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挑戰》我親身參與陰府執行人類的運作法-[25](上)

我親身參與陰府執行人類的運作法(上)……

  ◎話說我隨太陽運行到「沼泥界」,方知太陽在氣壓支柱裡排放的廢料物,就是產生「石油、黃金、鑽石」的來源……突然歐魯接到電磁波傳訊,是來自臺灣北區的陰間地府處,說有人正在砸元老的住處窗戶(是我的前妻)。為杜絕後患,我和鍾馗便搭乘飛碟,趕回陰間地府處

  (〔陰府〕是以地域劃分四個方位,在各地區設立陰間地府處,以執行管理當地萬物的生死循環作業;以臺灣地區為例,就有北、南、東、西四個方位的陰間地府處。)

  在回程,我發覺鍾馗怪怪的,祂看起來行動有點僵硬、遲緩……

  我說:「老鍾,你怎麼啦?看起來像機器人走路吔!」

  鍾馗扭扭身子說:「沒事,我只是累了。元老,靈體也是要休息的,通常是工作十二小時就得休息;今天隨太陽遊考的時間,已經過了近二十四小時,所以身子就會有些僵硬。」

  「咦?」我疑惑的說:「那我怎麼沒感覺?歐魯祂們太陽星君不是工作二十四小時才能休假三天嗎?」

  鍾馗:「元老你是因為平常有人類的軀體,偶爾出禪用靈體行動,相較人類軀體是輕鬆得多,所以你比較沒立即的感受;靈體十二小時要休息,等當鬼當久了,就會感受得到啦!」

  祂又說:「歐魯(太陽星君)雖然是工作二十四小時才休假,但是祂們也是每十二小時會輪流稍作休息。」

  我理解地點點頭,說:「就像我做油漆工程時,中午吃完飯,一定會給工人休息睡個午覺—一樣的道理。」

  鍾馗:「沒錯!渡畜牲者也是下午四點開工到早上四點,十二小時就得休息。」

  說著,我們已經到達陰間地府處了。換掉軟皮衣後,我對鍾馗說:「老鍾,你也累了,去休息吧!我回去處理囉!那個瘋婆子,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我先走了。」道別了鍾馗,我沿著線道離開陰間地府處;到了地面,我的靈體已由果凍狀溶化成氣體狀,離地三寸的飄行……

  才到了北投附近,一個渡畜牲者已經一臉慌張地在等我。

  渡畜牲者跟著我邊走邊解釋:「元老,你的前妻在砸你的窗戶玻璃,我們有在保護你的軀體,你住處周圍有五個渡畜牲者在顧著;不過,因為對方是你的前妻,渡畜牲者也不太敢傷害到她的軀體,所以,還是通報您回來處理……」

  我了解,祂們渡畜牲者奉令保護我的軀體,若是宗教份子之類惡意來找碴,渡畜牲者都會執行保護令,來意不善者根本是達不到目的。(我出禪之後,才知道陰府安排渡畜牲者給我的保護—例如:我脫離黑社會後,在做油漆工,有個叫小李的,帶了扁鑽要來我住處尋仇,卻莫名摔車,扁鑽刺進自己鼠蹊而死,我還到醫院去探視他;另一個也是黑道份子,綽號長腳,一出獄就來尋仇,帶著汽油桶想來放火威脅我,結果人還沒到、在半路就自己去撞砂石車當場而死。這兩個都是事先打電話來嗆我,事後人死了,家屬還打電話問我:「人來找你,怎麼不見人影?」)

  這回,對象是我的前妻,祂們渡畜牲者有所顧忌,也是正常的;該靠我自己好好解決她的無理取鬧,否則後患無窮。

  到了住處,我前妻已經離開了。守衛的渡畜牲者告訴我點滴已經滴完了,要我趕緊入禪回軀體。

  我醒過來,拔掉手上已經回血的點滴。走到客廳一看,滿地的碎玻璃和通風無比的房子,幸好她沒再繼續鬧下去,既然人已經走了,警報就已解除,我也暫時不去理前妻的問題。

  顧不得頭痛欲裂的出禪後遺症,我拿了紙筆,開始記錄著隨太陽運行所見的草稿……

  之後,一些朋友來幫我整理文稿,當看見我寫的「太陽繞著地球運行」時,每個人都理直氣壯地糾正我,還有人說:

  「拜託一下,你嘛去讀一點科學常識,小學生都知道是『地球繞著太陽公轉』、『地球自轉』才有白天、黑夜;你這樣亂寫一通,會拖累其他你寫出來的真相……『不要去拜廟奉神』這部分我很認同,但是你寫這什麼『太陽磁球』、『宇宙地球』,全都是胡說八道,不是這樣啦!應該要這樣寫……」

  我對他們糾正我的科學常識完全一頭霧水,每個朋友都會講一堆我聽不懂的詞;而我只能一再重複說明我在太陽裡所見的過程,試圖讓他們瞭解「我看到的」、和「他們在學校讀的」是兩碼事;我聽不懂他們質疑我而講的那堆東西。就這樣雞同鴨講,各說各話,有些人就很不客氣地嗤之以鼻、跟我理論,導致最後都是我也發怒翻桌收場。

  我氣得一肚子火,就出禪到陰間地府處鍾馗詢問,鍾馗安撫我:「元老,『太陽磁球』的這些資料,不如你暫時慢慢寫,我先帶你去風雲靈界,參與風雲道者執行天下民間的工作,順便也去陰府大本營遊考執行人類『靈魂』的運作。」

  我接受老鍾的提議。再搞下去「太陽磁球」的文稿,可能我先活活氣到吐血。

  於是我們去泡染水銀晶體輻射池,換穿了軟皮衣,搭乘接駁的小飛碟,來到了第二界風雲靈界

  上回隨太陽軌道經過第二界,是沿著「黑雲板塊」的外圍穿越進出風雲靈界,所以沒能完全一睹風雲靈界的全貌。(歐魯也由陰府搭乘飛碟來跟我們會合了。)

  踏上「黑雲浮移磁區的地皮面」(也就是黑雲板塊),我抬頭看著七彩的銀河,流動的靜磁流質體、絢麗晶亮的色彩,確實美得令人恍如置身夢境。然而,有點令人不悅之處—我說:

  「原來風雲道者是得穿雨衣工作啊!」這裡是全天候飄著濛濛細雨的環境,身上的軟皮衣就成了雨衣似地。(難怪有新入伍生會因此受不了而自殺呀!)

  歐魯鍾馗都被我逗得笑出來。

  鍾馗甩甩軟皮衣上的水珠說:「習慣就好啦!風雲道者的七年入伍期,就是得在這熬過去哦!」

  人類死後的『靈魂』,有資格進入第二界當風雲道者的,在『八卦門』開啟時,進入第二界,必須接受修考任期七年的入伍訓練。在此是以七個色階作年資的計算:

  ●剛入伍的新生,領的是「黃色」,負責管理「第一地形、太陽出口處」。

  ●第二年,領的是「紅色」,負責管理「第二地形、太陽入口處」。

  ●第三年,領的是「白色」,負責管理「第三地形、太陽出口和入口之間處」、中國大陸的分布區域之地形。

  ●第四年,領的是「藍色」,負責管理「第四地形、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

  ●第五年,領的是「黑色」,負責管理「第五地形、太陽浮出陸面,排泄磁流廢氣物的邊疆處」。

  ●第六年,領的是「銀色」,可自由選擇五大地形的區域管理。

  ●第七年,領的是「金色」,負責整個風雲靈界的協商規劃,與太陽星君的呈報、連繫。滿七年任期後的風雲道者,才可申請調職到「陰府或陰間地府處」。而風雲道者的基本修考期約『七十年』,才能上考太陽星君職位。

  這七年的任期未滿前,若忍受不了而中斷修考任期,有兩個選擇:

  (一)、自願投胎人類。此類可自由選擇欲出生的地形、人種。(但、無權選擇投胎的家世背景,仍得依法執行。)

  (二)、降職回到第三界「民間陰陽界」,在陰間擔任渡畜牲者的職務;日後若有資格再申請進入「風雲靈界」,又得重新接受七年的訓練期。

  因此,有些智慧結晶不夠堅強者,既不敢再投胎當人,又不願回陰間當渡畜牲者,竟然以直接從「黑雲板塊」跳下、自殺的方式逃避工作責任,下場就是被羈押去關入樹木或投胎畜牲。

  聽著鍾馗解說「風雲道者」的職務,然後我們又以飛碟代步,準備遊覽風雲靈界。原來整個「黑雲板塊」的周圍,都圍蓋了一圈建築物,此建物是由黑雲板塊建設而成的,如同「浮石」的材質,不過也摻了銀河七彩的靜磁流質體,所以是銀灰色、亮晶晶的建築;這一圈高聳的建築物,就是風雲道者工作的地方。

  我形容此「黑雲板塊」的全貌,就如同民間的『羅馬競技場』,中間是遼闊的廣場(黑雲板塊),周圍是風雲道者的工作所,依五大地形、各個地氣國家劃分執行單位,每一個區域的「氣候」變化,就是裡面的風雲道者所規劃的。

  我問鍾馗:「這裡的風雲道者有多少呢?」

  鍾馗說:「在第二界的界區,風雲道者大約有兩億多個,而在陰府或各地陰間地府處輪值的工作者,也差不多有三億之多。」

  這個數字讓我感到詫異,我問歐魯:「每一顆太陽不都有一億多個太陽星君嗎?五顆太陽就有五億多位太陽星君;而風雲道者中要能上考太陽星君的數量,只有三分之一—這樣說起來,應該風雲道者數量比太陽星君多,怎麼反而和上司(太陽星君)的數量差不多?」

  歐魯神祕地笑笑,才回我:「元老,你的質疑很合理。五億多個太陽星君都是智慧結晶成長而上考的風雲道者,能夠修考到此界,幾乎不會再往下界淪落;然而,風雲道者是管理人類的上司,容易犯了『自私』的罪名,而又淪落下界循環,所以數量沒有太陽星君多,也可說是風雲道者的流動率很大。」

  「『自私』的罪名?」我不解的問:「是指『動了私心』,偷幫人類子孫的罪嗎?」

  鍾馗說:「沒錯!很多風雲道者在執行人類子孫時,尤其是看到曾經自己在民間的子孫,傻傻不知『宗教』是『邪靈的騙局』,眼見子孫一步步陷入陰界邪靈的陷阱,有些風雲道者把持不住『大公無私』的原則,便動了私心插手干涉—下場就是投胎下界重修—依觸法情節程度不同,有的直接投胎畜牲、有的投胎第四地形俄國牛種族人)。」

  「哇!這麼說來,犯這個錯的風雲道者,數量還真不少!」雖然我沒上過學,但是從小愛賺錢的我,對數學是無師自通的敏銳。

  鍾馗不勝唏噓的說:「唉!民間宗教越猖獗,在第二界當風雲道者的祖先,就越容易被拖累。看著自己的子孫把陰界邪靈(宗教)當成神在寄託—你也知道,風雲道者大多數都是女的,曾經當過母親的習性,最無法漠視子女犯錯卻沒有糾正;所以很多風雲道者就是因子孫的迷悟,而『觸犯靈界法規』、淪落下界。也因此,風雲道者的數量,才會和太陽星君的數量不相上下。」

  此時,飛碟已進入工作所,裡面很明亮、寬敞,連飛碟也可穿梭自如。

  風雲道者也是以『螢幕、按鈕、滾輪』在操作『氣候』的規劃,和太陽星君直接連線作業;即使是每天的「白晝、黑夜」,也是透過專責管理的風雲道者在規劃、太陽星君駕飛碟去執行。

  我問鍾馗:「風雲道者工作之餘的休閒活動是什麼呢?」

  鍾馗:「平時工作十二小時後的休息,大多是彼此聊天,再談也是講生前的故事啦!放假日就比較有趣了,可以隨太陽星君搭飛碟去遊覽世界各國。」

  歐魯也搭腔:「對啊!常常是休假的三四十個湊一台飛碟,去第三界上空繞繞,算是觀光吧!」

  「這麼說起來,還是民間當『人類』有趣得多了。工作賺了錢,可以吃美食—海鮮、山產、蔬果……種類這麼多,吃一輩子也能換口味;放假日,到處觀光、遊樂;再窮,也有山有水可看,釣魚、看電視也能當娛樂。」我最喜歡釣魚,既能當休閒、又有魚獲可吃(小時候都會拿去賣錢);我感慨地說:「只不過,人類的軀體,有『生老病死』的痛苦—這一點也無可避免。」

  鍾馗贊同地點點頭,說:「沒錯!雖然看起來民間『人類』的生活比較精采有趣,但是『生老病死』的痛苦也讓我卻步;而且民間現在『陰界邪靈猖狂』,把宗教發揚成文化資產,人類十個有九個都被『宗教』這個陷阱所騙,死後淪落『魚蝦或畜牲』,要再循環到當人類,最少也得幾百年以上,所以,幾乎沒有風雲道者敢自願投胎去當人。」

  歐魯又趁機鼓吹我:「元老,你是五界之中、眾望所歸的『明日之光』—有你把真相揭露在民間,萬物的循環才能找到正確的真理依循;民間人類若認知了真相,少了跟陰界倒流惹來的挫折,當人類的生活,其實就是最愉快的工作修考!」

  好啦!我知道你在提醒我書冊任務的進度啦!我可是為了寫『太陽磁球的動態』,換了三張桌子—人家看不懂我寫的東西,都指責我是寫錯誤的科學理論,我一火大就翻桌了……

  講到這個話題,我就寒心酸鼻,連平常支持我書冊任務的人,也為了這個『太陽磁球的動態』內容,跟我吹鬍子瞪眼地大小聲,沒有一個人認同我寫的東西。

  鍾馗趕緊轉移我的心情:「不提這個啦,我們先回陰府去看人類死後的『靈魂』轉換作業,先寫這個比較重要……」

  歐魯似乎察覺到,再鑽研太陽磁球的動態,可能會讓我心灰意冷,祂就說:「暫時別寫『太陽』了,反正人類大部分都當『羊』了,哪輪得著管太陽怎麼走!就依老鍾所言,我們回〔陰府〕吧!」

  (第二界「風雲靈界」雖然不比第三界「海底浮島界」大,但搭飛碟繞一圈也花了快十三個小時;遊覽過第二界後,我們便直接往陰府的方向出發了……)

  來到日本方位的大海上空,飛碟以極速鑽入大海,進入沼泥界的通道……很快地,我已在窗口看到那個銀白晶亮的半圓拱門,斗大的五個字:【陰府大本營】,看得很清楚。

  真的有回家的感覺。自從自殺回到陰府,觀看了自己的記憶檔案,再重回陽間執行書冊,忍受民間人類的誤解、嘲諷,每每出禪回到【陰府】,我就有一種回家的感覺。(不知這一趟人類軀體的煎熬要幾十個年頭?我又能否在有生之年完成任務?)

  飛碟進入此拱門後,就降落在遼闊的廣場。在此廣場中央矗立著一座銀白色的雄偉建築,外觀就如同『矗』字的造型(我書讀不多,實在是不知該如何下筆形容);入口的牌樓上面寫著【南無阿彌陀佛法院】。(如圖示一)

  這是〔陰府〕在判刑的總裁決處,生前工作修行良好的『靈魂』,才有資格進入此法院受審。

  鍾馗說:「人類死後,若有資格上第二界(風雲靈界)、或者還有資格再投胎人類,都會送到陰府大本營的【南無阿彌陀佛法院】來受審,為定職、好壞的工作修行處—有資格當風雲道者的,定職後會返回陰間地府處,領取曾經寄存的記憶檔案,先實習渡畜牲者的工作,等候通知,隨『八卦門』開啟進入『風雲靈界』;要再轉換當人類的,就是得在此處(陰府)作轉換膚色、種族、及性別的作業。」

  我對【南無阿彌陀佛】六個字感觸頗深:「唉!這六個字被民間亂搞一通!民間宗教和一堆怪力亂神的人,通通都拿這六個字在當『佛』,還有人說唸這六個字,一天唸個八百遍就能得道—簡直是汙辱了陰府!」

  歐魯感慨地說:「這句【南無阿彌陀佛】會流傳在民間,是因為曾經投胎執行書冊任務的人寫出陰府『陰陽靈界法院』的名稱,但書冊沒有揭露全部真相,任務就失敗了—後來這六個字被後人拿去亂穿鑿附會應用到宗教。」

  歐魯又分析這六個字的意義:「實際上,【南無】,是『往東上』的意思,就是要人類把握修考到出生當人的機會,用士農工商和本分角色的盡責(心向善地無邪念,不要去幻想有無形神助的念頭),去修考智慧靈根的成長,往東『風雲靈界』為修考目標。【阿彌陀佛】則是『陰陽靈界法院』的名稱;智慧靈根修考成長結晶(有邏輯能力的人),才有資格進入陰府大本營的【阿彌陀佛法院】受審。」

  我很好奇:「為什麼要把法院名字取做阿彌陀佛法院?」我知道在陰府內工作的靈界公署執行者職稱是「阿彌道者」,此職位也同等於「風雲道者」或「太陽星君」,只是調動的工作不同,職稱也就不同。

  鍾馗解釋說:「【阿彌陀佛】就是『法院』的名字而已,這句話也是被渡畜牲者流傳在陰間,卻被陰界邪靈(瞎掰鬼)拿去瞎掰、應用—祂們通常偷聽渡畜牲者的言談,再把陰府的東西拿去瞎掰;邪靈(瞎掰鬼)顯靈接觸人類,瞎掰各種神、佛、菩薩之稱的把戲可多了—不只有【南無阿彌陀佛】這個詞,【太陽星君】也被拿去建廟供神;【陰府】也被掰成『陰曹地府』、『十八層地獄』;連【渡畜牲者】之名,也被這些動物逃靈拿去掰成『渡眾生』之詞,每個寺廟及宮壇的乩童起駕都誑稱要來『渡眾生』;只有【風雲道者】這個名詞不夠響亮,聽起來只像『道長』之稱,所以才沒被邪靈(瞎掰鬼)拿去利用。」

  我恍然大悟:「難怪我每次寫『風雲道者』,都會被人當風雲『道長』在解讀,還有人說我道行不夠、是邪門歪道!」(常常有人眼睛不知是糊到什麼垃圾,書的內容不細讀,就只看到『風雲道者經典錄』七個字,就自作聰明解讀為宗教性質的XX道長,還指責我是魔道、怪力亂神!這種胡亂指責、不明究理的人,根本是垃圾吃太多,〔陰府〕拿出真材實料的靈異內幕,被這些垃圾吃太多的人,還當垃圾丟掉。這種人只有等死後自己去見真章—生前不願放下成見看〔陰府〕傳達的真相,死後保證會後悔。)

  走進法院內,鍾馗又補充道:「還有一種人也會進入陰府審判—這是死不認錯的受審者,本來還有機會投胎印度非洲當人,不甘心自己得當印度人、非洲人,抵死不認罪,就會被送來陰府大本營的法院審判。」

  我相信民間這種「死鴨子嘴硬」的人很多,我又問:「是不是在陰間地府處受審,只是用一個輻射光照射的水銀方框通過,就把一生好壞的行為評審定案,有些人就會死不認帳?」

  鍾馗:「沒錯!有些人自認自己一生很勤奮工作、安分守己,也沒做過任何壞事,應該到更富裕的國家出生才對—卻沒想到自己純粹當心靈寄託而信仰的『宗教』,是犯了『祖先不詳』的罪名,得投胎當印度人重修;這種抵死不接受審判結果、要求上訴的靈魂—就會送來【南無阿彌陀佛法院】重審。」

  〔陰府〕也很公平嘛!還可以接受不服審判者的上訴。我們邊走邊聊,來到判刑處的【水銀晶體、輻射池】。(如圖示二)

  歐魯說:「正好剛才飛碟送來一批不服者來上訴,元老可以在一旁觀摩。」

  這種【水銀晶體、輻射池】不同於我們換穿軟皮衣泡染的輻射池。這是用來分解受審的靈魂生前之記憶力檔案體;靈魂一旦泡入池中,前方大大的螢幕就會顯現影像,把此人一生的所作所為內幕自然顯現—曾經所犯的錯誤,影像過程都會顯現在螢幕上,就能清楚判定生前作為的好壞,再怎樣說謊、辯解也沒用。

  眼前這位是從臺灣送來受審的靈魂根者,自認生前從沒做過傷天害理的犯法行為,不應投胎到印度。當祂踏入【水銀晶體、輻射池】,螢幕就顯示了此靈魂根者生前在教會參加聚會、奉獻金錢的種種畫面。

  此時有眾多的阿彌道者公然審判,確定為『祖先不詳』的罪名。

  其中一位阿彌道者對此靈魂根者說:「你膜拜的『耶穌』,既不是你的父母、也不是你的祖先。你卻拜得如此虔誠,就算你不知道『宗教』是邪靈(瞎掰鬼)的騙局,也要有點智慧去思考—這些『神』(邪靈)又不是生你、養你的父母,你幹麼去膜拜?還拿辛苦工作賺來的錢去捐獻教會!這就是搞不清楚自己的根源,為『祖先不詳』的罪名,理應投胎【第五地形、印度人】;然而你卻不服審判、申請上訴,罪名已確認無誤判。不過,申請到〔陰府〕上訴確定沒有誤判者,一律由動物開始重修,你就等候分發回臺灣當地,由渡畜牲者去安排動物軀體投胎吧!」

  我在一旁看得感慨:「這下可好了,既然不甘願投胎印度當人,現在可以投胎在臺灣當畜牲,也算如願。」

  鍾馗說:「這種人很多哦!因為都自認把『宗教』當心靈寄託,既沒貪求許願、也沒任何惡念,應該不致於死後要投胎印度。殊不知,〔陰府〕劃分十二地氣種族去讓靈魂投胎當人,很重視飲水思源的做人根本。懂得飲水思源,就會思考—人類不必去膜拜那些非親非故的偶像、神祇,自然就不會成為陰界邪靈(瞎掰鬼)利用的對象。」

  鍾馗語重心長地又說:「其實〔陰府〕惟一允許人類可以膜拜的—就是生養自己的祖先。這也只是當作飲水思源的紀念就好,千萬別以為祖先死了就有什麼法力,活著有軀體就辦不到的事,不可能死後就能神通廣大,可以保佑東、保佑西;求爺爺、告奶奶地把祖先當神,也很容易被陰界邪靈介入利用,邪靈(瞎掰鬼)只要化身為死去的祖先形象,輕易就可以騙人類上鉤。最常用的手法就是『祖先託夢、講墳地出問題』,教子孫快處理。」

  「對啊!」我馬上提供一個實例:「我的朋友文進就是夢到阿公託夢說睡在水裡、很冷,半信半疑去祖墳開棺檢查,竟然阿公的屍骨都泡在積水裡;他還說難怪沒去處理前,他不是摔車就是在工地受傷,禍事不斷,原來是泡在水裡的阿公在暗示子孫。我勸他那是騙局,他怎樣也聽不進去;還說祖墳處理好後,家裡就平安多了。」我碰到這種固執的朋友,不下百個,明明被邪靈(瞎掰鬼)設計上當,還堅持民間習俗的謬論,請法師作法、修墳花一大堆錢,看在花大錢的份上,就自我安慰有效果;我眼睜睜看他們身上卡了一堆黑灰氣體團、甚至是瞎掰鬼,我也很無奈。

  鍾馗:「夢境很靈也是邪靈的詭計,其實都是瞎掰鬼利用事件賜夢來詐騙人類的信任。例如看到此人祖墳積水,就故意去化身人類墳裡的親人形象來託夢,讓人類誤以為是死去的親人生活受苦而來託夢;這兩種賜夢的詭計,最容易把人類騙上鉤,對無形神助心服口服,人類就輕易成了瞎掰鬼的磁流供應站,被鬼利用還沾沾自喜。」

  歐魯也說:「元老,今天把靈魂生死的去向揭露於世,人類就會明白『託夢』的邪惡詭計;斷絕陰界邪靈(瞎掰鬼)危害人類的途徑,就是得把『生從哪裡來、死往哪裡去』的來龍去脈公諸世人,自然邪靈的詭計就無所遁形。」

  沒錯,我講到嘴角出泡也沒人相信,確實得有全套的來龍去脈流程,才能教人信服。我說:「那麼……我們先從死後的審判開始吧!」

  接下來,有位阿彌道者來帶領我們,要去參與執行羈押「靈魂」投胎人類軀體的作業。

  (人類千萬別以為人死掉就算了,生前的所作所為,死後就是拿著「心靈磁流魂體」—人一生的記憶檔案,也是人生的「成績單」—依成績分發修行地,若能再轉換投胎出生當人類,也有出生「男或女、不同膚色、國家人種的差別」,此循環作業,都是取決於「生前」做人處事的好壞,若是轉換投胎動物者,必須帶著當人類的記憶投胎動物軀體,那可是最痛苦的懲罰哦!)

  來到泡染轉換膚色的【輻射染色池】,這裡有由中國龍種族要轉換修行處,投胎至印度猴種族人的靈魂,正在等候執行作業。此靈魂都是在當地陰間地府處即已接受審判,而生前作為已清楚揭露、審判定罪—祂們都是把『宗教』當心靈寄託、但未被邪靈利用倒流,所以是犯了『背叛祖先、為祖先不詳者』的罪名,將投胎轉換到「淺黑種族人—印度人」。

  阿彌道者指示這些靈魂進入輻射染色池。

  我好奇地問:「五種膚色都是在這裡轉換的嗎?」

  阿彌道者:「對,泡得越久,膚色就越深,這些是要由正統黃種族人轉換淺黑種族人,要多泡一會兒才行。」

  〔陰府〕在執行靈魂投胎前的轉換軌道作業,都是用以泡纏「輻射池」的方式在運作。因此,陰府裡有數種功能各異的輻射池—例如:要投胎轉換女性者需先泡纏【陰性的軟體素】之輻射池、進出飛碟或太陽得泡纏穿脫「結晶軟皮體」的另類【水銀晶體輻射池】、讓受審的靈魂踏入分解生前記憶檔案之【水銀晶體、輻射池】、泡染轉換膚色的【輻射染色池】……

  完成初步的轉換作業後,就是得羈押去陰府內地『十二種判刑的投胎軌道』,此為人類生死循環投胎的通道處,經由此通道處,產生人類種族不同的『膚色、容貌、體型』,靈魂也可以經由這十二種生肖的人類模式軌道,直接上往去該祂要投胎的區域—送達當地陰間地府處,先在當地任職「渡畜牲者」,之後才能投胎當人。

  〔陰府〕在執行人類好壞差別的投胎處,把人類依五大地形區分成五種膚色、十二種生肖種族分類(此為陰府定例的十二種正統國家,其餘國號,均是同種族而分野出去的獨立國),簡述如下(如圖示三):

  ●第一地形:「太陽出口處」—膚色為『紅種族人』,三個正統國家為【美國種族人、英國種族人、法國種族人】。

  ●第二地形:「太陽入口處」—膚色為『黃種族人』,兩個正統國家為【日本種族人、韓國種族人】。

  ●第三地形:「太陽出口和入口之間處」、中國大陸的分布區域—膚色為『正統黃種族人』,此地形為【中國種族人】,以及在「中國」周圍地氣的區域為【中國種族人】。

  ●第四地形:「太陽入口的鄰近冰山雪地處」—膚色為『白種族人』,此地形為【俄國種族人、德國種族人】。

  此地形是〔陰府〕審判「第一界的太陽星君」、或「第二界的風雲道者」因觸犯靈界法規,而處分投胎人類的投胎處。藉由冰山雪地的地氣,冷凍壓縮智慧靈根,在此接受士農工商的修考。在此地形的人種,極少數能因今世正確修考,死後重回第二界風雲靈界任職;絕大部分的修考良好者,死後均必須再循環投胎「第三地形」(如:臺灣);再由「第三地形」修考循環到其他修行處。

  (每一地形的人類,若今世正確修考,都可能在死後進入第二界風雲靈界;然而若以人類「再循環人類」的程序,有陰府定例的地形轉換程序。)

  至於,若此地形修考不良者,死後也是會轉換第五地形(印度、非洲)或畜牲動物及魚蝦水族,甚至磨漿至沼泥界(第五界)當細菌。

  ●第五地形:「太陽浮出陸面,排泄磁流廢氣物的邊疆處」—膚色分為『淺色、黑種族人』與『正統黑種族人』兩種。

  先談『淺色、黑種族人』的區域,就是【印度種族人、印度種族人】。天下民間的所有人類,若是違背天則造孽者(如背叛祖先的宗教信徒),等死亡時就會轉換在這個投胎處。

  出生此地形的人類,只有「士農工商」正確修行者,才有機會可以轉換至「第三地形」再當人;否則大部分都轉換投胎到「非洲或畜牲動物」。

  再接『深色、正統黑種族人』的區域,就是【非洲種族人】。此地形是〔陰府〕所安排的刑罰處,用以在執行懲罰一些修行不良的罪惡不赦者。例如:亂倫的性侵犯,死後就會被懲罰投胎在此地形,出生當沒有文明的土著;各類宗教信徒不明究理地在傳教,誤導大眾當人類修行的真相、害他人亂信仰,這種傳教者也是在死亡時,就會直接轉換在此地形投胎!

  (非洲為違法犯紀、作惡多端者死後的刑罰處,故任何一地形的人類,轉換投胎非洲人之前,有的必須先投胎非洲的「牲畜」,再循環到非洲人;但某些視情節不同,也有的是直接投胎出生非洲人,接受修考。)

  此類『正統黑種族人』是沒有靈界祖先在管制、維護,就是讓他們「自生自滅」的修行法(因此,非洲經常會有大規模的飢荒、災難)。出生此地形的人類,只有士農工商良好者,才有機會可以轉換至其他地形投胎,否則大部分都是往下界循環—投胎動物或細菌。

  以上天下民間「五大地形的十二種不同地氣處」,就是十二種生肖的正統國家、不同的人種—其各自的『容貌、體型』,也如同其出生軌道生肖的特色,這就讓讀者自行去體會。

  鍾馗又說:「這五大地形投胎出生人類的靈魂,已被染色後,若脫逃到別處投胎,出生時必定會有不同的膚色顯示—想逃也逃不了。」

  我有個疑問:「已經被染色過的靈魂投胎當人,就會有不同的膚色,那如果黑人和白人結婚生的子女,投胎的靈魂要染成什麼顏色?要算哪種膚色種族呢?」

  鍾馗:「已經被染色過的靈魂,若是去投胎轉世的『男或女』—只有『男性者』能發散延續種族膚色的染色體。」

  「所以父親是『正統黑種族人』,就算母親是『白種族人』,生出來的子女,也是屬於『正統黑種族人』。」我對異國婚姻的種族分辨,有了簡易的辨識原則。

  關於〔陰府〕定例的地形轉換程序,人類死後轉換地形投胎「人類」重修,必須先到要投胎的地形當「渡畜牲者」,再依地形的順序,往上或往下轉換修行地,投胎人類。

  ※流程:第五地形(非洲、印度)→第三地形(中國)及周邊國家→臺灣→第二地形(日本、韓國)→第一地形(美國、英國、法國)及周邊國家。

  (第四地形為特殊考場,循環流程請詳前述。)

  歐魯感慨地說:「身為非洲虎者,我也很希望元老能早日將【天地五界叢書】完成,讓出生在非洲印度的人類,能夠知道做人的真正意義,把握當人類的『最後機會』,正確修考,死後才有機會轉換到更好的修行處—不要像我的子孫,都磨漿到土壤去了。」

  關於再度投胎「男或女」對換的循環軌道—只有要投胎出生『女』的靈魂,是有被帶進〔陰府〕的輻射池,去泡纏陰性的軟體素,造成女人的智慧靈魂根體是冷質,而有思維人生的能力(女性的優點),因此要轉世當女的,會被羈押去分配投胎之處。

  ※再說:要投胎出生『男』的這些靈魂—祂們可在該投胎的區域內去「自願選擇投胎男或女」;所以民間的「女人」不見得全部是被分配、羈押去投胎的!這種就是有些女人天生有男人個性的原因。

  「難怪有幾個做油漆的女性工人,根本就是男人婆,原來她們有可能是沒泡過陰性的軟體素輻射池,本來可以投胎男的,卻自己選擇投胎女的。」我恍然大悟地說。

  鍾馗呵、呵地笑了起來,也說:「民間的女人,確實是比男人更特別的考場。因為女人還肩負了一個孕育人類子孫的責任。懷孕生子是女人的特殊職責,這是延續人類種族的必要程序,女人比男人多了這一項工作,是辛苦的;因此,〔陰府〕對女性也有優待—女性為母者,只要把子女維護成長,善盡『母親』的教養責任,基本上死後的審判就有及格基礎;除非是有去『跟陰界倒流』,否則至少還可以再投胎人類。」

  我不勝唏噓地說:「關於子女的教養,『母親』的影響力確實非常重要,這一點我有慘痛的親身實例。」我想到自己父兼母職拉拔的子女,在成長過程中的教養,總是被嗜賭、不盡母職的前妻影響,造成我在施教上的無力。

  我又問:「有些夫妻想生小孩卻生不出來,又是怎麼一回事?」

  鍾馗說:「生不出小孩有三種原因……」(詳述如後)

  這三項因素為:

  (一)、軀體上的缺陷—在醫學上可以檢查出來,大多是後天外力導致軀體無法修復者。

  (二)、跟陰界倒流—有拜神、走廟、接觸通靈者、宗教信仰、唸經、禪修、靈通、習佛、參與法會、靈修、打坐(觀念不正以為有神者,打坐是非常危險的)、參與任何宮廟習俗者(如點光明燈、祭改、安太歲……)、以及心求神助的人,這些都是跟陰界倒流的行為,若因此惹來陰界邪靈,常會搞鬼讓人類不會生育,人類才會更拼命求助神助。(此類、就算能生,波折也很多,子女軀體不健康;人類出生的子孫有『痴、殘』疾患,都是『跟陰界倒流,被邪靈殘害所致』。)

  (三)、若軀體沒有缺陷、也沒跟陰界倒流,想生小孩的夫妻,要多飲食營養價值高的食物(如牛肉)、經常夫妻互相牽手讓磁流融通,就有生育的機會。

  若沒有生育者,這是〔陰府〕特別的厚待(少了生養之責),同樣要打拼民間「士、農、工、商」的基業修行法,但必定要比他人付出多一倍的代價,教導下代子孫(把人類子孫視為自己的下代,以己之力發揮,教育子孫正確的人生觀),將畢生心力無私的奉獻。

  此類「沒嫁娶或沒生育的人」,確實是列入「民間友情如同天地之親情」的無私者,下代子孫都是大家的後代,既然〔陰府〕厚待免生養之責,就是有更重要的職責要做—得多付出一點心力在對社會有貢獻的事物。

  我聽完鍾馗對民間男女生育的說明,有點驚訝:「沒有生育或嫁娶的人,竟然有這一層社會責任?我有些朋友就是一直生不出來,到了四十幾歲不再寄望生育的可能,夫妻就開始遊山玩水、環遊世界,過得很逍遙;不過他們也是為了行善積德,怕自己過得太逍遙招天嫉,每月都固定捐錢給慈善團體,還會在報紙、新聞找需要救助的困難家庭,捐錢、贈物資的行善,這樣算是付出心力在對社會有貢獻的事物吧?」

  鍾馗苦笑著說:「不一定喔!民間人類以為的行善積德,幾乎全都是造孽,反而會害自己死後的審判被扣分。就拿『慈善團體』來講,幾乎都是『宗教團體』,把錢捐給這種團體是助紂為虐—因為『宗教』本來就是『陰界邪靈利用人類的團體』,這種團體再打著『大愛、濟世、助人』的形象做公益,吸引源源不斷的金錢和信徒,延續宗教團體的存在,就是延續陰界邪靈在民間的猖狂。這可是嚴重的造孽法!捐錢者死後不是投胎印度、就是畜牲動物。」

  「哇!只是單純『捐錢』也這麼嚴重?那民間的有心者想把多餘的錢幫助社會,到底要怎麼做?」我也替人類的愛心耽心。

  鍾馗:「若無法辨別正確有意義的民間公益慈善機構,最好不要亂捐獻,以免得來造孽。真的有心想捐出財物者,不如捐給生長地的區域政府,回饋區域所需的各項建設,這樣死後審判的成績,還會有加分。」祂停頓了一下,又感慨地說:「還有,捐助困苦的人,有時是害了人。假使因為你的資助,造成遭遇不幸或生活困苦的人,產生懶惰依賴的習性,這樣必定是造孽扣分。另外,假使因為你的作為,導致他人的子孫心靈不健康,誤導『當人類的真正修行目標』—這通常都是宗教團體的行善兼傳教行為—這種『自以為是的傳教行善者』,死後絕對是非洲人畜牲動物的份。」

  我訝異地說:「原來行善積德不是單純的愛心表現,牽涉到的內幕這麼驚險!可是民間人類總是有低潮的挫折期,旁人難道最好袖手旁觀嗎?」我也深知所謂『救急不救窮』的道理,我幫助我三弟的方式,一直是以此原則在做;我安排他學油漆、幫他貸款買計程車,讓他自己有謀生能力,但他若以依賴的心態來跟我要錢時,我就斷絕給他的金援。

  鍾馗說:「雖然人難免會有挫折、低潮的困苦時期,但是有正確的人生觀,必定能有轉機。『天無絕人之路』,只要肯努力工作、不跟陰界倒流,依循正確的人生觀修行(真正的修行就是士農工商和本分盡職責),〔陰府〕自然會引導轉機出現。以民間最糟的情形,生計再過不去,也有最後一條路—『撿破爛回收』的工作可做,再苦也有一餐飽的修行法。」

  我說:「不過,現在連『撿破爛回收』的工作都有企業化在介入,害真正要靠此工作當生計的人,都撿不夠來賣錢吃飯。」

  鍾馗無奈地說:「這也是目前『宗教團體』的孽行之一。就拿臺灣地區的慈濟來說好了,本意是以『環保、減少汙染』在鼓吹資源回收,但是卻壟斷了窮人的生計。尤其,以菩薩、佛祖之名,召集成義工團體,不但害了信徒去跟陰界倒流,還利用有錢有能力工作的人當義工,去做『撿破爛回收』的工作;這是〔陰府〕要讓『一時生活困境的人』最起碼還有工作行業可做,能夠使他們有生計來源;而『有能力或是有錢的人』,不能加入壟斷窮人的生計,否則死後會列入不正常的軌道—不是投胎印度、就是非洲。」

  「這些有錢、有能力的人,應該是成立資源回收站來搜購窮人撿來的回收物,而不是自己去撿來賣錢。這樣說對吧?」我問鍾馗

  鍾馗回答:「這樣也可行;不過,最好的方法是『教育人類正確的人生觀念,讓每個人面對自己的挫折時,能以正確的方法努力掙扎脫困,智慧才會成長』,這才是真正治本的行善積德法。」講到這,鍾馗面露怒氣地說:「我看現在民間都是相反的作為—陰界邪靈和人類合作搞出各種宗教、宮廟,害人類不明究理地去跟陰界倒流,造成癌症、殘痴、精神疾病、以及各種不幸的意外事故;然後這些自以為是慈善志業的宗教組織和宮廟,再以愛心濟世之名,捐米、送發財金、救助弱勢族群、送獎學金、急難救助……林林總總看起來好有愛心的感人善舉—確實是『放火的跑出來救火』,大家還感動地答謝他。更可笑地,『政府』還給這種團體為公益慈善團體的免稅資格,殊不知政府該得的稅收或捐款,全被吸金到此類團體中,不但損失了財物,還輸掉全民百姓的健康和智慧,邪靈越猖獗,政府和百姓的經濟絕對是衰敗!『宗教』是最黑道、最掩人耳目的詐騙集團!」

  我大大地贊同鍾馗所言:「一點也不假!宗教的騙局不只有騙活人的財務和軀體的健康;曾有人反駁我,自稱他『拜神幾十年身體好得很,錢也賺得比我多,哪來的邪靈?哪來跟陰界倒流的下場?』指責陰府傳達的真相根本是亂講一通;我只是無言,等他自己到死去見真章—因為『宗教』騙走了他的智慧邏輯能力,他無法理解陰府的真相,等到他死後,他得因拜神幾十年的習慣去投胎『印度或畜牲』,活著再健康、再有錢也是白活一世,死後得往下界淪落。」

  說到這裡,歐魯也提醒我們:「說到『投胎』,老鍾,你帶元老去參與渡畜牲者執行靈魂投胎的工作吧!」

  我提議說:「對了,我們可以走那個十二生肖的判刑軌道,直接去到任何當地陰間地府處嗎?這樣是不是就不必搭飛碟了?」

  歐魯說:「當然也是可行。不過那是判刑的軌道,我們執行公務者是不可能去走那條軌道。而且,通過軌道的靈魂,就會順從其軌道代表的生肖動物習性、體格、甚至外貌;元老你還是搭飛碟吧!」

  於是,我和鍾馗便搭了飛碟,回到臺灣地區的陰間地府處。

  關於『靈魂』投胎的過程,鍾馗領著我到陰間地府處的控管處,查看今日要投胎人類軀體的編號。

  鍾馗操作著螢幕,一邊說:「所有要投胎當地區域『人類』的靈魂,都要先在當地渡畜牲,這些有資格再投胎人類的『渡畜牲者』,都是以編號在管理;等候通知該投胎的日期;時間到了,就會回陰間地府處報到,洗刷輻射質,再由羈押官帶領去投胎處。」祂查看了一會兒又說:「嗯……今天在北投就有準備投胎出生的靈魂已經報到了,走吧!帶你一起去看。」

  鍾馗帶著我去和羈押官會合,並且沿途解說著關於靈魂投胎人類軀體的程式。

  人的軀體本身就像玩偶一樣,沒有動力。製造人體的過程,來源只有「成年男性的染色體」—此細胞體分為「熱磁體與冷磁體」兩種,它的形態分別是長方形及圓形—是各代表嬰兒男女之染色體。這兩種細胞體是存在男性人體內,也就是代代留傳下來的種子。所以出生嬰兒的性別,是由男性者來決定,與女性無關。

  「對嘛!以前做油漆時,有些工人老是生女兒,都怪罪老婆不會生男的,根本就是冤枉了女人。」我在腿傷休養期間,也是因為鍾馗教我的生男祕方(決定生男、生女在於男性的體質,男性吃得營養、熱量較高,就會生男嬰),才又生了一個兒子。

  人體在製造過程中,在母胎內有時會搖動,這是胎兒正在生長成形的當中,胎水及細胞在活動而已;不過以「母身的肚態」,可從外表看出「長或圓」的形狀,來判斷胎兒的男女性別。

  但,在胎兒成形的這段期間,最重要的是不能去損傷到胎兒;不然,這種細胞的神經若是缺少,會造成嬰兒的腦部神經有不完整、不順暢的情形,那生出來絕對是「痲痺者或植物人」的現象!

  尤其、製造這個嬰兒,其體質細胞是和母親羊水同體生長成形的;所以懷胎期間,母體的體質強、弱,出生的嬰兒都隨同這個細胞與母體性質相連。

  此時,我們已來到台北榮民總醫院。羈押官(渡畜牲者)帶著九個準備投胎的靈魂,一起到產房等候。

  鍾馗鄭重的說:「重點來了—靈魂的投胎是在嬰兒出生時,才可鑽入嬰兒軀體,所以在母親肚子裡的胎兒絕對沒有靈魂,只是細胞而已,如同母體身上長的肉。」

  我說:「之前,有些做裝潢的設計師朋友當媽媽,都講求要胎教;既然沒有靈魂,那肚子裡的胎兒也是白教了;我聽她講,她買了一大堆胎教的教材、花好幾萬吔!」

  鍾馗呵呵地笑了出來:「那是民間的商業生計。母體內的胎兒沒有靈魂當然是聽不到、看不著;不過,母體懷胎時的體質是與胎兒相連的,因此做媽媽的心情愉悅、身體健康,胎兒自然也受益;胎教這種噱頭,應該是『教育母親』而用的吧!」

  「說得也是,只不過要考量需不需要花這麼多錢胎教自己……」原來胎教是在教育懷胎的娘,那麼當娘的人自己就可以斟酌一下囉!

  鍾馗又說:「這些安排該投胎人類的靈魂,在投胎前都有生前的記憶,有的也會有嫌貧愛富的心態,還希望能出生在富貴人家,因此原本安排投胎的空缺也不去投胎,在等待爭個好地位。」

  我轉頭問在一旁等著投胎的靈魂根者:「你是準時來投胎的嗎?有沒有嫌貧愛富過?」我知道大部分的靈魂根者,都會放棄看起來不夠好命的投胎機會;祂們可以猶豫十二個月,這十二個月若有安排投胎的機會,可以選擇是否要去投胎,或者再等待其他投胎的空缺。此等待期間就有『渡畜牲者』在監管;民間人類有人懷胎即將生產的前幾天,『渡畜牲者』會通知該順位需投胎的靈魂根者,回陰間地府處報到,羈押前往產婦身邊等候。

  這位看起來怯怯懦懦的靈魂根者說:「我是放棄過一次投胎機會,已經等了十個月。但是我沒有嫌貧愛富哦!」

  我又問祂:「為什麼拖這麼久才要投胎?是不是嫌之前安排的投胎處不夠好啊?」

  祂呶著嘴,說:「元老,你誤會我了。大家都希望能出生在有錢人家,含著金湯匙出生;不過上回我不投胎是因為我不想出生男人了,這一世想出生做女人嘛!」

  「噗哧!」我和鍾馗渡畜牲者都笑了出來。(這傢伙怯怯懦懦地的確很適合當女人咧!)

  我對祂說:「你為什麼想投胎女的?你的靈魂沒泡纏輻射池—陰性的軟體素,出生當女人可是會有男人婆的個性喔!」泡纏過陰性的軟體素,靈魂的外形會顯著不同,呈現「白霧質」可輕易辨識。

  一旁候補投胎順位的靈魂插嘴說:「祂比較適合做女人啦!」通常羈押官是押著九個靈魂去等候投胎—額外會有一些有意投胎前來報到的靈魂,因為沒排到順位,只好繼續當渡畜牲者,祂們也會跟來觀摩投胎的過程,因此,產房裡是很熱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