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挑戰》我親身參與陰府執行人類的運作法-[25](中)

我親身參與陰府執行人類的運作法(中)……

  在嬰兒出生的剎那,要投胎的靈魂根者(此時就要改稱呼祂是『智慧靈根生命者』),才會鑽進嬰兒體座來操作軀體的神經系統;也就是母體產出嬰兒的時候,『智慧靈根生命者』必須以很快的速度從頭頂鑽入。

  鍾馗解釋道:「為什麼速度要很快?原因就在智慧靈根生命者本身的磁流質體是軟體長形,如果不快鑽進嬰兒體座內,等嬰兒的皮膚被空氣吹乾時,要鑽入就很難了!」

  渡畜牲者(羈押官)也說:「曾經碰到有些靈魂根者,在要鑽進嬰兒頭頂之前,我已經取下祂的磁流魂體(即『記憶檔案』);但是要投胎時祂竟然又猶豫卻步,等到祂鑽進去時,就找不到正確的途徑,又跳出來……這種情況下,我只好幫忙把祂塞進去,有時候還會發生進出兩三次才成功的情形,智慧靈根者必須卡入嬰兒後腦處大阪筋的細胞膜,投胎的程序才算成功。」

  鍾馗說:「這種進出軀體的過程,是會留下痕跡的—每個人頭頂有髮漩,就是智慧靈根生命者鑽入的痕跡。」

  我摸摸自己的頭,也說:「難怪有人頭頂的髮漩有兩個、三個的,有些又只有一個,原來這是智慧靈根生命者鑽入的疤呀!」我又問:「萬一鑽入失敗、如靈魂根者動作太慢之類的,有這種狀況吧?」

  羈押官說:「不可能有這種情形。曾經有個傢伙,看見生出來的嬰兒軀體是殘缺的,就拖拖拉拉不肯投胎,於是我警告祂不投胎就得當畜牲,祂最後還是寧願當人,乖乖去投胎了—如果智慧靈根生命者沒鑽進嬰兒顱體內,這種嬰兒絕對無法活;也只有等細胞自己慢慢腐爛掉,這也是出生就必死、活不成的原因。」這種出生就必死的嬰兒,是因為胎兒在母體孕育的過程中受到損害,出生的嬰兒已有問題(如:無腦症),靈魂根者完全無法鑽入軀體,這種情形就與投胎者無關。

  鍾馗補充說道:「若是真的臨陣退縮、拒絕投胎的靈魂,一律會被羈押去投胎畜牲動物類;〔陰府〕的執行法是很嚴謹的,安排好的修考軀體,絕對沒有挑三撿四的餘地。」

  我又問:「這麼說來,那些嫌貧愛富而不接受原本安排投胎的空缺,在十二個月內逗留等待其他投胎機會的靈魂根者,這又是如何作業呢?」

  鍾馗說:「審判定案能再轉世投胎人類的靈魂,被分發到投胎當地,先執行渡畜牲者的工作;等到陰間地府處發出投胎通知,祂可以衡量是否要去投胎,若是放棄,就等下次的通知;其實這個十二個月的等待期,只有針對『男性的靈魂者』有此優待,因為祂可以決定想投胎男或女(如眼前這位)—而泡纏過陰性軟體素的靈魂根者,是必須依投胎通知回陰間地府處報到,也沒有權利拒絕投胎機會,必須遵從安排去投胎。」

  我不解地說:「泡過陰性軟體素的靈魂根者,就沒有十二個月的逗留期;每一個靈魂投胎的對象,是否能事先知情?譬如這位今天要投胎女生的靈魂根者,上一回祂接到投胎通知時,難道已知投胎的對象嗎?」

  鍾馗說:「不、只有被羈押官帶到產婦身邊等待時,才是揭曉投胎對象的時刻。而像今天這位投胎者,第一次收到投胎通知時,祂回報說想投胎女性,因此陰間地府處就會把祂的投胎取消,等到有女嬰的投胎機會,就會通知。」

  我看看後面排隊的九個靈魂,還有旁觀看熱鬧的渡畜牲者,又問:「這麼多個靈魂,是怎麼決定誰先投胎?今天都會去投胎嗎?」

  鍾馗說:「祂們到陰間地府處報到時,會用『鑽石球體』去抽籤,每組有九個順位的投胎機會,所以只有九個能投胎。其他是沒抽中籤跟來觀摩的。除了女嬰是固定安排好的靈魂(如這位投胎者),其餘就依嬰兒出生的順序,各個靈魂根者依抽籤的順位去投胎。」

  此時,我們等在準備分娩的產婦身邊,看見醫生、護士在為她接生,整個產房充滿產婦的哀嚎、護士的加油鼓勵、助產士的口令……隨著產程的進展,在一旁等待的靈魂根者也越來越緊張,祂即將要出世當人,未來的一生,是一場漫長的修考。

  祂向我說:「元老,今天有幸能見到您,也知道您在民間執行寫書的任務;上次當人我不知道做人的真相、修考得成績不理想,希望這世出生當人,能夠因為您的書,這一世能活得有意義,修考得果位……哦、我得走了……再會啦……」就在此時小嬰兒從母體分娩了……鑽入之前,羈押官已將此靈魂根者磁流魂體取下(此為前世的記憶力檔案體),所以就要改稱呼祂為智慧靈根生命者,祂很快地從嬰兒頭頂鑽入,當智慧靈根生命者鑽入嬰兒頭顱內(後腦大阪筋的細胞膜)的軀體座時,磁流質氣即時進入、嬰兒身軀就會膨脹!【此段也啟示:嬰兒與胎兒的軀體大小是不同的,否則以嬰兒的如此形體,是不可能通過母體狹小的產道。】

  智慧靈根生命者是磁流質氣體,在還沒投入嬰兒顱體內之前,還是知道祂前世是什麼;等鑽進顱體內,嬰兒皮膚變乾燥,要再鑽出也是不可能的事了,這時間只是短暫的幾秒而已。磁流質氣會把嬰兒的毛細孔縮小,也就這樣,鑽入的智慧靈根生命者已被後腦大阪筋的細胞膜纏住,這是靜態性的溫磁流質,去接觸嬰兒的軀體(體溫較高),因冷熱不合,
  
鑽入的智慧靈根生命者(此時可改稱為『智慧靈根者』,如圖示四),必定會轉體纏黏而翻滾,亂動而掙扎(此時期嬰兒會時常哭叫不停)—這個階段是正在洗刷、掩蓋智慧靈根者前世的記憶力,為冷熱磁流質體接觸纏黏的「迷蓋法」。

  我對鍾馗說:「既然嬰兒出生才有靈魂進入軀體,那麼民間女性墮胎根本就沒有嬰靈這種事!連我前妻也曾遇到宮廟的人,指稱她有嬰靈纏身,我告訴她那是騙錢的招數,她死也不信,只會跟我辯說人家開廟的比我懂得多,硬要拿錢去祭改!」

  鍾馗說:「在母體內的胎兒,純粹是母體細胞的一部分,如同身軀多長的一塊肉,靈魂根本就還沒進入顱體內,哪來的嬰靈擾亂?就好像你截肢斷了一根手指頭,難道還會有手指的鬼魂來找你報復尋仇嗎?人類其實用智慧判斷就可識破民間的斂財騙局。」祂感慨地嘆了一口氣,又接著說:

  「『嬰靈纏身』確實是民間敗類人種最常用的恐嚇手法。不管有生沒生、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通通都用這種『嬰靈騙術』來恐嚇,連祖宗十八代的嬰靈都可以纏到身上?風雲靈界在記錄民間這種敗類人種斂財騙色的惡行,常常都是看到這種『嬰靈詐騙』的罪行,一條一條都登記有案;民間這類打著嬰靈安祭、化解的騙徒,死後都是沼泥界的候選人,好一點的也只能當糞坑的蛆蟲。」

  民間的人類請注意:女性墮胎,只是對女性身體的健康要維護,但絕對不可能有嬰靈這種鬼魂的存在。有些流產、胎死腹中或死產的情形,就算原本有要投胎的靈魂在等,此時也會由陰間地府處另外安排投胎的機會。

  有些曾流產、墮胎、死產等情形的女性,聲稱自己確實感應、夢到或看到小孩形體的鬼,那是因為自己有跟陰界倒流的行為(如拜拜、問事、參與法會、普渡、甚至辦喪禮請道法人超渡……),惹來陰界邪靈纏身,化身小孩外形或賜夢誘騙人類,以為是未出世的死嬰造成的嬰靈—實際上,因此又去拜拜、祭改、化解,就正好中了陰界邪靈的計,惹來身體不健康、意外挫折頻傳,就是自己去跟陰界倒流造成的。

  鍾馗又說:「尤其我看民間的宮壇廟宇,都是靠『嬰靈祭改』的騙局當主要收入,還不止祭改一次,每年都要求信者要回籠祭改;一年續約一年的跟陰界倒流(與邪靈續約),對那些『敗類人種』來說,是年年有固定金錢入袋;對『陰界邪靈』而言,是有固定的磁流供應者(信徒),甚至不愁沒有抓交替的人選。我看在眼裡,只有感慨人類的愚蠢,被邪靈耍弄一生還不自覺。」

  說到嬰兒的死產、胎死腹中等情形,我又問鍾馗:「既然每個孕育中的胎兒,都是未來智慧靈根者的修考地,為何有辛苦懷胎到出生,孩子卻是死的?有的甚至活沒多久就死了。這一點,〔陰府〕是不是有在維護?」

  鍾馗說:「這種情形,作父母的就該檢討了。必定自己或家族中同住者『有跟陰界倒流』,這是被陰界邪靈從中危害母體,導致出生的嬰兒有問題—不只是死亡,其他例如殘、痴、疾病、外形缺損……都是陰界邪靈造成的。」

  民間的人若是生養到軀體、智能不健全的子女,除了要『徹底斷絕跟陰界倒流的行為』(否則後患不斷),也要『負起培育智慧靈根者之責』,今世若能培育投胎此不健全軀體的靈魂,使其智慧能成長,也是死後的成績單加分之項;只要負起教養責任、正確修行的父母,〔陰府〕仍會引導補充其財物給此家庭;除非是人類自己去跟陰界倒流,讓邪靈繼續搞鬼、迫害,才會雪上加霜、病上加窮、不幸事故不斷—癥結就在『人類自願跟陰界倒流』。

  另外,我也注意到羈押官把每個投胎的靈魂,都有取下一小段磁流魂體,此為投胎者前世的記憶力檔案體。

  原來這些取下的磁流魂體都是會被帶回「陰間地府處」列號登記管制,等此人往後壽終回界,若能當風雲道者就能領回記憶檔案。

  隨後不久,羈押官接獲通報,有不遵守陰陽靈界法規的靈魂,私自搶位投胎的『偷渡事件』。祂說:「民間出生當人是個苦修場,很多該當投胎做人的靈魂,東拖西藏,拖到超過期限就會被處罰投胎畜牲類。」依法來講,拖延不去投胎的靈魂(若不想當畜牲),就必須每年向陰間地府處申請自願當渡畜牲者(放棄當人的權利);否則超過期限者,就得去投胎畜牲;此類為了怕被處分,而私自去搶投人類的空缺,算是逃靈

  羈押官無奈地說:「祂們也一直巴望有『好缺』輪到自己趕快去投胎,有時看到『好缺』,就偷渡搶位去投胎了,這種情形常常發生……」

  我也頗有同感:「先下手為強啊!已經鑽進去了也拖不出來了!」

  鍾馗也說:「這種情況,周遭的『渡畜牲者』必須立即將此人的出生,回報給當地『陰間地府處』,以列號管制。而且,靈界對於這種情況,當然是有一套對策。此類逃靈投胎出生人類後,渡畜牲者就會纏於讓他『名字的取法會不正確』,成為民間明顯的標記—這是各地『陰間地府處』對逃靈者的處分管制法,暗中將這項『人取名冊好壞』的程式法則,作為『生死抓交替的陷阱』。」

  由上述可知,出生當人類,陰間地府處都有列號管理;例如『一月分』出生的,就會列入一月出生的本命星生肖—不論世界各國人種,執行法則都一樣,不過依各國曆法不同,而呈現在各國不同的時段;例如臺灣是依據「農曆」來登記本命星生肖,同樣在美國則是依據「西洋曆」在登記。(以臺灣戶籍出生者,在『農曆一月』生,登記在當地陰間地府處就是一月的『鼠本命星生肖』;若是美國戶籍的出生者,在『西洋曆三月』生,就是在當地陰間地府處登記為三月的『虎本命星生肖』。)

  ◎人類的取名,確實是跟〔陰府〕執行人類的法則有關。

  當初我投胎執行書冊任務前,〔陰府〕就是因民間算命的亂象,在隨便亂改人類的名字,原本屬於正確名冊的人,也都被煽動亂改,嚴重干擾了「靈界執行者」在執行人類的作業,所以才會派我投胎執行任務—寫出人取名冊的正確法—人類的名字,不光只是一個軀體的代名詞,這是牽涉到陰府執行人類的依據

  靈界的執行者,在執行民間所有人類的好壞、生死事務,確實都是到民間人類的戶政機構,查核生存者的名冊,依名冊執行財庫分配、生死交替。此外,符合正確取名法者(有食物庫部首、上輕下重),是陰府對守法投胎的智慧靈根者,有定例執行維護安全的保護對象—此者就會身體健康,智慧靈根比較靈活,錢財比較守得住,不容易被騙。這也是人類一生命運好壞的差別根源。

  關於人類取名冊的正確法則,這是看在人類取名所使用的「象形字」或「字母」(世界各國不同的文字,但原則相同—字母亦有代表性的意義),都有食物類的代表意義(中文字是以部首,其他文字是字母);以及此「象形字」及「字母」的字詞意義,有『輕重』的數字代表—「高 9、低 0」的事務輕重執行辦事法……靈界把『人類』比照天地事物取名的好壞形態在執行,必定人類取名冊,要順天地事物而行。

  因此,人類取名的正確與否,確實是非常重要。(詳閱《人生字典》—「人取名冊的正確法」單元。)

  然而,之前我已將人類取名的正確原則寫出成書,沒有一個人能認同;大家一律懶得探討書冊內容,反而直接要求我幫他們改名,以改善他們目前的困境。

  有人說:「怎麼可能這麼單純?只要『有食物庫的部首和上輕下重』就是正確的取名法?坊間的姓名學才是學問高深,還有牽涉到八字、筆劃等很多層面,你寫的這種取名法太膚淺了!而且,如果名字都照你講的取法去取,大部分都是很怪的名字,很多人取來取去都是一樣的名字,我不喜歡!」

  我回答:「陰府執行人類的法則—每個人命運好壞的決定因素,『名字』就是其中之一!你想與眾不同、叫得好聽,可以用自己的智慧,去鑽研正確名冊的取法,去取一個獨特又符合正確名冊的好名字。但是,若你拿『陰府的執行法』和民間人類自創的姓名學來相比,那是你的損失;畢竟,在管制、執行人類的是陰府,我寫的取名法可不是張國松自創的姓名學理論!這是把真正在管理人類命運好壞的固定法則公開給人類,你不相信對我又沒損失,隨便你啦!」

  聽我這樣說之後,有人就認真去研究取名的正確法……過了一陣子後,又愁眉苦臉地跑來:「這個『 0到 9的輕重』到底是怎樣看?我要怎麼去分字體的輕重?是用字體的筆劃嗎?還是讀音?部首輕重?好難唷!根本看不懂!」

  我說:「你不是說太單純、太膚淺了嗎?既然〔陰府〕把執行人類命運好壞的依據法則,公開給人類得知,理解的程度深淺,當然是靠人類的智慧去得。智慧達到相當的程度,自然就能理解出『輕重』法則的意義。我可以告訴你— 0到 9的字體輕重,是以『國語字典解釋字體』的意義去歸類;跟筆劃、讀音通通無關。」當初我為了寫《人取名冊的正確法》,經常出禪去陰間地府處鍾馗詢問 0到 9的輕重分類法,也是花了近一年的時期。然而我是一面學認字、一面學寫書,作文的表達能力確實不太好,很多人光問『 0到 9數字體』的問題,就被我的回答搞得『霧煞煞』,我也說不出『如何讓人一聽就明白』的說詞。

  於是,為了拉攏人氣以推廣〔陰府〕的真相,很多朋友來求取名、改名的,我都給他們名字,希望藉著每個人改名後的親身實證,印證〔陰府〕傳達給人類的真相。(包括翁仔,一家人在我幫他們改名後,事業亨通、賺大錢,不過他的妻子卻對陰府的書冊不以為然,仍然執意堅持己見;這一點讓當初安排幫他們的渡畜牲者都憤憤不平,認為她是忘恩負義者。不過這一路走來,我所遇的忘恩負義者多不勝數,阿順那對奸險小人更是典型!)

  當時鍾馗也表示:「取名的正確法只是要給人類有個概念,知道自己的名字及重要性在哪裡,萬一遇到算命或道法人建議你改名時,不要被邪靈設的騙局給害,把原本正確有食物庫的名字改掉;而 0到 9的數字體輕重法,本來就不必給人類了解太多,能理解多少是個人智慧可得多少,元老不必寫得太明白。這才是公平的智慧篩選。」

  說得也是,若阿貓阿狗隨便都看得懂,每個人都改名成正確名冊,對陰府在執行人類的運作,就失去了公平性。

  因為,這項取名冊的執行法確實是暗藏執行上的玄機。

  前述有些逃靈者,搶位去投胎富貴人家,必定取名就會錯誤,不符合正確的名冊—此者,智慧必定混沌、或者再富到晚年軀體也不健康,錢財終究必會流失,尤其有些是只會花出不可能賺入的「敗家子」情形,也算是天意。除非是後天的教養、有心培育智慧成長,才有可能改變現狀(明白人生真正的意義,人類絕對可以靠智慧改變命運)。

  後來,又有一些人拿著民間企業富豪的名字來質疑:「郭台銘的名字也不符合名冊,怎麼他這麼有錢?」

  我翻到書冊內容,指出書中所述已解答他的疑問,有三種情形:

  (一)、靠自己的士農工商,只要肯打拼、節省,絕對有朝一日也會富。

  (二)、靠上代留下的家產基業,也能度好一生。(但此類也算是散播錢財流通、富不過三代的寫照;除非為人父母培育子孫智慧成長的方法正確,才能扭轉此類名字不對者的命運。)

  (三)、如果相處的人取名冊是有食庫及財庫,必定會流失分享給相處的人。也因此,民間有多數的人,名冊是有食庫及財庫,卻也會挫折不順,就是這個原因。

  通常在我指明書冊內文後,讀者才恍然大悟地說:「原來書裡的每句話都是有暗藏玄機,我們心裡的疑惑都在書裡有解答,只不過是夾在某段文句當中—經您一指出,我才發現答案就在這!真是太神奇了!」

  我感慨地說:「這些書不是民間的書,我所寫出的一切不是我張國松的個人理論、思想,書中的每一句話,都是人類疑惑之處的解答,所以,不要只看了一次、兩次、就當看懂了,把書晾在一旁;這些書可以用一輩子去研究,每看一次,必定能解惑你對人生的質疑。」

  話是這麼講,但願意認真反覆研讀的人少之又少。

  還是很多人都抱著這種心態:『你要說服我看書,得先回答我認為不合理的地方,我才相信書值得我去看』。每每一堆提問,煩得我要死;光為了寫書我已經心力交瘁,書也寫出來了,人類卻不用心從書裡找解答,光想用問的,智慧不會成長(無法磨練出邏輯能力),所以我也很不想回答這種人的提問。

  尤其對於『名冊』,有人就反駁:「我的名字是符合名冊,有食物庫也有財庫,為什麼我的人生也沒大富大貴?也沒比別人聰明,過得更不比人好,挫折倒是不比人少,身體也不健康,毛病一堆!」

  我反問他:「那你說咧?」

  取名冊對的人,卻沒有預期的好運降臨,原因在—【做人處事不節制(如:不懂得量入為出的理財、身體的體力消耗也不節制)、違反天理(如:跟陰界倒流)、或被人連累(相處者名字不正確)、不想工作(違反當人類的義務與責任—士農工商)、常「怨天尤人」(對人生的意義不明瞭,遇到挫折只會埋天怨地、胡思亂想,造成神經打結—這也是萬病根源)】—這就是「名字對、人生卻很糟的人」該檢討的地方;你的不幸,絕對不是陰府的責任。

  有些人名字有食物庫、財庫還有八分財,就期待自己會有財源廣進的好運,卻沒有用『智慧和智商去努力士農工商』;殊不知,財庫再高只是陰府會分配給此名『可得的財庫』,但得靠人類的努力去得;就好像有袋黃金放在門口要給你,你不行動開門去拿,只是窩在屋裡等著送到手上,一輩子也不知門口有黃金、一輩子也拿不到。

  再來說到食物庫部首與本命星生肖。

  有人爭論著:「十二生肖怎麼會變成以『月』去排行?是不是你寫錯了?民間老祖宗流傳幾千年都是用年在排十二生肖,如果是錯的,怎麼可能從沒人知道?也沒人講過用月排的?」

  我不耐煩地回他:「媽祖是邪靈、宗教的神祇都是邪靈編出來的稱呼—這些真相你又有聽過嗎?不要拿什麼『老祖宗流傳幾千年』這種屁話,來蒙蔽自己的智慧;你是活了幾千歲嗎?憑什麼去斷言幾千年來都是依你現在所見的錯誤在運作?錯幾千年的事仍是錯,是人類自己會積非成是、懶得去推翻既成的錯誤,就自我安慰說幾千年來老祖宗都是這樣做,所以應該就是跟著做就好。這種鄉愿的心態,才會造成臺灣現在宮廟猖獗的邪靈文化。」

  十二生肖是〔陰府〕執行人類所制定的管制方式,將出生當人類的靈魂根者,依十二個月分的出生(人類),給予十二種動物的性格特質,也依十二種動物生肖去規劃了該動物必須可食的食物庫部首(字母),將人類的名字依本命星生肖該吃的食物,去執行命運好壞的差異。

  例如:臺灣,農曆『八月』出生者,本命星生肖是『羊』,食物庫部首是『木、米、艸、禾』,所以只要取名的字體當中有一個字,具備上述四種部首之一,就是有食物庫的名字。

  至於民間訛傳的「十二生肖年」,這是人類一廂情願的編撰,無關於陰府的執行法。

  鍾馗也補充說:「曾經有投胎執行書冊的風雲道者,將十二生肖的陰府執行法流傳出來,書冊任務沒有完成就被宗教人士給殺死,倒是把十二生肖的概念被宗教道法人士拿去利用,亂掰一通;如今民間在講十二生肖的,全都是那些邪靈當道的混帳人種在用,就可知為何陰府的執行法會被扭曲流傳,因為邪靈根本不想讓人類知道真相!」

  因此,民間人類千萬別輕易聽信「算命、宮廟、靈通神者」的指示而改名,這是邪靈干擾陰府保護人類的機制,名字不對(沒有食物庫),就不列入靈界維護安全的對象;若名字不對、又去跟陰界倒流的人,人生挫折不斷也是必然之事。(想要改名,請自行研究〔陰府〕公諸世人的真相書籍,當智慧有所成長時,自然就看得懂『人取名冊的正確法』,就可為自己改一個真正能扭轉命運的名字。)

  ◎看到已投胎進入嬰兒軀體的智慧靈根者,開始操控嬰兒軀體,宏亮的哭啼聲,開啟他今世人生的考場。

  我突然想到:「不符合正確名冊取法的人,就是逃靈投胎的。眼前這位投胎女性的靈魂,是遵守法規投胎的囉?按理來講,泡過陰性軟體素的靈魂,都是必須被羈押去投胎的,所以大部分的女人應該都是守法的投胎者,名字應該就會正確。也就是說,女性應該都不是逃靈;可是民間很多女性的名字,都不符合正確的名冊取法,這代表她是逃靈嗎?」

  鍾馗說:「元老,你的問題問得好!這其中牽涉了三個層面—第一、就像這位男性靈魂沒泡過『陰性的軟體素』,是自願投胎女性,所以民間的女人不一定是泡過陰性的軟體素。第二、不管有無泡纏過陰性的軟體素,都是得由羈押官依法執行投胎的程序。第三、民間有些人名字會錯誤,長輩跟陰界倒流也是主因之一—這是被陰界邪靈從中搞鬼,讓原本守法投胎的人,成為非『渡畜牲者』維護安全的對象。」

  我下了結論:「因此,名字不對的人只有兩種原因—『跟陰界倒流』和『逃靈』。」

  鍾馗:「沒錯!這個不依投胎程序去投胎的逃靈,還會造成人類同性戀的情形……」

  說到同性戀的由來,癥結在於男、女兩種不同的磁流質體(靈魂),同時鑽進嬰兒軀體內,成為融合結體素,沾染了異性磁流質體的投胎者(一個頭顱只有一個靈魂可進入),就會產生同性戀的情形。此況也是要等「成長發育至生理成熟」的發情期時,才會引發雙重性的事。

  前述「雙重性」產生的因素,必須分部說明如下:

  ※(一)、原本應投胎出生女的靈魂,本身的磁流質體已泡纏過「陰性的軟體素」,卻被脫逃去搶先、插隊投胎出生男的(逃靈),此種男性者的軀體,就會如同女的習性,但不見得會有「雙重性或同性戀」。

  ※(二)、生出雙性器官的小孩:這類也是要等成長到「青春期時」,才會有明顯的異狀,小孩時期是很少能看出的事;且絕對是上上代的「男性者」(即爺爺),是曾經有過「雙重性的磁流質體」,才會導致「男性者」的染色體之細胞質被感染,融合入遺傳種子。

  換句話說,這一代才被感染到「雙重性的男性者」,不可能生出有「雙性器官的小孩」,只有兒子的子女才有可能是雙性器官者。

  ※(三)、「雙重性」的人類:在靈魂投胎人類軀體的過程,若同時有男女兩者靈魂搶著鑽進嬰兒顱體,這是兩種不同的磁流質體,女的是泡纏過陰性的軟體素,『陰陽兩者的軟硬磁流質體』,同時鑽進而散發不同的磁流質體氣,才融合結體在嬰兒顱體內,而能成功卡入大阪筋的「智慧靈根者」只有一位—不論出生男嬰或女嬰,因沾染了不同性別的磁流質體,這種融合結體素,等到軀體發育至生理成熟的發情期時,才會有動情去引發出「雙重性或同性戀」的癖好。

  ※(四)、另一種產生【同性戀】的原因,是後天性造成的—時常接觸雙重性的人,有時也會感染到同性戀的癖好。人在發情期時,體內的油然質會散發一股熱磁流質氣;若時常接觸有雙重性的磁流質體者,有時恰好互相同樣在「發情期的體質」狀況下,也會互相散發出不同的「熱磁流質氣」,去自然融合體質性,就會造成雙方的感情和睦,成為「突然」有同性戀的癖好。這就是後天性造成的情況。

  由於「同性戀」的形成,跟靈魂投胎的過程有關,通常都是有違法的投胎者造成人類軀體去自然產生同性戀,因此脫逃者(已投胎入軀體)往後再度重回靈界時,必須接受靈界的刑法—理由是「破壞人類軀體」的罪名。

  (但是後來我把「同性戀」的根源寫出公諸於世,也深感此項處分對同性戀者的不公,因此在臺灣民國九十八年呈報陰府修改法條,此項罪名就不成立了;因為這是「靈界羈押官管控不當」所致,不應由人類承擔罪名。)

  若是真的投胎在民間修行,成為同性戀者—如同喜歡搞劈腿的人—這種男或女的感情事,其實和陰府在執行民間人類的事務無關,陰府不干涉;這是活人自己得面對的現世考場,頂多因此身體得病症,自己承受軀體毀壞的「現世報」。

  但若明知自己已得病(性病、愛滋病等),還故意四處害人也得重病,是毀壞他人的軀體、致他人於死地—有此下流的心態行為者,是破壞整修民間工具的造孽者,死亡後必定會被判重刑,智慧靈根體會被羈押去投胎魚蝦水族。

  我在觀看靈魂投胎的過程,發現有些靈魂根者是傻楞楞地,明明該投胎的嬰兒還沒輪到,一聽到羈押官指示其他靈魂者投胎的指令,就慌張地衝過去,造成有兩個靈魂同時搶著要鑽入嬰兒頭顱的情形;羈押官氣急敗壞地把那個冒失鬼拖回來,萬一投錯胎,羈押官也會被處分的。

  我忍不住笑著說:「還真像民間當兵會遇到的『天兵』咧!」

  鍾馗:「這種天兵還不少。所以羈押官必須提高警覺,防止刻意的搶位投胎或這種冒失鬼的出錯情形。」

  ◎對於〔陰府〕以十二生肖管理人類的規劃,曾經我寫出人生年度沖煞的根源一書,是參與陰間地府處的執行,並以鍾馗口述十二生肖的由來,才完成書冊的。(那是自殺前所寫的書。)

  鍾馗:「陰間地府處在執行本命星生肖的作業,跟靈魂投胎人類軀體的過程、以及陰府列號管理投胎人類的智慧靈根有關;每年當地陰間地府處執行人類年度的沖煞,就是以按鈕控制。」

  『沖煞年』是陰府在執行人類,每年度固定有陰陽兩界生死循環的輪調交替法。農曆一月生的人,沖煞年就是民國九十一年、一O一年、一一一年……以此類推;也就是說以『真正出生的月分』,去對應『年度的個位數字』,逢『個位數字相同的年度』,就是人類的『沖煞年』。但是,還要以當地國家區域的曆法來配合—臺灣是以農曆出生月來執行;美國則是以西洋曆執行,國曆一月生的美國人,二OO一年、二O一一年……就是沖煞年(以此類推)。

  曾經我寫出沖煞年的內容,各種疑問紛紛出籠:「臺灣人住在美國,沖煞年要看農曆、還是西洋曆?」、「那法國人的沖煞年又要怎麼算?」、「陰府的執行法怎麼好像只適用中國人?」……

  當時我的國語都還不太靈光,面對一些存心找碴的提問者,我只能把在陰間地府處所見的執行過程,再仔細講一次,也不管他們有聽沒有懂;我最氣的是—人類真奇怪,自己都還搞不懂自己的人生執行法,幹麼管到其他國家去?我現在執行的是「中文象形字的書冊任務」,我當然是寫中國龍、鼠種族人的執行法,連中國人都還叫不醒了,難不成我得把美國人、日本人、法國人的執行法一併寫才行嗎?

  我和鍾馗邊走邊談『沖煞年』的執行法,鍾馗提議:「我們回到陰間地府處看執行沖煞年的作業,之後再回陰府一趟。上次歐魯有提到,要給你看瓷疊塔記錄的十二生肖由來,有實際的影像可看,會比我之前口述的詳細、精采。」

  我欣然同意:「既然已經出禪來這裡了,乾脆仔細走一遍流程。反正我已經接了五瓶點滴在滴,走吧!」

  我們來到陰間地府處。

  風雲道者在執行所有人類的生死交替期,是以全面性的控管作業在操作。首先,人類(嬰兒)一出生,靈魂投胎入顱體,當地陰間地府處就登記列管了,每個智慧靈根者都有列入出生月分的本命星生肖檔案在管理,也因此十二個月分、十二種生肖動物的性格特質,讓人類的出生,有先天的差異性,才有相處上的磨練,智慧靈根才有修考的環境。

  接下來,風雲道者就會以列管的檔案,執行人類的維護與考驗;風雲道者會到民間的戶政機構查核人類的名冊,符合正確名字者(有食物庫、上輕下重),就會列入『特別維護安全』的對象。

  〔陰府〕是依人類名字可得的食物庫及財庫,去分配每個人類應得的財物(預算),讓人類運用智慧與智商去得取;而每個人的名字都有階段歲數的「生死交替期」(本命星)及「走財運」(地財庫)的時期,這其中的生死交替期,只要名字符合正確的取名法,就有「渡畜牲者」的特別保護,只要不跟陰界倒流,都能化險為夷。

  至於有跟陰界倒流的人可得注意了!就算名字對,若自願跟陰界倒流,當年齡到了姓名(命運輪轉法)的本命星歲數,就是人類的生死交替期,邪靈就會趁此機會下手,也許就會在眾多信徒中被挑中,而被邪靈抓交替,喪命不打緊,慘的是死後去投胎小蝦、小魚,要再當人類可得循環千百年了。

  另外,還有十年一度的陰陽兩界生死交替機會的沖煞年。風雲道者陰間地府處,只要按鈕按下—例如農曆二月生的人,在民國『一O二年』的農曆一月一日起,按鈕一按『二月』,在此年度,臺灣所有農曆二月生的人,智慧靈根自然會有顯著的標記。靈界、陰界都可一目瞭然當年度沖煞年的人類。

  遇沖煞年的人,自然智慧會混沌、茫然,所以當年度挫折會很多;平常積勞成疾的小毛病,在沖煞年就會全部加強呈現,小毛病變大毛病;有跟陰界倒流者更慘,有的癌症、怪病都會在此時上身(那是陰界邪靈的詭計,瞎掰鬼會指使手下黑灰氣體團去侵入人體,創造人類查不出病因的怪病,讓人類心慌而去找神拜佛、問事化解,就步入邪靈的陷阱),有些人在沖煞年就被抓交替而死。

  對〔陰府〕而言,沖煞年的挫折,就是考驗、篩選智慧靈根的時機;面對挫折和病痛,人類的智慧才能磨練出結晶成長。然而,通常民間人類都不知自己真正沖煞的年度,隨民間道法人及宮壇廟宇亂掰的安太歲、祭改、安奉、點燈……等斂財伎倆迷悟地擺布,反而跟陰界倒流;錢財被騙無所謂,最可怕的是—如同自己向陰界邪靈(神明)報名,讓祂們明晰你的出生時辰,就知道你的沖煞年度—小心!本來沒事也會變成有事故,被邪靈(神明)盯上,不平安也必然!

  (沖煞年的挫折,也會篩選出『五大獵殺法』—「邪、惡、飲、賭、色」的淘汰靈魂—若因此而去自殺者,就是篩選出沒資格當人類的靈魂。)

  此外,風雲道者在執行人類時,也是以『聽、聞、想、見、計』的按鈕,在操作人類智慧靈根體的磁場,如同遙控器,使智慧靈根體能自行運用智慧、激發潛能、追尋目標,成為工作修行的良好者。(詳《人生字典》—「人類代代相傳家族不幸的癥結點」單元。)

  我看著陰間地府處接收來自風雲靈界的訊息,這是風雲道者在第二界觀瞻天下民間人類的修行狀況,若是懶惰不工作的區域,就會指示執行「聽、聞、想、見、計」的磁場震盪—眼前就是針對臺灣地區,人民好高騖遠的價值觀,以及被宗教誤導的人生觀,已導致人民漸漸走向『好吃懶做』的趨勢,必須執行這五個按鈕。

  鍾馗解釋說:「在人類周遭的渡畜牲者,就會引導人類去動作、實踐。而人類若心裡有想法,卻自己找藉口拖延、懶惰不去做,等於智慧靈根萎縮中,往後可是會投胎畜牲動物。例如—流浪的街友,渡畜牲者也有引導過工作機會,但是多數是選擇忽視,安於現狀,繼續當流浪漢;有些人智慧還未完全萎縮,就會努力想掙脫生活困境,『動腦筋、想辦法、訴諸行動』,才能重回當人類的正軌。」

  相同地,失業的人—其實渡畜牲者都會牽引機會給『想工作』的人,只不過是人類自己的人生觀不正確—工作薪水不如理想不做、辛苦的不做、不喜歡的不做、職稱頭銜不響亮的不做……不是失業率高,是「願意就業率低」,不懂得『渡時機』的觀念,寧可當家裡的米蟲(靠別人養),這種人再不警覺,死後也是投胎畜牲的份。

  看了陰府執行官執行人類的操作,為了更清楚十二生肖的來龍去脈,我和鍾馗又泡染了輻射池,換穿軟皮衣,搭乘飛碟回到〔陰府大本營〕。

  阿彌道者已事先接獲鍾馗的呈報訊息,代替外出執行工作任務的歐魯,領著我們去資料庫,調閱【瓷疊塔】的歷史影像—關於「十二生肖的真正由來」,那是當時陰陽兩界的眾靈根者,所協商出的一場競賽實況……

  這是從原始盤古宇宙的「太陽時代」來說起。(民間歷史至今仍不知宇宙最初有「太陽時代」之事。)

  在這個時代,「自然產生」有萬物生態類的『菇菌細胞體』,而宇宙也「自然產生」了所有生態的『磁流質體』(含有鑽石的磁流光質,為輻射體)。

  這些『磁流質體』所居住的屋體—就是在太陽邊境生存的萬物生類之軀體(『菇菌細胞體』);當時只有太陽裡面的工作者太陽星君,在維持整個宇宙的運作循環,所以「磁流質體」的投胎,都是隨意爭先鑽入各種生類的軀體生存,也隨著生類體的習性動態而修行。(此時期是強欺弱、大吃小的混亂時期。)

  後來這些磁流質之體者,也改變選擇去投入有肢體、且動態能靈活的「動物或猿人」之頭顱內,作生存的修行形態。

  當時,太陽裡面的工作者—太陽星君,製造了一種靈活體—就是人類的軀體,來讓「磁流質之體者」選擇投胎。只有人類靈活的軀體可以士、農、工、商,整修天下民間,所以人類是萬物生類中的萬物之主。

  (天下民間的【士、農、工、商】,能科技成長,也是只有人類才辦得到,因此『人要活就要工作』;這是人類在民間修行的唯一考場—「工作」,也是出生當人類軀體者的責任。)

  之後,這些「磁流質之體者」,漸漸循環結晶成長,發展成「智慧靈根體者」(即如今的『智慧靈根者』);而太陽再以「智慧靈根體者」的磁流質之容量,來作為高低、且以隔空磁流質的電源力之能量,去劃分出宇宙地球五層的浮平界區,做為各類「智慧靈根體者」的修行之界區,就是如今的「天地五界」。(此時期也創立了『陰府大本營』,執行控管天下萬物的運作。)

  成立天地五界的時期,〔陰府〕與天下人類的語言文字,都是以中文象形字在溝通;而動物也是聽人類的言談學會聽中文,甚至有些動物是人類修行不佳,帶著生前的記憶投胎動物軀體,自然也是聽得懂人類的語言。(此時期人類還未劃分成十二地氣國家的人種。)

  當時〔陰府〕在執行陰陽兩界「智慧靈魂根體」的交換作業,常使用大地震的方式,使天下地面裂開,在輪調交換「民間生物和陰界靈魂根者」的投胎運作,也造成當時民間萬物生者,都因天災不斷、叫苦連天。

  (由於輪調的對象,是人類頭顱內的智慧靈根者與陰間該投胎人類的靈魂根者;投胎人類就必須承擔「士農工商」的工作責任,很辛苦;所以陰界的靈魂根者都不願投胎人類軀體。〔陰府〕想藉由動物的多樣性,制訂出一套公平的輪調法則。)

  〔陰府〕決議必須制定出「生死交替」輪調的排行,便由渡畜牲者與天下民間的動物生者協調,也表明〔陰府〕以大地震的方式,決定陰陽靈根的對調考場,對動物生者並沒好處。

  動物生者也認為:這樣下去,再不久就沒陸地可行動,也很難生存下去。

  那時,水界的魚蝦水族幸災樂禍地取笑陸地生物,還說民間陸地通通震沉也和牠們無關,到時全都是牠們水界的天下,可就自由、快活了!

  就這樣,被取笑的陸地動物生者也火大了。便聽從渡畜牲者的傳達,決定配合陰府的政策,舉辦一場比賽,以比賽的結果訂出輪調交替循環的作業。(這是由陰間的靈魂根者附身在參賽者的軀體,以賽跑的名次,決定輪調的順序。)

  因此渡畜牲者把全天下各種動物生者,都要求各自派選出一名選手加入比賽,要用賽跑的方式,決定輪調的順序。此時參賽者又有意見:「因為會飛的也加入比賽,不公平!」

  〔陰府〕就宣布:「只要能飛者,不准參加比賽,因為會飛的動物不必跑道,直接天上飛到終點不公平。」

  參賽者又提出意見,說:「水界也要派一位選手加入,因為水界的生物者,也有會上陸地行動的—更何況現在水區比陸地寬。」

  就這樣渡畜牲者和動物生者公認,水界也必須派一位參賽者加入。若不加入,水界全部的生物都不准上陸地;若自己上陸地者,就要被磨漿去當沼泥界的細菌或土壤,且不計數量。

  〔陰府〕的這個決議,讓能往來陸地、水界的生物很心慌,急忙趕回去水界,回報水界之主「海龍王」—這是在水界管制魚蝦水族的帶頭者,就是在水界的渡畜牲者。龍王聽到這個決議,又氣又煩,因為水界沒有生者能跑快,祂煩惱地拖延著,遲遲未派出參賽選手。

  〔陰府〕是將各個動物代表的參賽者,分為十二組參賽隊伍,再由陰間該投胎的靈魂根者,附身在這些參賽者軀體,進行賽跑的競賽;十二組參賽隊伍中,同組中的動物只要有一個抵達終點,就代表該組參賽隊伍的名次(其餘同組的選手就不必再跑了)。如此競賽排行出十二種動物,設計為人類頭顱內智慧靈魂根體的「本命星生肖」,一年有十二個月,用人類『出生的月分』代表不同的『本命星生肖』;而〔陰府〕在輪調生死交替的作業,就會以這十二個月、十二種本命星生肖為依據,每年只調一個單位;也就是一年十二個月計算,訂出十二個單位,每一年輪調一種生肖者做生死交替;而比賽的十二個名次,由最後一名開始先輪調交替。

  比賽的當時,事關陰陽兩界的生死輪調,因此陰陽兩界也推派了代表當裁判—為了公平起見,陰間的靈魂根者代表為「豬」,在起跑點當指揮者;陽間的智慧靈魂根體代表為「狗」,在目標終點當裁判及看守者。

  就這樣,比賽也開始了!場外到處吊掛告示牌,嚴重的警示比賽規則—目標終點的環圍內圈,入場不得超過十二位參賽者,如果偷入場內者,算是同類者作弊,要『先輪調交替』。

  因此,旁觀的眾多動物生者,大家都不敢靠近,只敢站在遠處看,以免不小心被推擠進入賽場,成為最先輪調交替的生肖動物,拖累了參賽的選手……

  (比賽正如火如荼地進行,各個被附身的動物,拼命地跑著……這些陰間的靈魂根者也希望得到前面的名次,就不必這麼快得去投胎。)

  恰巧這個賽場的終點,就設置在水界旁。那時已經有參賽者:「鼠者」、「牛者」、「虎者」、「兔者」陸續抵達賽場終點。進入到第四位「兔者」時……忽然間從水中衝出一隻龍蝦,直直衝入場內,這位氣急敗壞的「龍者」,是水界的渡畜牲者附身在龍蝦的軀體上岸,打算來好好理論一番—可不是要來參賽,龍者是要來表明:這次輪調交替是陰陽兩界(第三界)的事,和水界無關!生氣的龍蝦,氣呼呼地張牙舞爪要來抗議;不料,進場的時機不對!

  〔陰府〕的規則告示牌,掛滿了周圍,寫得清清楚楚:誰違法,誰先調!當場旁觀者都在看,裁判(狗者)只好宣布「龍者」為第五位。

  龍者非常不滿地抗議裁決,然而裁判狗者說:「告示牌寫得很清楚,入場就要算,不然要先調交替。」

  龍者心想:「沒關係,我是海中之王,等輪調我時,我就下令,叫大家不要上陸地,進入水中也拿我沒辦法。」也就在此情勢所逼之下,才加入排行第五名。

  前述這段「龍王之事」的內容演變,在此先說明:其實【在民間農曆五月才是正確的『亂抓交替月』】!也就是說,在農曆五月是陰界邪靈加害人類最嚴重的月分,此月分人類較容易發生不尋常的意外死亡事件。(非民間訛傳的農曆七月,七月是鬼月之說,乃為邪靈的詭計,請詳閱《乩童與宮廟的祕密……》單元。)

  〔陰府〕執行天下萬物生者陰陽靈根生死循環的交替作業,包括動物出生人、人投胎動物、動物轉換動物、邪靈投胎動植物、植物轉換昆蟲類……等種種循環,是無時無刻都在進行中。但每逢五月時期,天氣特別熱,水界的魚蝦水族都游得很深,因此造成「沒可輪交替者」的情形。(這是當初龍者亂場,心有不甘地列入交替排行—水界的渡畜牲者不願加入循環轉換到當人類,便公報私仇,指示魚蝦水族,每逢五月就躲往水界深處。)

  在此先說明「水界的渡畜牲者」:這是在第四界(水界),歷經魚蝦水族軀體的生死循環(千萬次),智慧靈根終於成長到一公分半的水界生物,死亡後必須向第三界(民間陰陽界)陸地的渡畜牲者報到,等待安排投胎陸地動物的程序。在這段等待期間,陸地的『渡畜牲者』可指派此類靈魂者,去擔任「水界的渡畜牲者」。

  水界是弱肉強食、大吃小的世界,水中生物是原地自生自滅的生死循環,並且是以「大吃小」累積智慧靈根的結合,讓智慧靈根成長,才轉換不同的生物軀體;而「水界的渡畜牲者」,必須以「附身在體形很大的水中動物」之方式執行工作(例如:驅趕魚群的移動),並管理水界該循環上岸投胎的動物(例如:鯨魚、海豚等發生擱淺的現象,就是此類『水界的渡畜牲者』去附身,把牠們帶上淺灘死亡,好讓此類大型魚類的靈魂,上岸轉換修行處,投胎陸地動物)。

  因此,在水界,「附身」是「水界的渡畜牲者」執行工作之合法行為。然而,很多魚蝦水族循環到該上岸投胎時,卻不去投胎,試圖逃避當動物的工作修考;甚至有些是「水界的渡畜牲者」,該去投胎而逃避不想再當動物—這些逃靈好的不學,就學了用水界的那一招,再度以「附身」的方式,去利用人類的軀體躲藏(以免被逮捕磨碎靈根投胎青菜等草本植物),造成民間人類如今滿街的『宮壇寺廟』,全都是此類逃靈耍弄人類編創出來的神明,利用人類的軀體生存,代代相傳騙成『宗教信仰』的習俗文化。

  於是,每逢五月期間渡畜牲者要調水界該上岸的靈根,卻不夠數量,也會要求「水界的渡畜牲者」補齊數量(包含其本身也得上岸投胎);有些逃避投胎者,就利用人類的軀體躲藏,以為這樣子勝過去投胎動物。【其實這些動物的逃靈,對生死循環的內幕是完全無知,也不知違反循環程序,會造成之前的循環修考完全白費;一旦成了逃靈,只有『自首回水界當魚蝦』、『被抓去當青菜、細菌或土壤』、或者是『抓人類交替亡命,再自首交換考場』—人類去當小蝦、邪靈(瞎掰鬼)去投胎大魚。】

  因此,農曆五月是最亂的時期。原本靠人體庇護的邪靈,怕被波及強制逮捕,乾脆把「有跟陰界倒流的人類」抓交替,趕緊脫身回水界當魚算了—造成農曆五月為亂抓交替月。

  【當初魚蝦水族的攪局,讓民間陸地生者很不滿,〔陰府〕就下令,把魚蝦水族給予民間工作修行者(人類及動物)當食物吃—因此,吃魚蝦水族的人,絕對不是殺生,反而是拉牠們上界,讓牠有機會循環到當人類。】

  接續再談「十二生肖的由來」:前述,進入場內的參賽者,到第五位的龍者,接著又陸續進入場內的是「蛇者」、「馬者」、「羊者」、「猴者」……再進入到第十名(雞者)時,就沒有參賽者入場了。大家等呀等,一直都沒有參賽者出現,於是旁觀的群眾開始喧鬧起來:「已經有十二個了啦!」、「對呀!好像已經有十二個……」

  場外圍觀者議論紛紛,因此後來抵達的選手,還沒進入場內就聽到「已經有十二位」的喧鬧聲,便不敢進入。因為外圍的告示牌有寫著:「環內規定十二位額滿,就不准生者再進入—不然算是犯規,要列入同類必先輪調交替」;也就如此,沒有參賽者敢再進入場內!

  當裁判的狗者,就開始排名—但是排到雞者時,就沒有參賽者(只有十位)!那時十位參賽者就說:「裁判應該當第十一位!」

  裁判者(狗)憤憤不平地說:「我是裁判看守者,如果今天我不當裁判、不維護比賽者之公平;你們看!軀體大小各個差別那麼多,如果強欺弱,是誰要先輪調,還不知道;今天如果讓我裁判排行第十一位是不公平的!」

  當場參賽者和裁判者(狗)意見不合,狗者也話中有話地暗示參賽者們。軀體最小的第一名—老鼠者,聽到狗者這樣說,怕大欺小、且萬一參賽者亂局,反而從小的先輪調,心裡可急了……

  (老鼠得到第一名的過程:從起點一開跑,特意躲在牛者旁邊的老鼠立即跳上牛的前腳,緊緊咬住……等到牛跑至快到終點時,老鼠就放鬆嘴巴,藉著牛腳奔馳的速度,將老鼠往前甩到終點—就這樣輕易地搶在牛之前,拿到第一名—所以心虛的老鼠,怕裁判的反彈會改變比賽的名次。)

  聰穎靈敏的老鼠者,靈機一動!就站出來說公道話:「對!裁判是看守者,如果要算進排行,是不公平的!」(這是老鼠者隨機應變替自己解圍的對策。)

  旁觀的眾生者聽到老鼠者的話,都認為有道理,狗者是裁判、看守者,不應該算進輪調交替的排行。

  前述這段看守者(狗)的典故,在此說明:民間農曆十一月出生的人,是沒有列入固定生死交替的沖煞年度之本命星生肖,就是由於當初代表陽界「智慧靈根生肖者」的狗者,為裁判及看守者,獲得眾生公認不列入輪調交替的排名(第十一位),也是公認的忠實者(原來狗類的動物中,有一隻狗類的參賽者是第八名抵達終點外場,因為看到場內已有狗者,怕犯規,所以徘徊在外圍不敢進入),所以是給予自由生活的權利。另在民間所言之「皇帝命」的由來,就是指農曆十一月生沒有沖煞年的人。

  再接談賽程的進行:那時候輪到「第十二位」時!只見場邊有位呼呼大睡的豬者!他就是在起跑點走回來場內休息的指揮者(豬)。場內的十位參賽者又異口同聲地說:

  「豬者是最後一位從外面走進來場內的,一定要算排行!」

  豬者被場內的鼓譟聲給驚醒,就聽到眾參賽者說要把他列入第十二位排行!他不服氣地說:

  「第十一位就可以不算,我是指揮者,也同樣不能算入排行才公平!」

  參賽者又說:「第十一位是在場內當看守者,如果要算,他也是第一位;那你是第十二位,是從外面走進來—算是最後到,要先行輪調!」因為看守者從頭到尾都在場內,若要算入排名,他可說是第一名。

  此時,指揮者(豬)更氣憤的說:

  「我是指揮者,責任非常重大,如果我不從起跑點一路慢跑、監督,察看有沒有參賽者跑累而半途換跑者?」他憤憤不平、意有所指地看著幾位參賽者說:「我是為了比賽者的公平,才這樣慢跑回場;再說—半途有參賽者作弊,抓到如同告示規定,先行交替輪辦,這也是為了大家公平起見哦……」其實指揮者(豬),是在暗示有些參賽的作弊者!

  (一)當時的兔者,確實很狡猾;他們在接近終點處,挖了地洞,並事先安排另一名兔者躲在地洞,等到有參賽者開始入場快抵達終點時,兔者就從地洞跳出來!混在參賽者中,假裝是一路從起跑點來的兔者,就這樣得到第四名(起跑點的那位兔者,在中途就已經脫離跑道而去躲藏了)。

  (二)當時體形細小的蛇者,是從起跑點出發時,就偷纏在馬者的前腳,等馬者快到終點時,他就趁馬腳往前奔跑的速度,搶在馬者之前被甩到終點—得到第六名。

  (三)當時的猴者,也是利用體形最小的參賽猴者,在起跑的剎那,跳到羊者背上,緊抓著羊角,等羊者跑到快抵達終點時才跳下來—不費吹灰之力得到第九名。

  前述的「鼠者、兔者、蛇者、猴者」,都是投機取巧的參賽者,所以見苗頭不對,怕比賽作廢重來,趕緊出聲起鬨—贊同指揮者(豬)該列入免輪調交替。就這樣,場邊的觀眾也認為言之有理,而紛紛表示贊同。因此,眾生者公認第十二位豬者,慢跑回場很累;多位參賽者也認同豬者不能算入排行才公平!

  前文所提,就是「狗者和豬者」在這場比賽,被列入排名的典故。在此說明:民間農曆十二月出生的人,是沒有列入固定生死交替的沖煞年度之本命星生肖,就是由於當初代表陰界「智慧靈根生肖者」的豬者,為指揮者,獲得眾生公認,其智慧靈根很直性,一心一意不會變通;本來他可以不必回場內睡眠,但豬者根本沒想到那麼多,所以眾生者看他跑得很累,就讓他「沒事、吃飽早睡眠」(為豬的習性),因此農曆十二月出生的人,也是沒有沖煞年。

  接續:既然只有十名參賽者列入輪調交替的排行,眾生者建議從最後一名的參賽者先調,也就是雞者,他排行第十名。

  當場雞者一聽到從他先交替,一時不知要如何是好!本來他想:後面還有兩位會先輪調,也就沒有打算以後的事……就這樣,造成「雞」眼睛起花、心情不安定,茫茫渺渺、時常亂弄,情緒不穩定(為雞的習性)。

  ※這一場〔陰府〕規劃執行陰陽兩界生死循環交替的輪調順序競賽,就由陰府宣布比賽的結果—決定了人類出生的本命星生肖排行:從農曆一月到十二月,各月出生的人,分別是「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十二生肖的本命星;出生的人類習性,也會有其本命星所代表的生肖動物之習性。從此之後,每年陰陽靈根的輪調交替,就依各月分出生的本命星,逐年輪調,民間的人類就是每十年輪一次交替生死的沖煞法。(詳閱《人生字典》—人生年度沖煞的根源。)

  〔陰府〕也利用這十二生肖規劃了十二地氣國家、十二種生肖的種族分類法。因此人類的個性不但有十二生肖的種族習性(民族性),加上個人出生月分的本命星生肖習性,造就各式各樣的人際相處磨練,考驗人類的修考智慧。