者就这样礼让美国狗者,同时互相再度‘秘密的协调’,并做出表面上和解的条约,就让美国狗者自行去耍弄他们“美国”要独立的宣言—〔也骗取一些不知情的国家,进而支持他们美国独立〕。

  【事后近世的演变】

  ※首先提示:“美国和英国”又继续共谋,互相搭配地耍出‘文武并进’的计策,进行取得“世界经济霸权”的计划。

  是谁在当主导者呢?其实后来两国的合作,是以“一主内、一主外”的方略在进行—就是美国狗者他在幕后操纵,而英国羊者他是往外在推展。

  ▲就从当时“美国”的计策来谈起:其实这是前文所提的美国狗者,为了要使他们“美国政府”将来能独占“世界经济霸权的地位”,而处心积虑地在策谋,向“世界各国”耍出‘阴谋巧毒的计策’……

  美国狗者事先在他们国内,运用“黑人奴隶”在大量生产某些高科技的战备武器;然后美国狗者就靠着美国制造的战备武器,而在幕后操纵“世界某些国家”,使有些国家因此开战。

  此用意:美国狗者的策略是“不直接去和外界对敌”,而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若有某方国家要起战争,那他就会趁势介入去贩卖战备武器,或耍出供应战方的某些战备武器,来换取战方某些利益的条件。

  (此况确实至今还是美国赚取暴利的方略,美国依旧是专门在搞军火、煽动他国情势不安,趁势强力推销军售。)

  △但是美国狗者是怎样搞“经济扩大发展”来使他们“美国”取得如今“世界经济霸权”的地位呢?

  此过程就从前文所提“美国和英国”再度做出‘秘密的协调’来说起:其实这内幕虽然是互相要继续共谋争取两国的利益;不过美国狗者根本不可能会为英国的将来着想—因为他老早就在策谋要独占“世界经济霸权”的处事。

  尤其美国狗者英国羊者所提出进行的方略—都是美国狗者他自私的鬼主意,他在幕后当“主导者”,也实际操纵“英国所有党派的族群”,分头去各处国家(进入各国的市场)在做买卖。

  ▲前述是当时英国羊种族人进行和各国做买卖的形式,表面看起来是很单纯的生意来往,但实际上他们是在观察各国人民修行的状况—就是在打算他们将来要扩大经济发展的路线。

  此景也经过了一段的时间:美国狗者也了然“世界各国”修行的状况,而且他也看好要计谋去侵略的对象—就是“地球中央大领土的国家”—此地是中国鼠种族人中国龙种族人的修行处。

  为何美国狗者要计谋去侵略“中国”呢?原因出在:当时“美国”他们东洋地方的“英国、法国”等多处国家,都时常向“中国”采购大量的物产;但是“中国”却很少向东洋地方的国家购买东西。

  因此,“英国、法国”等多处国家的钱财都被“中国”赚去—但东洋地方的国家,却无法赚到“中国”的钱财。

  这就是美国狗者计谋去侵略中国的原因。

  【不轨的侵略法】

  ※在此先提示当时“中国整个领域内”的情况:这是在美国宣言独立之前,也是中国已改朝为‘中国清朝的时代’,而且是由中国龙种族人在执政。中国之前一直都是中国鼠种族人在执政,到此年代,为何中国鼠者的政权,会被中国龙者推翻呢?

  就是当时中国鼠者的内阁,有些“智囊团”时常提议要制裁“中国多处龙族的带头者”—有不轨在乱交结外国人进入中国辖区,和他们做出为伍的处事。

  而这些“智囊团”后来却公然联结组成“客家鼠族群”,且他们和中国龙种族人的理念很不合,时常把中国龙种族人当作不是人地任意屠杀。

  前述“客家鼠族群”,就是中国鼠种族人组成的“智囊团”,因为不想让中国龙种族人了解他们在沟通什么,就私下把‘语音大改革’创造出“客家语音”的沟通法;此举也惹起“自己中国内阁的职权者”的不满,有些不爽者就时常在内讧的对立!就是在这样内阁分裂的内讧局势下,被中国龙者藉机很不满地大暴动,而去推翻中国鼠者的政权。

  △前述的推翻法:这是“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各个有不轨的联合,去勾结日本猪者德国兔者—尤其“日本和德国”这两国是老早就有来往联盟了,也是互相配合,要以“科技的产业”来作为扩大“经济发展”,好争夺“统治世界”的霸业。

  在当时的日本猪者德国兔者,早已和中国鼠者有通商条约的往来;但这两国会愿意协助“所有中国龙族的带头者”推翻中国鼠者的政权,也是有条件交换的一面—原来日本猪者德国兔者中国龙者提出的条件,就是要在“中国某些辖区内”能够自由经商的出入。

  ▲中国龙者推翻成功之后,就改朝称为“满清政府”的时代。此时中国的“客家鼠族群”怕被中国龙种族人做出清算的报复,就四处流窜地逃亡,有些就逃到台湾—此为台湾有客家语的起源。

  再叙“满清政府”在统治的情形:当时中国龙种族人都要留辫子的原因,就是要和中国鼠种族人在切割的对立。那些清朝的官员,最喜欢搞‘龙’的图腾象征,就是有“龙袍、龙殿、龙椅、龙旗”等当吉祥物,此“龙”是自古就编撰幻想出来的兽物,并流传至今的概念—实际上在宇宙有史以来,绝对没有“龙”这种生物的存在;十二生肖中的“龙”是指“龙虾”,特此澄清人类对“龙”的迷思,以端正视听。(同理可证,民间宫庙及道法、堪舆之士,所言之凿凿关于“龙”之处事,智者自能识破其骗局之所在。)

  【美国狗者侵略中国的诡计】

  △接续前述,美国狗者是怎样计谋去侵略中国呢?

  美国狗者是耍出煽动的计策。他主使英国一些和中国在做买卖的商人,去暗中搞贩卖“鸦片烟土”的交易,在赚取中国人民的钱财。

  但是美国狗者他自己要搞什么利益呢?其实虽然他是在幕后给英国撑腰,但美国是在等英国商人进入中国市场后,把中国的民生经济搞乱,让中国的“满清政府”中计,去做出和英国起冲突的行为时—这就是美国狗者等待的时机,才可趁势站出来搞“渔人得利”之处事。

  ▲前述的过后,这些英国商人很快就在中国内部暗中搞起贩卖“鸦片烟土”的市场,经过不久的时间,就让中国多处地方的人民,大部分都是公然在吸食“鸦片烟土”,且似乎没有政府重视管制的状态。

  其实当时“中国的满清政府”,是有实施这项“禁止吸食毒品”的管制条例;但问题就出在“中国清朝的地方官员”,大部分的官员,都有收取英国商人的贿赂,所以才会放任这些英国商人,任意走私“鸦片烟土”等毒品进入中国,贩卖给中国人民在吸食。

  △此景更不轨的出现:当时在中国市场经商的有些法国商人,他们居然也跟着英国搞起贩毒的处事。尤其这些英国和法国的商人,竟然到后来也很嚣张地搞起大量走私“鸦片烟土”的勾当,公然进入中国和“中国清朝被贿赂的官员”在直接交易;并使“清朝官员”也跟进在贩卖毒品—似乎在帮外国人大力推行“中国人民吸食鸦片烟土”,官商勾结的腐败,处处可见。

  中国的不幸:最后整个中国,被这些外国商人搞到‘上至官员下至百姓’,都沉迷在“吸食鸦片烟土”的状态;甚至中国大部分的人民都不务正业,各个都不择手段地在弄钱买“鸦片烟土”吸毒的乱象!因此整个社会风气败坏、治安很乱。

  ▲中国在这种情况下—当时“中国满清政府的执政者”(中国龙者),他在得知之后,也很震怒地马上就下令调集全国“各单位的军队”,去埋伏在“所有外国商人”时常走私“鸦片烟土”等毒品的港口。

  果然在当时,“所有外国商人”走私“鸦片烟土”等毒品的船只,也正好进入中国的港口—就这样被埋伏在港边的中国军队逮到,并且把所有船只上的大量“鸦片烟土”全部没收,当场就被“中国清朝的军队”把它烧毁。

  然后中国龙者也立刻做出公告,严禁所有外国商人在中国贩卖毒品!否则全部驱逐出境!

  【不轨的鸦片战争】

  ※这段战争的起因:就是在当时中国龙者下令让军队去将“所有外国商人”走私的“鸦片烟土”全部没收,且当场把毒品全部烧毁的处事—引起东洋方面的英国羊者法国马者美国狗者的抗议,竟然都很不爽“中国满清政府”的做法。

  尤其本来“英国、法国、美国”就有计划要侵略中国,遇到中国这种做法,也使他们能藉机来联合起兵,向“中国满清政府”宣战—其实他们这种走私毒品的不轨行为,确实在起初他们也只是互相争论不断而已。也可说,当时他们根本没有正当的理由宣战,也不敢宣战,因为也怕被国际批评与讥讽、指责他们三国是很霸道的种族。

  当时被烧毁的“鸦片烟土”,损失最惨重的就是“英国”。起初英国羊者得知英国商人的毒品被中国没收烧毁之事,他就派出“英国官员”,去向中国龙者提出要求赔偿的处事。

  而当初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双方都有意要互相私下和解;只是中国龙者在拖延时间,要等东洋地方的国家来向中国采购大量的物产时,用这笔赚取的钱财,再做于赔款“英国商人”的解决方案。

  △但是后来为何会真的开战呢?这是“整个中国内外区域”的所有同类种族人,各个派别不合、无法团结抵抗外敌—而导致的下场。

  就从“中国满清政府的执政者”—中国龙者来说起:自从中国龙种族人在执政,内阁就产生了很多派系,互相不合地在争权夺利,也让“中国内外各处辖区”的所有同类种族人都很不服“满清政府”的政策。也可说“清朝政府”的执政法,让中国鼠种族人龙种族人都很不满。

  此因就是“满清政府”的政策,是一种强制主义的执行法,限制与干涉百姓的私生活太多。在这种管制的情形下,也造成中国有些派别的族群都不想让“满清政府”统治,时常和政权者在对立的处事。

  这些“派别的族群”,为了不让“满清政府”干涉他们太多,大家都各自有勾结“外国人”在中国辖区和他们互相为伍的修行。这是在“消极抵抗满清政府”的作为,而且有多处辖区“派别的族群”,是在靠“外国人”暗中撑腰,类似在设想要造反去推翻“满清政府”的情形。

  ▲接叙“会真的开战”之重点:当时中国各处辖区“派别的族群”和“满清政府”无法合作,“满清政府”确实是处于内忧加外患之景。当时执政的中国龙者,严禁“外国商人”贩卖毒品的公告—恰好被美国狗者逮到机会!美国狗者就在幕后指使英国羊者,不要那么快和中国龙者和解“鸦片烟土”之事;而要英国羊者先煽动他们“英国商人”,在中国市场去捏造一些商务的事端,来针对“法国商人”做出双方起争执的冲突。

  事发之后,美国狗者就借端出面,假意来协助“英国和法国”之争,而让他们这两国直接起兵在中国周围的辖区,来假对战真开炮的演法—他们这样的举动,也引起中国龙者很不爽,直接出面指责英国羊者法国马者有不轨之处,就这样大家都起冲突,而激怒中国龙者英国羊者宣战。

  ※确实“中国满清政府”是中了美国狗者所计谋之战。结果这场战争对战没多久时间,“中国清朝的军队”就被打败了。会那么快败战之主因,就是在一开战时,中国多处辖区各“派别的族群”,大家都不愿意帮“满清政府”出战,所以才被“外国人”这样轻易就打败。

  △但是,为何英国羊者会这么快就能战胜呢?其实这场战争是美国狗者老早就布置好的战略。

  起初,美国狗者主使英国羊者而让英国商人去向“印度猴者和印度鸡者”购买“鸦片烟土”等毒品,来暗中贩卖给“中国人民”吸食。

  同时,美国狗者就在幕后给英国羊者撑腰,并共谋购买在印度制造的“鸦片烟土”等毒品—就这样沿路向印度购买毒品,也沿路一直侵略“印度猴者和印度鸡者及非洲虎者”的某些辖区,来当英国的殖民地。

  此景:确实在当时的英国羊者,他是沿路向印度做买卖,一路上顺路径而占领多处的某些辖区—就是沿路一直布置当他们英国的殖民地;而且是沿线布置到“中国周围”的某些辖区之处。

  为何英国要这样占领他国领域呢?原来这是“英国和美国”起初在计谋要侵略某些国家,而事先所布置的战备基地。当时他们在到处占领的辖区,这些辖区内就有很多非洲虎种族人在活动—这是美国狗者早已暗中有先解放很多“黑人奴隶”,而把这些黑人以“佣兵制”在训练,运用在战场上。

  重点:当时“中国清朝的军队”和“英国的军队”双方交战时,居然后来英国的队伍,出现了很多黑人加入作战,且还很凶猛的进攻,所以“中国清朝的军队”,就是这样抵挡不了才被逼退而战败。

  ※事后不轨的条约:这是双方停战的同时,英国羊者就向中国龙者提出和解的条约—要求“中国满清政府”开放多处的港口、放弃“关税自主权”、且要承认“治外法权”;此外还要同意补偿当初所没收“鸦片烟土”等毒品的金额。

  竟然中国龙者也接受这种不平等的条约。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真相】

  ▲后来会引起了“世界大战”的情形—这就从前段停战的英国羊者法国马者美国狗者事后更不轨的一面来说起:在他们起兵要攻入中国的领域前,他们事先就把中国周边的一处离岛:‘香港龙族辖区’占领去当作战的前线;然后就这样当跳板,才能顺畅攻入中国的领域内!

  此景:于是这处中国周边的‘香港龙族辖区’,在当时停战双方和解之后的英国羊者,他并不撤兵,还很霸道地把这处‘香港龙族辖区’霸占去当他们英国的殖民地,也就地当英国的“战备基地”;以及当作他们东洋方面的商港,在经营他们“关税”的私益。

  △前述的情况,后来会发生了“世界大战”的事端—就是从这处‘香港龙族辖区’而引发起来的。起意:就是在当时的英国羊者,他这样霸占中国领土权的做法,却引起(前文所提在“中国某些辖区内”能够自由出入经商者)日本猪者德国兔者的不满,他们看不爽“中国满清政府”这样软弱,就也向中国龙者提出要他割让中国某些辖区给“日本和德国”当殖民地;否则他们两国也不再给中国龙者撑腰。

  在当时的日本猪者德国兔者提出这种要求,确实也使中国龙者进退两难;但最后就造端互相矛盾的结交。

  【事后牵动全世界战乱之景】

  ※这是前提的过后没多久时间—于是日本猪者德国兔者为了在中国领域内经商的利益,却争霸向英国羊者法国马者宣战;但是这双方起兵交战的战场,竟然是在“中国与韩国”周边的海域内,且遇战一段时期!

  这双方遇战的场所,确实是很不尊重“中国与韩国”的海域权。

  ※此景的战况!导致“中国与韩国”的经济崩坏;这两国的经济,受难最严重的就是韩国蛇种族人—尤其当时“韩国政府”而在执政的韩国蛇者,看到韩国受到这种经济崩坏的情况,为了要救护他们韩国的经济能安定,就暗中去交结邻近的俄国牛种族人;因此和当时执政的俄国牛者,双方暗中做出“商务”的交结。

  ※至于韩国蛇者为何要“暗中”去交结俄国牛者呢?这是有原因的—在之前,韩国蛇者就和日本猪者有“通商条约”的来往;但在那时两国就有过“商务”的冲突,而且韩国蛇者已被日本猪者欺压在经济制裁的期间中!所以当时的韩国蛇者才会用“暗中”的方式,去和俄国牛者交结。

  ※前述的问题:当时这两国在暗中做出“商务”的交结,被“日本商人”发现而很不爽!于是日本猪者为了自己“经济发展”的利益,不愿让俄国牛者介入阻碍;因此日本猪者就霸道地调兵侵入韩国蛇者的领域—这是在抵触“俄国商人”和韩国蛇种族人的交易。

  ※此道的抵触,惹起了俄国牛者的不满,就向日本猪者宣战。在这双方还没正式宣战之前,其实俄国牛者老早就暗中进兵而跨越山脉,潜伏在中国周围有一处‘蒙古龙族辖区’的里头;这位俄国牛者也是图谋不轨,他是在等待中国若是被各国侵入之乱的时候!他就是在准备要趁势去侵略中国大市场的时机。

  ※尤其这双方正式宣战的同时,竟然“俄国的军队”,就从中国和韩国的分界河—‘鸭绿江’而涉水,直接去霸占中国周边有一处‘辽东半岛的龙族辖区’,当作他们作战的前线;然后就这样当跳板,而登陆韩国周围的某些辖区,并沿路和“日本的军队”在遇战。

  ※于是这双方在韩国领域的遇战,反而把韩国整个领域当作战场在破坏,确实是很不尊重韩国蛇种族人的领域权。

  此景的受害国就是韩国,其经济又再度被导致到萧条的境遇—因此韩国所有“贫困的农民”,大家都很不爽“韩国政府”无法提出有效的对策而造成社会发生混乱!竟是这样、所有“贫困的农民”被不轨党派份子介入煽动,而以口号发动起义造反,要推翻“韩国政府”某些软弱的处事;当时执政的韩国蛇者,他遇到所有农民暴动的状况且无力镇压—因此就向邻国的“中国满清政府”求援。

  ※当时中国的执政者中国龙者,为了保护韩国,出兵去协助韩国蛇者;但却惹起了日本猪者的不爽,就向中国龙者宣战!

  为何日本猪者会有这样的举动呢?原来当初日本猪者中国龙者所结交的约定—就是中国龙者不准干涉日本猪者韩国蛇种族人的处事;更何况当时韩国蛇者的经济,还是被日本猪者在制限的期间中!

  所以日本猪者很不爽中国龙者要出兵协助韩国蛇者之前,没有事先知会日本猪者就出兵;其实中国龙者无心违反和日本猪者之间所结交的约定—但日本猪者却是老早就在计谋要侵略中国大市场的时机,尤其这次是被日本猪者逮到机会而作为藉口,才敢向中国龙者宣战。

  【此况之景】

  日本猪者中国龙者的这场宣战—其实双方并没有真正的大战,只是双方的军队在韩国领域内互相做出抵触之战而已。

  不过这双方的军队,竟然也在对垒了不久的期间中,就突然互相宣告不战而各自退出韩国领域。当时双方会中途宣告不战,其实这各自都有一面不测的问题,才会互相在中途宣告不战—此真相内幕:

  ■(一)此景的中国龙者,他为何不战而撤兵呢?其实当时“中国满清政府”的战备,确实是很缺乏;而且中国龙者在中途会突然宣告不战—就是他和日本猪者在对垒的期间中,却被双方发觉各自有不测之处;于是双方在当时互相协调暂时不战,才各自退出韩国领域。

  至于真正的原因:就是当时日本猪者中国龙者在宣战之前—中国周围有一处‘越南龙族辖区’就已被法国马者在侵略,并且也是老早就已经和中国龙者在交战的状况!

  尤其当时的中国龙者,他兵分两处在交战的期间中,却被他发觉另外有一国—也就是早已潜伏在中国周围有一处‘蒙古龙族辖区’里头的俄国牛种族人—当时的俄国民兵,突然组成军队,竟然出现准备要侵略‘中国北京’的举动!所以当时中国龙者在中途会突然宣告不战,就是撤兵要赶紧回去保护自己‘中国北京’的险要。

  ■(二)尤其先向中国龙者宣战的日本猪者,他又为何也同意不战而撤兵呢?在日本猪者中国龙者宣战之前,日本猪者德国兔者就已经联军,在跟英国羊者法国马者交战的期间中—此况的同时,日本猪者才和中国龙者宣战不久,日本猪者就发觉“英国羊者的兵船”已登陆在中国周边有一处离岛的‘台湾龙族辖区’,且占领去当他们英国的战备基地。所以当时日本猪者会和中国龙者互相协调而宣告暂时不战,就是日本猪者为了要赶紧争夺‘台湾’这处属于优势的战备基地。

  至于真正的问题:其实这是日本猪者在战略上的预谋—当时日本猪者德国兔者的联盟,确实是明显在计谋争取“世界经济霸权”的地位,却又怕面对多处国家的挑战。

  再说:日本猪者中国龙者在韩国这场抵触之战,同时也是“日本军队”已入韩国和“俄国军队”在遇战的状况。为何日本猪者会同意和中国龙者协调暂时不战而撤兵呢?原来是日本猪者事先就和德国兔者已协调,交换作战的对象—这是日本猪者德国兔者所协调的战略,让“德国的军队”在自己方面的地带,去拦截“俄国军队”所要进入日本的战线!因此,也造成了德国兔者俄国牛者双方的军队,互相在抵触一场维护之战的状况。

  此事:所以当时日本猪者暂时不战而撤兵的动机,就是要集中兵力去‘台湾龙族辖区’应战“英国的军队”;结果也强烈把“英国的军队”逼离台湾;然后台湾就这样被日本猪者霸占去当“战备基地”的跳板。

  ※事后之景:当时的日本猪者,就公然霸占了这处中国的‘台湾龙族辖区’,且随后又连续把台湾周边所有大小的海岛,都侵略去当日本作战的掩护处。

  更加不轨之景—日本猪者这样兵分多处在交战,之后不久也产生了“军役”不足的情况。于是日本猪者就下令部属去某些区域,以霸道之举到处乱抓“百姓”当军夫;而抓最多的区域,就是韩国蛇种族人中国龙种族人的区域。

  前述虽然这些“百姓”是被日本猪者以霸道抓去当军夫,不过还是有给他们类似“佣兵制”的待遇;但不轨之处在—被抓去当军夫的“百姓”,是来自多处的不同种族人,竟然日本猪者强迫这些被抓的“百姓”,要主动归化日本人,且还要信奉日本教,不然说是不够尽忠。(日本猪者此举,是一种稳定军心的做法。)

  不过被抓的“百姓”,当然有很多人不服从日本猪者的霸道统治—尤其这种“不服从的人”又为何还会愿意当日本的军夫呢?其实日本猪者是使了手段,遇到这种“不服从的人”,他当场也不动声色,反而另外把这些人暗中集合去协约—内容是要给他们去有些比较不险要的地带,做些防备的工作,而且等到战争结束之后,就有他们该得到的好处。因此,这种“不服从的人”,就是被利诱才愿意当日本的军夫。

  此景的结果:日本猪者耍出拐骗的手段,让这种“不服从的人”而顺从—然而这些人却被日本猪者使出“半拐、半骗、半羁押”的方法,就这样也全部暗中把他们带去前线当头阵的牺牲者。

  尤其这些“不服从的人”忽然全部失踪,也使所有被抓的“百姓”都人心惶惶,不敢不服从日本的强制处事,就陆陆续续地随从日本猪者去印度的地带,和“太阳出口处”的所有种族人交战。

  【就此先定局与说破战争的内幕—然后再讲解后续的情形】

  ※事实上这次“世界大战”,确实是一场“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争夺战。尤其世界各国在当时的交战之景,也是一场不轨牵动的战乱。但是当时这多处国家在混战的中途—确实是突然不谋而合的一致宣告暂时停战!

  为何呢?其实这问题是出在日本猪者德国兔者:当时日本猪者接受“太阳出口处”的多处国家在交战,但却在交战的当中,突然和作战伙伴—德国兔者的双方通讯中断,使日本猪者无法掌握双方的战况;之后的日本猪者,得知德国兔者已被俄国牛者美国狗者英国羊者法国马者这四国,联合而强烈把德国兔者压制!所以交战到中途的日本猪者发觉不测,就即时撤兵,也就如此自然而然的停战。

  至于另一面会停战的情形:就是当时各国在交战的时期很长,导致大家都产生了“经济没落”之景,甚至有些国家已经发生“经济不灵”的状态—因此大家得知日本猪者突然停战而撤兵,竟然同时多处国家也随后停战;这也是在当时世界各国的经济都出了问题,才会心照不宣的跟着停战。

  顺带一提没有加入这场经济争霸战的印度鸡者印度猴者:当时的印度鸡者非常不满印度猴者运用佛教,在印度鸡种族人中造成许多事端,便以自创的另一个教派(回教),在和印度猴者强烈的抵触,残杀了很多领域内的佛教徒,以巩固自己印度鸡种族人去信仰回教的处事。这场杀戮其实比其他各国交战中的伤亡更严重!但是此类牵涉“宗教”的战争,本来就是人类被阴界逃灵利用的操纵下场,属于人类咎由自取的磨难。如此动乱的情势中,英国羊者才能在采购毒品的同时,顺路径征服印度各处辖区来当英国的殖民地;毕竟英国是带着钱和武器介入,当时动乱又贫困的印度各处辖区,很容易就降服于英国的利诱。

  ★在此说破这次会发生“世界大战”的原因:其实这是有内幕者在操纵的!就是前文所提的阴府公决的定例—就是要让人类在阳世间的修行,以【经济】来作为各凭本事去争取“统治世界”的霸业;这也是让世界各国有个争取的目标,才会努力发展经济和科技。所以,当时的“世界各国”是为了利权,才会到处在争霸战。

  此景确实是‘阴府大本营所有公署的执行者’,祂们分派‘灵兵天将’去暗中介入“世界各国的区域”,在操纵所有不同种族人,去各自转进“经济发展”的修行法。

  尤其各自区域的‘灵兵天将’,祂们所操纵的方法,就是把“中国整个大领域”当作大饼,让外围所有国家去争夺大市场的利益!阴府确实是将“世界各国的区域”当作棋盘,让所有不同种族人去竞赛。

  ※至于在当时的“中国”,为何会这样软弱地让外围多处国家随便挑衅而侵略呢?其实不是中国软弱—这是有灵界暗中介入在维护全局的处事!确实这处“中国整个大领域”,也是‘阴府大本营所有执行处’所安排的棋局竞赛地;况且也是阴府从〔天长地久年〕就公决的定例。

  在这处“第三地形”中国的大领域,出生的人类种族都是“正统黄种族人”—因此在这处“中国整个大领域”所居处的生存者,必定要接受应变“外围多处国家”突如其来的挑衅之战—并且是只能守、不能出境作战的修行法;这也是各个当区‘灵兵天将’所暗中介入的定例处事!所以当中国这处的“领导者”必定要有智谋能力很好才可行哦!

  ☆再说:尤其“中国”这处大领域,也是永远不会被外围的国家霸占掉—最顶多只能暂时被侵入且霸占地屈辱而已;因为这处中国每次被外围国家侵入且霸占到糟蹋很惨的时候—就会演变如同前文所述的【古代中国秦始皇—为当代中国的精灵鼠者】,而出现来改革治平的情形。

  这次“中国”的情形,也是不例外—〔阴府〕老早就已派下曾经那位【当代中国的精灵鼠者】,也再度投胎诞生在中国某地区,并到处“提倡人民运动”且“招兵买马”在起义,进行和平奋斗拯救中国的处事;甚至这当中也把“中国满清政府”的政权推翻掉!改为“中国国民党”在统治。

  前述的出现者—他就是【早期中国孙中山—为当时的中国精灵鼠者】!尤其当时中国精灵鼠者培养了两位得意门生—就是【中国毛鼠和中国蒋鼠】,而这两位在当时也随着中国精灵鼠者到处起兵去驱逐霸占中国领土的那些外国人。

  可是中国精灵鼠者奋斗到革命阶段完成—这事后过不久的时间,他也操劳过度就病倒而回阴府去了!其实【早期中国孙中山】会这样早回阴府,那是有他往后还要再度进行“整修天下民间更重要的任务”;所以他是“原本预约投胎人类执行治平任务的任期”已到(当初精灵鼠者在投胎前就已约定此任务的期限为一甲子),要趁早回‘阴府大本营’筹备—包括安排中国蒋鼠来台湾保留【繁体中文字】、保护台湾而巩固中国大陆的根—因为台湾是阴府规划给中国这块大饼之地的守卫兵,也是战备优势之地,各国都想占领台湾以图谋进而侵略中国。

  重点:为何如此安排呢?原来孙中山就是‘阴府的执政者’—中国精灵鼠者(祂在阴府已当选、连任执政者无数次,每回投胎执行治平任务,回到阴府就会直接接任执政者的职位)。

  下部,中国精灵鼠者再度投胎诞生在台湾,执行将“人类修行的真相”公诸于世之任务;请读者自行查阅《人生大挑战》便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